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零零一章 有妖气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午夜,微雨。

    鹏城的冬季气候有些反常,已经连续一个星期阴雨绵绵了,仿佛上天要将梅雨时节提前到元月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掌管四季轮替的神仙们都喝大了,又或者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已经完全乱套了。

    下了夜班,许行空沿着物流园区的人行道不紧不慢的走着,虽然他的注意力大都放在手里的手机屏幕上,不过瑟瑟的寒风和凛冽的雨丝依然让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将手机换了一只手,让已经冷的有些发麻的手塞进裤兜里吸取着大腿上的暖意。

    “这是什么鬼天气!”

    许行空嘟囔了一句,不过眼睛却没有从手机屏幕上离开,他是一个典型的低头族。

    低头族只是一种行为模式的浅层划分,事实上,这样分类是不科学的,按照许行空的想法,他自己应该划分为**丝属伪宅类半自闭种。

    当然,这只是一种自我调侃,其中是三分自嘲六分无奈还有一分是不甘。

    不过话说回来了,其实许行空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上班工作不算很繁忙,虽然上司也整天叫嚣着绩效绩效,但是至少许行空绝不会将自己归类为即将过劳猝死的那一类。

    下班之后回到租赁的蜗居,关上门自成一界,沉浸在网络数据构筑的虚拟世界悠游自在。

    这种现实中养活身体,虚拟世界中养活灵魂的生活,许行空还是满意的,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当然了,父母整天唠叨的儿媳妇、抱孙子之类的只要主动忽略就行了,盖因这些事情一想起来就头大,不,不是头大,而是恐惧,所以许行空已经坚定的决定不再想这些无聊的问题。

    许行空闷闷的骂了一句脏话,盖因手机上的小说内容实在是让人无语,不过现在想要找本好书真的不容易啊,将就吧。

    忽然,一阵阴冷的风迎面吹来,吹得许行空骨头都抖了一下,恍惚抬头,似乎不远处的路灯也暗淡了不少,像是就要被这股冷风给吹熄了一样,竟然有种摇曳的感觉。

    见鬼了,那可不是蜡烛而是节能led路灯啊!

    不对!怎么好像整个世界都晃了一下!难道是自己头晕了?

    许行空有些迟钝的思索着,他觉得大脑似乎有些冻僵的趋势。

    这时,在眼角的某个视界里,忽然有一抹刺目的亮光暴闪。

    “咦?”

    “小心!”

    两个声音突兀的响起,一个是清脆的女声,声音清亮活泼,可以想象它的主人一定是一个清爽开朗的美女。

    另一个声音是男声,略显地城沧桑,他虽然在提醒小心,但是声音却给人一种不紧不慢的感觉,仿佛有他在一切都不成问题,这是一个让人觉得安心的男人。

    许行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下意识的抬头寻找声音和闪光的来源,那股强光已经从某一角迅速的扩大,瞬间就占据了许行空的整个视野。

    许行空完全是无意识的抬起手,事后他非常庆幸自己的这个举动,否则,他的小命就没了,我们的故事也到此为止了。

    那股强烈的光线像是实质一样,而且,是相当有质量的实质!

    根据物理学定理,动能跟质量成正比,按说光的质量是很小的,所以一只肉掌原本应该能轻易的挡住那足以刺瞎人双目的强光,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许行空很想对自己的物理老师说,你错了,真的,你错的太离谱了!

    许行空只觉得一辆奔驰的火车猛地撞上了他的手掌,巨大的力量瞬间就将他的手和上臂撞的喀嚓喀嚓的碎裂了,然后力量沿着手臂骨骼传递,在骨头不断碎裂的同时,强大的动能将许行空的额身体也带动起来,像是狂风中的一片纸屑,许行空被整个给吹飞了。

    “糟了!”

    那好听的女声语气中满是焦虑,许行空在翻飞之中竟然还能体会到自己心里涌起的一点点幸福,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啊。

    不过,事情还在继续,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时候,没等许行空仔细的回味那点可怜可笑的幸福感,以及弄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被物理老师给骗了的时候,他的后背猛烈的撞击到一个物体上。

    许行空哀嚎了一声!

    谁他么在人行道上乱放货物了!靠!

    许行空幸福的昏了过去,事实上,他背后并没有任何货物,那个被诅咒的乱放货物的家伙自然也不存在的,许行空的身体此刻正诡异的停留在距离地面一米多的半空中,他的身体后面似乎存在一个透明的墙壁,幸好这个墙壁的硬度似乎不大,所以许行空的身体在快速的减速却没有发生被动能彻底压碎的悲剧。

    终于,许行空的身体停了下来,于此同时,那一道强烈的光芒也一起撞击到了那透明的墙壁上,距离许行空的身体只有半米左右,这光束的力量和速度比许行空要快得多,因此她向后冲击的距离也较大,超出了许行空有两米左右才彻底停下,然后光芒渐渐消失。

    像是时间被暂停又重新恢复,许行空以及那渐渐暗淡的物体停顿了瞬间之后,开始向下坠落,然后啪嗒一下倒在了地上,许行空像是一团烂泥一样瘫在地上,身下一片猩红的液体迅速的扩散开来,在淡黄色的灯光下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很快,那一团光芒也被这妖异的红色浸透了,像是掉落在红色冰玉上的一刻珍珠一样。

    两条身影仿佛从虚空中出现,轻飘飘的降落在成为一团烂泥的许行空身边。

    “糟糕,跟人血接触了。”

    女声有些懊恼的抱怨了一句。

    “无妨,只是个小妖元灵罢了,就算饱饮人血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不过你这次的考核”

    “什么嘛,都是这人突然出现在结界中,师父,您明察秋毫,慧眼如炬”

    “停!拍马屁也没用,我只是负责实地录像,评审可不是我,你觉得他们会认同这是个意外?”

    那苗条的身影有些扭捏“师父我知道我的结界稍微有那么一点漏洞而已,那也不用不合格吧?至少我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就顺利的找到并击杀了这只食灵夜枭,就算拿不到优良的评价,怎么也应该算个合格吧。”

    “嘿,合格?你布置的结界仅仅是一点点漏洞么?能钻进一个大活人来!还有,击杀个食灵夜枭竟然差点让元灵跑了,竟然动用剑诀才予以击杀,还有,你看看这个人,让普通人目睹镇妖现场是大忌,更糟糕的是你还殃及无辜,重伤了这个普通人,光是这两点就足以将你的考核分数扣成负分!”

    男声显得有些幸灾乐祸,语气中满是调侃。

    “啊!?不会吧!负分,我还等着那正式猎妖者工资呢,我看中的包包啊!师父,师父,您行行好,咱们将录像删了重新来还不行么,师父”

    “咦,好肉麻,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会不会好好说话?”

    “师父算你狠,您说吧,怎么才能删掉这个录像。”

    “呵呵删掉是不可能的,有了这个以后我看你还敢跟我炸刺!”

    “臭师父,我告诉师娘你又去红玫瑰发廊鬼混。”

    “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跟踪我?”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师父,做个交易吧!”

    “”

    “师父”

    “好,不过我有条件,首先,这个手尾你自己收拾,我绝不会帮忙,还有,别问我借钱,你师父我私房钱都被你师娘搜去了,说起来,一泡泪啊,我容易吗我,又要养家糊口,又要照顾你们这些倒霉孩子”

    “停,停!师父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可不是白吃饭的,您忘记了每次捉妖出力的是我们,收钱的可是您啊!”

    “咦,臭丫头,难道我没给你分钱啊!”

    “说起这个就有讲究了,师父,要不咱们谈谈分成比例问题?”

    “得,算我倒霉,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些熊孩子,说好了,我是不会出钱的。”

    “师父”

    “最多,我帮你收拾一下这个额,这团东西吧,这叫啥事啊,大耗元气有木有!哎”

    “嘻嘻多谢师父,辛苦了师父,有劳,有劳,我去开车,咦,那个元灵呢?跑了?这么快!算了,反正也不值钱,跑了就跑了,说不定下次还能再抓一次,又收一次钱呢,嘻嘻。”

    话音落下,那苗条的身影一甩脑后的马尾辫,转身抬手触摸在虚空上,低声念了一句什么,远处的路灯光芒又是一闪,苗条的身影已经轻快的朝前走去,鞋跟与人行道砖石相碰,发出了奇妙的韵律。

    另一个身影无声的摇了摇头,低头看着血泊中的某人,似乎是对这许行空,又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子,运气不错,心脏和大脑都完好无缺,又机缘巧合的熔融了小妖元灵,那老道这次就做个善事,放你一马,既然你能无意识穿过小枫的结界,想必也有些因由,只不过将来是福是祸老道可算不清楚,你自求多福吧。”

    说吧,这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黄纸,黄纸两寸宽半尺长,借助暗淡的灯光,能看到上面用鲜红的墨迹画着一些奇妙的纹路。

    “化灵元符,疾!”

    老者两指夹着黄纸符箓,念念有词,手指如剑一指,黄纸符箓陡然化作一团光芒,噗地一下撞在地上一团血肉上,光芒一下将整个残破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显得粘稠的血泊竟然渐渐的收敛倒流而去,许行空那扭曲的肢体和破碎的血肉也像是活了一样蠕动起来,没多久,竟然完全恢复了原装,除了已经破碎的衣物和手机,许行空的差不多碎裂的身体已经连一丝伤痕都找不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