返回

无上仙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归途意外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第五百八十六章

    飞到数十万米高空后。

    苏泽取出一架云车,解开秦慕雪身上的禁制,往东胜州掠去

    秦慕雪睁开眼睛。

    “苏泽!”当她看到苏泽的一瞬间,抱住苏泽。

    “暮雪,我们从昆虚宫出来了。”苏泽同样搂住她说道。

    秦慕雪透过云车,看到自己正处在高空中,下面是无尽咸海。

    秦慕雪的一颗心终于落下,在她被昏睡前,她知道依然还在须弥古殿内,有着许多的危险。

    现在苏泽已经出来,那代表一切危险都已过去。

    秦慕雪整个人挂在苏泽身上,内心一放松下来,她就感觉到体内有着一股灼热的,迫使她不断的靠近苏泽。

    靡媃草连龙族那么强大的都无法抵抗的催情药草。

    秦慕雪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怎么可能坚持得住。

    她呼吸渐渐粗重,用力搂着苏泽,好像要把自己的身体挤进苏泽身体里面,苏泽也感觉到暮雪的情动,他说道:“暮雪,你再坚持一下,我会想办法解掉你身上的靡媃草药力。”

    秦慕雪低声喘气道:“小泽,不用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苏泽岂会听不明白秦慕雪的意思。

    他的身体也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可以做到对再美的女人都心如止水,可是在暮雪面前,他依然是当年那个年少慕艾的少年,多少年的寻找,多少深刻的思念,都让他无法不对暮雪情动。

    可是在这一刻,他依然忍住了。

    因为内心有着愧疚,他说道:“暮雪,对不起。”

    “小泽,怎么了?”秦慕雪抬起头。

    “暮雪,我有其他女人,对不起。”苏泽低沉的说道。

    尽管他知道很多感情并非简单的发生,而且到了他这样的层次,也无法在用凡俗的目光去看待,可是面对暮雪,他依然有着强烈的愧疚。

    秦暮雪轻轻一颤,说道:“是静雅吗?”

    “是,但是,不是只有静雅,还有两个女人。”苏泽沉默着,垂着头,低声说道。

    在暮雪面前,他就是当年那个少年,无论多少年也不会变,暮雪更像是他的姐姐一样,所以在暮雪面前,这样纵横叱咤,能够压得整个天州无数天才都臣服的绝世天骄,现在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敢看暮雪的眼睛。

    秦慕雪伸出手,轻轻的放在苏泽的脑袋上,摩挲着他的头发,淡淡一笑道:“和我说说那几个女孩,让我们小泽看上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苏泽轻轻一震,抬起头,看着暮雪。

    他并没有从暮雪的语气和眼神中看到责怪的意思,那是一种淡淡的包容,安慰,让他能够鼓起勇气去将这些年发生的一切告诉暮雪。

    “当年,你在鬼门峡离开后,我醒过来,整个人很绝望……”

    苏泽开始说起很多往事。

    他的成长,他闯荡武林,缔造仙阁,他发明药剂拯救人类存亡,灭烟暗议会,挫败教廷,前往蓬莱仙境,力压各派,将华夏龙脉回归,又夺得昆虚宫传承,来到东胜州,与整个东胜州人族为敌,直到现在,他终于找回暮雪。

    这些年,他做了许多。

    当然,和静雅,飞儿,灵犀三女的感情纠葛,也全在里面了。

    秦慕雪一直静静坐在那里,听着苏泽的诉说。

    直到他说完。

    秦慕雪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抱紧苏泽的身体。

    往事如烟,一眨眼,两人分离已经这么多年。

    当年那个初入京华的少年,历经了无数的风雨,磨砺,如今也终于成长为一棵苍天大树,而他这些年的经历,是如此的惊心动魄。

    让她心里不禁要庆幸自己能和苏泽有再重逢的一天。

    “暮雪,你不生我气吗?”苏泽说道。

    “生什么气?”

    “我这么花心……”苏泽说道。

    “对,你真的是个花心大萝卜。”秦慕雪伸出手指,用力点了下苏泽的鼻子,看着苏泽紧张的表情,秦慕雪轻叹口气,喃喃道:

    “静雅,当年是我欠了她的,从她手里偷走了你的一部分。”

    “飞儿,如你所说,一直对你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灵犀,和你一场美丽的错误,带着你的错误在东胜州挣扎多年。”

    “她们三个,都是你亏欠了她们。”

    “只有我,苏泽,只有我,是我欠你的,当年不是你带着我逃离燕京,不是你一路带我千里奔袭,为我受了史家的致命一枪,你依然是燕京的大少,天池上,你为我挨了一剑,一掌,东胜州,你为我被化神围杀,几次差点陨落,须弥山,你为我杀邪月,为我杀烟龙……苏泽,我今世欠了你这么多,一辈子都还不上了呢。”

    “暮雪,你不欠我的!”苏泽连忙道。

    秦慕雪摇摇头,掩住苏泽的嘴巴,眼眸如水波一般粼粼波动:“我当然知道,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这些了,你还不知道我秦慕雪吗?哪怕我欠你这么多,我可以用命还给你,我也不会因此而不生气,小傻瓜,我不生气,是因为……我爱你啊!”

    苏泽心里轰然一震。

    我爱你啊!

    简单的四个字,足够了!

    到了现在,他才明白,自己想的太多了。

    再也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和辩解了。

    “暮雪,我爱你!”

    苏泽用尽着力气,抱住秦慕雪。

    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一丝的隔阂,他们的心灵,此刻完全的融合到了一起。

    不分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

    云车之上,两个人相拥坐起,暮雪如初雪般的身体上还留有激情的余韵,不过此时她的身体上那些异样的粉红色已经消退。

    证明着靡媃草的药力已经消失。

    苏泽的神念感受着外面,说道:“已经到了东胜州了,这么快。”

    暮雪的神念也落到外面,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云车已经从海域回到了陆地上了。

    她咬着嘴唇,感受着身体依然无法停止的酥麻,脸色嫣红,低声哼道:“还快,你这混蛋哪里学来的这么多折磨人手段,我果然没说错,你这小子就是个花心淫贼。”

    “暮雪!”苏泽尴尬的一笑。

    他不是第一次做着这事了,激情之下,不知不觉就用出了许多的手段。

    完全忘了暮雪是第一次,被她折磨的欲生欲死。

    不然一个元婴修为,也不至于会起不了身。

    “扶我起来。”秦慕雪说道。

    苏泽连忙站起身,拿出两件法衣,给两人穿上。

    秦慕雪休息了一阵,看向窗外道:“小泽,我们现在去哪儿?”

    “暮雪,我已经找到你了,我想带你回昆虚宫,那边连通着地球,你不想回去看看吗?”

    听到地球,秦慕雪露出恍若隔世般的神色。

    当年她从秦家逃出,这么多年,恐怕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了。

    可是,不管再有着变化,当年秦家对她再无情。

    那毕竟也是生她养她的地方。

    燕京,多么熟悉又陌生。

    她是该回去一次的。

    “好,那咱们先回昆虚宫吧。”秦慕雪点点头。

    苏泽应了一声,操控起云车,有着他的操控,云车的速度更加飞快的起来,往望虚沙漠掠去。

    在云车极速的飞行中,东胜州的山河也在脚下不断的流淌。

    呼啸间,已是数十万里的路程。

    苏泽站在云车上,一路横行,如今这东胜州,再也没有他可以畏惧的,当初他在东胜州改头换面,遮遮掩掩,甚至还要化名蓝羽……

    就在苏泽脑海中有着许多的回忆时。

    他的神识,忽然扫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一个女修正被两个男修抓着,在云车中,不断的挣扎。

    叶熏!

    苏泽眼睛一眯。

    没想到遇到她,她是蓝羽的表妹,当初在眩光城丹塔的学徒。

    按理,以蓝家的势力,而且她又是眩光城丹塔学徒,怎么会被人劫持了,居然还要被侮辱。

    苏泽立刻指挥着云车移动了一个方向。

    虽然只是数面之缘,两人开始的关系甚至不好,不过多少是故人,苏泽也不会置之不理,看着叶熏被侮辱。

    “怎么了?小泽!”正在打坐的秦慕雪在苏泽改换方向的时候睁开眼睛。

    “那边,有个熟人遇到点麻烦,我看一下。”

    苏泽的云车何等之快,虽然两架云车相隔千里,可是眨眼功夫就靠近了,苏泽踏步出去,一拳就轰碎了那架云车,根本没有着废话。

    云车内的三个人立刻炸了出来。

    苏泽伸手一捞,抓过叶熏,而另外两个修士则被他用罡元锁在空中。

    叶熏有些昏头昏脑,片刻后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人边上,看着那人面容脱口而出:“表哥……”

    刚喊完,她就骤然卡住,嘴唇颤抖起来。

    因为这根本不是她表哥,她表哥是蓝发,身材也没这么高大,而且早已经被证明死了,后来那个惊才绝艳的表哥乃是整个东胜州通缉的巫族伪装的。

    “叶熏,好久不见了。”苏泽不以为意的道。

    叶熏更加确认眼前这个就是伪装成她表哥过的巫,此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回事?你不是在眩光城丹会待着吗?怎么会被几个蟊贼劫持在这里。”

    两个金丹修士在苏泽嘴里就成了蟊贼。

    叶熏苦笑一声,回忆起种种,说道:“当年你离开丹会,被证明是巫后,我在丹会就待不下去了,后来我就回到家族,可是前些时日,苍木城蓝家被人灭族了,连我们叶家也被波及,被一些家族落井下石,我逃出来,四处漂泊,结果今日被这两人抓住。”

    苏泽眼睛一缩道:“蓝家被人灭了?你舅妈呢?”

    虽然苏泽并不是蓝家之人,只是假扮过蓝羽,并且对蓝家家主蓝木鸿很是看不上眼,可是对蓝羽的母亲穆采荷还是有着一丝特殊,或许是穆采荷当年看他的眼神吧,很容易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

    所以听到蓝家被灭门,他就想到穆采荷。

    叶熏有些古怪的抬头看了一眼苏泽,不知道苏泽为什么要问起蓝家。

    在她心里,巫很是无情的,何况蓝家当年算是出卖过苏泽。

    阴若婉确认苏泽是易容就是从蓝家家主蓝木鸿嘴里知道的。

    “舅妈,也死了,整个蓝家,被屠得鸡犬不留。”叶熏嘴角苦涩的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蓝家是被何人所灭,一个家族不会莫名其妙被灭族吧,蓝家也算得上大族了。”苏泽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谁,出手的人很厉害,据说是为了找一样东西,连我舅舅也没能挡住一招。”

    苏泽眯着眼睛,在听到那些人是找一件东西时,苏泽脑海自然就浮现出当年蓝家家主嘴里那颗金元素珠,当年他曾经怀疑是本源金珠,还想亲自鉴定一下。

    只是后来,因为厌恶蓝木鸿为人,连口都没开,就离开蓝家了。

    金元素珠和本源金珠虽然相像,可是价值差了亿万倍都不止。

    本源金珠可是能构建五行世界的本源之物。

    金元素珠只是一件相对珍贵的材料而已。

    若只是金元素珠,恐怕不至于要把蓝家都灭族了才抢夺。

    苏泽眼神一冷,捏过那两个金丹修士,直接搜魂起来,不过搜魂完,才发现这两人真的是普通蟊贼,只不过看叶熏落单而且貌美动了邪念,和灭掉蓝家的人没任何关系。

    苏泽一巴掌将两个人拍死。

    朝叶熏道:“你进来说话吧。”

    叶熏看到苏泽出手那种狠辣,也是心惊,和传说中残暴的巫真是没两样。

    可是现在她已经成了无家漂泊之人,生死都无所谓了,跟着苏泽进去,到了这华丽的云车内部,叶熏才看到云车内有着一个清艳的绝色女子。

    那样的美貌和气质,哪怕她见过的东胜十二姝也比不上。

    “我妻子,秦慕雪。”苏泽介绍道。

    叶熏连忙行了一礼道:“秦姐姐,你好。”

    心里却暗想,苏泽是不是把这绝色美女秦慕雪掳来强迫了,不然以苏泽现在东胜州的知名度,没人会不知道他是巫,怎么会有女人愿意成为巫的妻子。

    “你好。”秦慕雪清雅的微笑了一下,问道:“苏泽,怎么回事?”

    苏泽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叶熏的身份还有蓝家的事。

    秦慕雪沉吟了一下道:“你打算去看看?”

    “这里离苍木城应该不是很远,我也去了解一下。”蓝家被灭,苏泽并不是很同情,他只同情穆采荷一人,当然仅仅是穆采荷,不至于让他如此费心,他心里仍然是怀疑那颗珠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