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个刷脸的女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729 终不似,少年游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姐夫对不起萧岚吗?”半晌,找回了自己语言的叶丛缘开口问道。

    萧岚弟弟摇了摇头,“虽然他们会吵架,但是我姐夫并没有对不起我姐姐。只是……我姐她失去意识之后,心理医生给她做心理诱导,她一直喊着郑子愿。”

    “这……她还是放不下吗?”叶丛缘震惊地问道。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彼此都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了,萧岚她怎么还是这样念念不忘?

    “或许就是放不下吧,或许只是很不忿曾经孜孜以求念念不忘的感情,很轻易就被另一个人得到了。”萧岚弟弟长叹一口气,说道,

    “医生说,她神志不清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初中时的一切。或许在她心目中,那段时光是最美好的,让她最怀念的。甚至,她连自己的两个孩子也忘掉了,如果医生不问,她没有主动提起。”

    叶丛缘有些艰难地说道,“可是,其实郑子愿也并没有接纳哪个女人,或者说并没有把感情给哪个女人,怎么会?”

    她有些说不下去了,虽然人过中年,郑子愿掩饰得越来越好了,可是偶尔地,她还能看得到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有多炙热。

    “是女朋友的身份……我姐夫说过,看到新闻报道郑子愿又交了哪个女朋友,我姐会很焦虑……”萧岚弟弟说道。

    叶丛缘再度沉默了,两年前,郑子愿进入娱乐圈之后,频频传出绯闻,都是交了这个女友交了哪个女友,换女友换得很是频繁。

    萧岚从初中到大学一直暗恋郑子愿,对郑子愿女友的身份无限在意,充满了追求。

    曾经也看到了曙光,可是还没有正式你侬我侬,在朋友圈中广而告之彼此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萧岚就在清大的牡丹园被突如其来的苗绣和截了胡,一个人心若死灰地回了南方。

    或许,真的是求而不得成了执念,即使在成婚多年,有了第二个孩子之后,萧岚看到郑子愿这样频繁地换女朋友,把自己曾经疯了一样想得到的女朋友位置轻易地给了一个又一个女人,最终无法控制,一念成魔吧。【愛↑去△小↓說△網w  qu 】

    “你帮帮我姐好不好?”萧岚弟弟看到叶丛缘不说话,便出声催促。

    叶丛缘抬起头来,“抱歉,别的我都可以帮,但这个我帮不了。”

    “为什么?只要是你说的,郑子愿一定会听的——”萧岚弟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便有些沮丧地住了口。

    叶丛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你姐夫怎么办?他并没有错,而且他们有两个孩子。再说,就因为我能劝得了郑子愿,我才不能去劝他。”

    萧岚弟弟沉默了,良久,他苦涩地说道,“我只是希望她健健康康的,像从前一样开朗活泼。”

    “阿良,你别强人所难了。婚姻和生活对女人的辜负和成全,没有女人能够避免。”萧岚的母亲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难过的脸上带着睿智和看开,目光看向了叶丛缘,“即使优秀如缘缘,也躲不过。”

    叶丛缘听了这话,心神震了震,半晌笑道,“是啊,没有人躲得开的。”

    即使是她,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有了孩子之后,还是免不了在护崽子上有所偏倚,将公正公平的原则抛到了一边,变成了有些人眼中的鱼目珠子。

    生活太为难女人了,可这就是生活,有什么办法?作为女人,能做的是尽量善待自己,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叶丛缘在洛伊市停留了一个多月,并趁此机会定好日期,约一些同学搞同学聚会。

    她迟些会跟着宇宙飞船离开太阳系,到处去探索,或许要许多年才会回来,所以趁着此时有时间,想和同学聚聚。

    为了让萧岚也参与,叶丛缘将日期定在萧岚出院之后。

    在萧岚住院时,她经常去探望她。

    只是萧岚多数时间都是吃了药睡觉,让大脑进行休息,她能见到她的时间不多。

    一个多月后,萧岚终于出院了,同学会如期举行。

    由于差不多提前了一个月组织,回来参加同学会的人很多,大家坐在一起,望着彼此不复年轻的面容和身材畅谈过去,语气里有高兴也有唏嘘。

    席间有人提起初中时,叶丛缘打赌输了,到学校后山的坟地去探险,吓哭了很多同学的事。

    “我记得,当时缘缘只有这么点高,很怕蛇,说有鬼吓哭了很多同学之后,自己被蛇吓哭了……”陈勇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当时还让我们背她下山……”王云飞笑着补充。

    此时已经恢复正常的萧岚笑道,“都是你们坏啦,说好别玩这个,你们偏偏要玩这个……”

    郑子愿在旁怔怔出神,没有了语言。

    那个晚上,他也背她了。他说话惹得她不高兴了,她在他背上咬了他两口,第一口咬在他的衣服上,嫌弃他衣服上满是汗馊味,第二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当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了她咬的那一口。

    然后,他长大了。

    到现在,他还能记得那个晚上的月光,那个晚上沁凉的天气,那个晚上在他背上和他打闹的她。

    好想回去到那年,再背一背她,让她咬上七口八口。

    明明小朋友问,“我妈妈打赌为什么输了啊?”他爸爸被妈妈勒令不许来,所以现在妈妈由他负责。

    “哈哈,当时你妈妈生病了,被大家笑话,她说两个月后她会很漂亮,可是到时间了,她虽然变漂亮了,但并没有漂亮到震惊我们……”叶静笑着说道。

    四周却沉默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

    叶静抬眸,见了这情况,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陈勇暗中扯了一把。

    叶丛缘见众人不说话,便笑道,“行啦,都十多年快二十年了,你们还内疚什么啊,都忘了都忘了,我也不记得了。”

    众人又重新说笑起来,可是回想往事,都有种做梦一样的恍惚感。

    当时年少的自己,何曾想得到,新来的瘦得丑陋的插班生,其实是个大美人,她恢复之后能够迷得男人走不动路,能够将科技文明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没有人想得到。

    初中的同学会散了之后的第三天,又到高中的同学聚会。

    接着是杏花书社的聚会,大家将地点选在了河边那株杏花树下。

    由于高中时叶丛缘周末经常在这里游玩,洛伊市的领导专门又种了很多杏花在这一带,并且将河边修成了悠闲公园。

    聚会这天是周末,街上很多人,安旭怕人多,专门请了几个明星在附近的商业中心商演,并且极力隐瞒叶丛缘会回来的消息。

    所以叶丛缘一行人在河边杏花树下吃酒聊天时,四周几乎没有人。

    “高考之后我们聚过,当时那叫一个意气风发啊……”牛执基执着酒,喟叹道。

    陈明真点点头,拿起酒杯和他干了一杯,笑道,“一晃眼,我们都不年轻啦。”

    “我记得牛魔王你很可以啊,当时竟然敢和章道名干架……”李念歌捏着酒杯,看向牛执基,又看向在旁仍旧俊美无俦的章道名,笑着说道。

    当时牛执基当着章道名的面向叶丛缘表白,被章道名一脚踹到了一边。

    “牛魔王肯定可以啊,好几次喝醉了……”安旭也拿起酒杯。

    酒带得不多,大家还没喝痛快就没了,于是李念歌去买。

    等酒来的时候,大家继续谈天说地。

    这时不远处来了两个女孩子,手中皆拿着书,一边走一边聊,间或看看书,根本没空看过来。

    叶丛缘看过去,见两个女孩子年轻的脸上带着稚气,显然是高中生,不由得饶有趣味地听她们说话。

    “我借了一本唐诗,抄录了很多名句,到时高考可以引用……”

    “我借了宋词,还没抄,这样吧,你抄唐诗我抄宋词,到时大家交换看。如果写作文不小心引用到同样的,就是纯属巧合了。”

    “行。先给你看我抄的……”

    叶丛缘笑了起来,收回注意力。

    她当时记忆力很好,看几遍唐诗宋词就记住了,倒没有用过抄名句这个法子。

    又过一阵,李念歌开着车带了大量的酒回来了,在上面叫男生上去搬。

    安旭、郑子愿、牛执基纷纷上去帮忙搬酒,大家围坐在一起继续说话。

    忽听得不远处一个少女的声音激动起来,大叫道,“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哎,我喜欢这句,感觉多年后回想年少,一定充满惆怅的。”

    叶丛缘一行人听了这一句,都愣住了。

    半晌陈明真最先开口,“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好一个‘终不似,少年游’啊……我们这里没有桂花,只有未开的杏花,可是这‘终不似,少年游’却无比贴切啊!”

    “我年轻时想的是‘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没想到江山代有才人出啊……”周颖常开口,语气里带着嗟叹。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萧岚怔怔地念了几次这话,拿起一瓶酒,昂首就灌。

    酒没有灌下去,却呛了起来,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