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致命危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你是那个白衣少……不,不对!”叶喻看着楼玥那充满着暴戾的猩红瞳孔,心中突然有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哼,区区毒物而已,竟然也会爬不起来,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根本就不知道怎样使用体内的血钥石呢。”“楼玥”抬起头,注视着面前的眼镜男子,殷红的双瞳在苍白脸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妖异。

    “至于你……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觊觎吾的秘密,究竟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有消息了吗?”

    明瑾琰将目光投向匆匆赶到的兰珝,视线中隐隐燃起一丝希望,但随即又在对方凝重的神情中渐渐黯淡了下去。

    “竟然连兰家的情报网都查不到那架私人飞机的线索,对方背后到底是什么来头……”明瑾琰柳眉微皱,低声说道。“叶喻的手环也没法定位吗?”

    “能定位到的话我们也不会像这样束手无策了。”兰珝叹了口气,转身看向议事厅主座上的安玘。“中央方面有线索吗?安局长。”

    “还没有。”安玘的神情同样凝重。“而且……由于小玥和叶喻此次失踪的时机过于敏感,对于是否开展搜救方面,中央内部还有些不同的声音……”

    “不同的声音??可是他们明明很可能是被‘噬’所绑架,并且性命危在旦夕啊!”明瑾琰愤愤不平地说道。

    “但他们却不这么认为。”安玘摇了摇头。“在遗失了之前的那几颗血钥石之后,小玥体内的那颗血钥石就成了中央最后的希望,然而如今他却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连同唯一的『驱逐者』莫名失踪……所以有不少人认为他们的失踪可能是我们保守派在故弄玄虚,为了给中央施压。”

    “这简直……胡扯!”

    “这都怪我,我应该早就料想到‘噬’他们不会放过那两人……尤其在古墓被炸之后……这是我的失误。”安玘低下头,双拳渐渐握紧。

    “您别这么说,没有将他们平安送回是我的责任。”兰珝自责道。“如今中央在‘正常流程上’无法启动救援……要想最快速度找出那架飞机,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你说的办法……难道是……!?”明瑾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暗部』。”兰珝直接报出了答案。“『暗部』拥有一大批潜伏在全国各地市井之中的眼线,因此每次执行那些秘密任务时才能如此迅速高效,比起我们兰家,他们的情报网才算是最全面的,也是唯一有希望短时间内找出小玥他们的途径。”

    “可是……要驱动『暗部』谈何容易,系统内有一套严格的流程,除非……”

    “除非是在『紧急状态』下。”兰珝正色道。“只要位居最高层的『那位大人』的亲自下令中央陷入『紧急状态』,就可以跳过所有流程直接驱动『暗部』,迅速展开行动!”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要用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说服『那位大人』下如此重大的命令……”

    “理由当然有,因为现在的情势已经刻不容缓。”随着一声沉稳而又认真的话语,朱玹的身影出现在了议事厅门口,同时带来的,还有一份最新的机密文件。

    “这种情况……难道是……!?”

    众人阅览着文件内容,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

    “我们最担心的情况已经发生了。”

    朱玹环视着众人,正色道。

    “最终决战……提前打响了!”

    ----------------------

    “我看你简直是疯了!”

    叶喻冲着面前那名看似温文尔雅的眼镜男子,大声喊道。

    “血钥石里根本没有你所说的那种记忆,这只是你的妄想而已!”

    “呵呵,没有把握的事我是不会随便说的。”男子的脸上依然带着淡定的微笑,他随手拖了把椅子,在叶喻面前坐了下来。“实话告诉你,对于血钥石中藏有『额外的秘密』这件事,我们早有耳闻,通过另一名『驱逐者』。”

    另一名……『驱逐者』?

    叶喻的脑海中忽然蹦出“谢承一”三个字,然而他无法相信作为当年剿灭“噬”主力的谢承一会给对方提供这样的情报,于是便沉默地继续听了下去。

    “当年国家还未对血钥石出手之前,各大盗墓团伙间对于血钥石的争夺可谓是腥风血雨,当然,我们也早就参与其中,只不过我们比起其他势力有一个巨大优势。”男子观察着叶喻的表情,慢慢说道。“因为我们的队伍中有一位『王牌』,他和你一样,也是一名『驱逐者』。”

    什么?

    叶喻一愣,但又随即想起了一件事,当初自己在被周甚平绑架时,似乎有听对方提到过,当年某个盗墓势力中有一名能激发血钥石“潜藏力量”的『驱逐者』存在,只是后来此人神秘失踪,再无音讯。

    “那名『驱逐者』……后来怎么样了?”叶喻小心地问道。

    “死了,而且尸骨无存。”男子随意地说着,像是在讲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明明知道七颗血钥石中暗含着某个极有价值的秘密,却半个字都不肯透露,甚至后来还拒绝参与实验配合『血钥少年计划』,对于如此不听话的『王牌』,我们也只能处理掉,只可惜此人竟然选择自己跳海,连尸首都不肯留给我们,岩博士当年可是哀叹了很久呢。”

    “你们……竟然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哼,在他背叛我们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是‘自己人’了。”男子冷漠地说道。“虽然当年那个被我们‘借壳’的盗墓组织在失去『驱逐者』后迅速分崩离析,但既然是‘壳’,要多少有多少,只可惜少了重要的『驱逐者』血肉,难以完成『血钥少年计划』……直到三年前事情才总算有了一丝转机。”

    “三年前……那不就是你们被谢承一所剿灭的那年吗?”叶喻问。

    “剿灭?哈哈哈,外人看起来是这样吧,但对于我们‘噬’来说,只不过是暂时的休养生息而已。”眼镜男子哈哈一笑说道。“说到谢承一,他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呢,明明他也是个难得的『驱逐者』。”

    “你们……想利用他继续所谓的『血钥少年计划』?”

    “原本打算如此,只可惜此人太过聪明,也太过危险,甚至还察觉到了很多不该察觉的东西,危及了我们组织背后那人的地位,所以……只能赶快干掉了。”

    “那天……谢承一遇害的那天,你们原来不是要狙击楼玥,而是本来就要……杀害谢承一!?”叶喻不由瞪大了眼睛。

    “你说对了。”男子看着叶喻那愈发苍白的脸色,得意地伸手指了指四周。“顺带一说,你现在所处的,正是三年前谢承一被害的地方,而当年背后指挥了那场狙击的人,正是我。”

    “……是……你……!是你……杀了他!”

    充满着恨意与怨怼的声音从男子身后幽幽响起,男子侧过头,看着地上的楼玥那黑红色交错的瞳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是我,是我安排了人干掉了谢承一,你能拿我怎么样?”男子蹲下身,再次抓起楼玥的黑发,将脸贴近对方,阴冷地说道。“既然你那么想你的谢哥哥,不如我送你下去见他,如何?”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楼玥浑身颤抖,深入骨髓的恨意将其一贯的平静彻底粉碎,然而讽刺的是,此时的他却连抬起手的气力都没有。

    “哈哈哈哈!不自量力!”男子甩下楼玥,起身抬脚往楼玥的脸上狠狠踢了一脚。“不但身中剧毒爬都爬不起来,而且肚子上还被划了一刀,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能力杀了我?”

    “你竟然给他下了毒?!”叶喻闻言顿时大惊,朝着男子大喊道。

    “是啊,所以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男子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叶喻说道。“想要救他的话,就必须按照我的话做。”

    “……即便你要我读取血钥石中的记忆,可是现在我手上根本没有那东西啊!”

    “这你不必担心。”男子说着,从一旁取出了一只盒子。在打开的盒中,只见一支精巧的发簪,两枚别致耳坠,一枚古色古香的手镯,以及一枚戒指正静静躺在里面,而这五枚首饰的一个共同点,便是其上那颗流溢着五彩光泽的血红色宝石。

    “血钥石!”叶喻盯着呈现在眼前的那些极具危险的宝石,心跳开始逐渐加速。

    “虽然这五颗再加上那小子肚子里的那颗,还少了最后的第七颗血钥石,不过没关系,有了这些想必就已经能知道足够多的秘密了。”男子看着叶喻,冷笑道。“话说在前头,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否在说谎,所以劝你不要耍小聪明,你冒不起那个风险。”

    怎么办……难道真要照这个人说的做?

    叶喻纠结着,先前在血钥石中所窥见的可怕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

    姑且不论里面是否有制造血钥石法阵的记忆,如果那些血钥石中有那个“楼兰王”的『残魂』……也就是『记忆碎片』的话,我真的能保持『自己的意识』吗?不,这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不论读取与否,其结果必然是灾难性的,而且即便我照做了,一旦被利用完毕,这个男人也绝对不会放过我和楼玥!

    短短数秒内,叶喻的脑海中便闪过多种方案,然而却没有一种能使楼玥和自己摆脱如此绝境,而就在男子的耐心终于处在临界点之际,楼玥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这一次,他的声音中却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愤怒情感,而是一种不同寻常,充满了危险气息的傲慢。

    “……得来全不费工夫,吾的宝物……竟然都在你手里,呵呵呵……”

    男子神情一变,猛地转过身,却看见先前还匍匐在血泊中的楼玥,此时竟然若无其事地站在自己的身后。(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