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王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序章+第一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序章

    伊沃的名字比较特别,据说在他出生时,碰巧干旱了数个月,老知识分子爷爷一捋胡子,起名为“沃”,祈求天降甘霖,沃泽稻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不是爷爷有口吃的习惯,说话必定是“喔喔喔”开头,伊沃差点就信了。

    长大后,伊沃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快递员,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也没人特意会关注一个小快递员的特点。

    伊沃蹬着小单车,骑到了马路转角。

    “小心啊!”“快躲开!”

    焦急的叫喊声响起,伊沃下意识一顿,紧接着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他闻到轮胎摩擦地面的焦糊味。

    咚。

    飞在半空中,伊沃脑洞大开“这难道就是烂俗的穿越前置任务突如其来的车祸,这我感觉要穿”

    听说有种穿越会被吸进马桶,突然好庆幸自己出了车祸

    紧接着意识一片黑暗。

    这是一片漆黑的焦土,天空上悬着血红月牙,宛如鲜红油漆般的月光穿透浓厚的乌云,泼洒在焦黑的大地。

    一个纹络复杂的巨**阵刻印在焦土上,淡金色的线条虬结繁复,如无数纠缠的枝蔓、花瓣,圣洁的白金雾气在法阵上空升腾,与周遭险恶的环境格格不入。

    巨大的生物匍匐在法阵中心不断挣扎,身上仿佛被压了无穷的重量,无法站起。

    这生物十分抽象,拥有一对卷曲巨大的羊角,脑壳燃着蓝色幽火,上半身是魁梧的人体,下半身却是马躯。四蹄十分粗壮,虬结的肌肉像是老树的根须,更诡异的是背后长了一双黑如玄铁般的蝠翼。

    这头生物漆黑的皮肤上有无数裂开的缝隙,缝隙中闪烁着冰蓝色微光,肤质宛若粗糙的山岩,弥漫着冰冷气息,霜冻光环冰封了周遭焦土。

    可怖的是,这头生物竟然长了一张人脸,表情狰狞,双瞳如红水晶般鲜红透亮。

    炼狱四大主宰之一,冰霜恶魔领主。

    在混乱邪恶的“炼狱”中,四大恶魔领主统领麾下数百万恶魔,拥有毁天灭地的权能,是恶魔中的王族,其存在就是恐怖、邪恶的代名词。

    而此时,这头冰霜恶魔领主竟被禁锢了。

    “恶魔领主,德洛亚巴尔马克图斯西泽罗罗梭亥亚奥古,选择净化或者湮灭。”

    一颗硕大的白金光球悬浮在空中,在光球正中仿佛有着一个模糊的人形,声音从光球中发出,毫无感情波动,带着一丝丝神性,仿佛是洗清罪恶的钟声,在空气中涤荡扩散,远方数百只正要重组身体的小恶魔,在这声音下直接湮灭成飞灰。

    “奥丁神系都是欺诈者,撕破远古神系订立的停战协议!就为了在那所谓黄昏之前抢占一个先机!”恶魔领主咆哮。

    光球中的人影道“黄昏预言之下,世间再无和平,神辉不再包容黑暗与阴影,一切罪恶只有湮灭的结局。”

    “不过是胆小的懦夫,用正义邪恶作为借口,虚伪!本王宁可湮灭,也不会被你们这些自私虚伪的神祗净化成瓦尔哈拉英灵殿的战斗傀儡!”

    恶魔领主爆发全部的威能,岩石缝隙般的皮肤纹理中喷发出一股股冰霜雾气,凝结成极寒的浓郁幽火,背后出现一头同样相貌的冰蓝色虚影,顶天立地般巨大。

    如舞动的狂蛇般狂暴的冰霜之力在半空凝结纠缠,化作无数条刻满冰蓝纹路的锁链,缠绕在恶魔领主虚影的粗大手臂上。

    锁链在激荡的能量中狂舞着,远远望去,仿佛手里握住了千百条不甘的蓝色雷霆,只是这雷霆冰寒刺骨。

    这法阵再无法禁锢住它,恶魔领主猛地站了起来,法阵轰然炸裂成漫天光屑。

    极冷与极热共存的“冰霜幽火”缠绕在全身,恶魔领主的四蹄深深陷入土地中,澎湃的力量怒吼着、咆哮着,地动山摇。

    “即使湮灭,也要污了你的神性!”恶魔领主怒吼。

    光球光芒大亮,一行行长长的神铭环绕在光球周围,如同赞礼的碑文,信徒圣洁的赞歌凭空出现,清澈、空灵,洗涤着炼狱的罪孽,就连天空也渐渐晴朗。

    然而在血色乌云后,露出的并非想象中的蔚蓝天空,而是破碎如镜面的星河,星辰是一张张扭曲的怨魂人脸,无声地控诉,密密麻麻将天空挤满,宣示着这里是炼狱,不是安乐的人间。

    突然,血红色的天空上闪过一道明亮的流星,将整个天空划分为两半,迅速远去。

    “那个种族有新生儿降世!”恶魔领主内心狂呼“数百年的投入,今日终于能收获回报!”

    恶魔领主血红色的目光骤然亮起,猛地自爆,身体炸裂,冰霜幽火化作滔天之势,将整片焦土冻结成巨大的冰块,一颗不起眼的暗红色种子在爆炸中飞射出去,追着那道明亮星光的轨迹而去。

    那光球中的人影伸手一指,一道澎湃的神力追随恶魔种子而去,要将其毁灭。

    第1章获得金手指前记得买人身保险

    弗利嘉大陆是五片大陆中最北的陆地,“弗利嘉”在古奥丁语中代表“大气”和“寒风”。

    在弗利嘉最北的区域是公认的生存禁区,那里只有绵延数万里的白色山脉,持续了数十万年的风雪将泥石变作了冻土,高耸、巍峨、极寒。

    站在弗利嘉北边最后的人烟区看过去,是无数雪白色的山脊利刃插入青空的景象,这片生存禁区,被称为“寒夜山脉”。传说寒夜山脉是冰雪女神美塞瑞斯的寝宫,栖息着无数强大的冰霜系生物,历史上曾有上百个冒险小队探索寒夜山脉,生命都消逝在悲鸣的茫茫北风中。

    但即使翻遍学城的七亿本藏书,也有一个从未出现在文献上的秘密在寒夜山脉深处存在着一个小部落,孤单神秘,与世隔绝。

    那里是一个神秘种族的末裔聚居地。

    寒谷部落铁匠莫克哈瑞肯在六年前有了孩子,取名叫伊沃哈瑞肯。

    新生的伊沃有一对天蓝色的眼瞳,如碧空般澄澈剔透,像两块蓝水晶,十分灵动。

    六年前伊沃莫名其妙重生到这个世界,最初的狂喜随着时间淡去,在一头路过天空的巨龙打碎了他的世界观后,他暂时压下了蠢蠢欲动的好奇心。

    寒谷部落外是无穷无尽的山脉,猛兽无数。伊沃了解新世界的途径只有村长家的三层书架上的古书,那些泛黄的书籍记载着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和历史。

    寒谷部落很人丁稀少,只有一百八十一口人,天气寒冷,常年落雪,木头与石块搭建的屋子上堆积着厚厚的纯白积雪。

    在部落里生活了六年,伊沃才逐渐适应了寒冷的气候,以及语言和文化的差异。

    晨曦的微光照在脸上,伊沃准时睁开眼,披上御寒的兽皮裘衣,简单洗漱后,从陶制大缸里的拿出几片肉干,抓了一把淡蓝色冰米,踩着灶台前的凳子开始忙碌着做早餐,瘦肉粥的香气渐渐弥散开来。

    伊沃闻了一下,扭头朝着里屋叫道“老爹起床,出来吃早餐。”

    门帘打开,一个身材高瘦、脸色憔悴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顺手摸了摸伊沃的头,舀了一碗淡粥,小口吃着。

    莫克是这具身体的父亲,多了一个便宜老爹,一开始伊沃很别扭,不过相处六年,总有些感情。

    伊沃也舀了一碗坐下,挑出两片肉条放进莫克碗里,“你多吃点。”

    莫克虽是铁匠,但他身体并不好,肺脏有病,在他打铁时伊沃总会听到莫克痛苦的咳嗽声。

    “你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肉。”

    “打铁费力,自己多吃点,别管我了。”

    部落里的食物很紧张,部落外野兽稀少,几个猎人队的打猎周期不定,每次打猎归来后,每家每户分配的食物都不多,大部分食物都储存起来,用劳动来换取。

    莫克是个铁匠,用打造的伐木斧、箭头、长矛来换取食物。

    家里只有父亲没有母亲,伊沃问过母亲在哪里,莫克闭口不提,伊沃虽然好奇,日子一久就习惯了。

    莫克想起了一件事,抬头道“今天是你六岁生日,村长要带你去祭祀图腾,让你选择启蒙老师。”

    寒谷部落有一个传统,当年幼的成员六岁时要进行启蒙训练,在部落成员里选择三位启蒙老师,启蒙老师会各自教导一项本事,伊沃知道莫克的启蒙老师是退休的老铁匠,所以莫克就继任了铁匠的职位。

    寒谷部落崇尚劳动,不养闲人,几乎所有成员都有分工,选择启蒙老师,相当于选择了以后在部落里的工作。

    不过伊沃志向不在此,他对部落外的世界很感兴趣,不由问道“我什么时候能离开部落?”

    莫克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伊沃,满怀追忆道“我看到了一个充满好奇的灵魂,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当年我膝盖中了一箭”

    伊沃无奈打断,“我可不想在部落里老死。”

    “十六岁举行成人礼,才能离开部落,”莫克道“祭祀图腾之前,村长会告诉你族群的历史和真相。”

    村长书架上的常识性书籍已经被伊沃看了好几遍,知道这个世界除了人类外还有很多种族。难道自己不是人族?怪不得老觉得尾椎骨有些发达。

    图腾在村子外数百米的一处小山谷,那里有一座巨大的灰色石雕,是部落建造的图腾,每个成员生日时都会去祭拜图腾,这是部落传统。

    一想到那个图腾,伊沃就一脸古怪。

    虽然伊沃对这个世界的神话体系不了解,但那个图腾在前世影视作品中出现过无数次,雕刻的是一个恶魔。

    把恶魔当做图腾是什么心态?难道自己一出生就是邪恶阵营?

    伊沃擦擦冷汗,感觉压力有点大。

    告别老爹,伊沃来到了部落图腾前。

    这是一座四米高的灰石雕像,羊角马蹄、六腿双翅、半人半鹿身、燃着幽火的脑壳,一股森冷邪恶的神秘气息缭绕在雕像上。

    “这也太丑了”伊沃一直认为图腾的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实在想不明白,信仰什么不好,非要信仰一个丑的。

    “嗡”雕像突然微微震动起来,积雪不断抖落,仿佛对伊沃的话有所感应。

    伊沃嘟哝道“说你丑就显灵,这图腾这么灵光?”

    图腾震动幅度越来越大,很像前世煮沸水时的锅盖。

    “乖乖,这是要炸的节奏!”

    退后几步,伊沃心里发毛,“不就是说你丑嘛,干嘛这么激动,你要正视现实,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嗡!

    图腾头部突然轰地炸开,一抹暗红色亮光飞射而出,速度极快,一下射进了伊沃的额头里,伊沃模糊看到那抹流光似乎是种子的模样。愣了半天,摸了摸身体,感觉没什么变化,“难道是幻觉?”

    这时,一个虚弱声音在脑海里响起,“终于到了”

    伊沃愣了一会,捧住脑袋惊慌大叫“果然有什么糟糕的东西进去了!”

    那声音不满道“糟糕?本王可是”

    伊沃大力拍打脑袋,啪啪作响,一边拍一边哇哇乱叫“给我出来!”

    “本王是”

    啪啪啪。

    “本王”

    啪啪啪啪。

    “本”

    一阵啪。

    那声音忍无可忍,一阵怒吼“别拍了!晃死本王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伊沃冷静下来,望着图腾被炸成碎石堆的头部,呆了一会,小心翼翼道“这位本王先生,您是哪路神仙?”

    那声音傲然“本王是你的神,你的信仰。”

    伊沃一愣“三清祖师?您老们也穿了?”

    “三清祖师是谁?”那声音语带困惑“本王是伟大的冰霜恶魔领主!”

    哦会错意了。

    伊沃尴尬咳嗽,“那你能不能从我脑袋里出来再说话?”

    “本王燃烧了躯壳,只剩下这一点恶魔种子,非常虚弱,只有在灵魂之力纯净的孩童脑域里温养才能恢复嗯?为什么我读取不了你的记忆,”恶魔领主奇怪道“灵魂这么庞大,完全不像幼生儿,简直是温养本王恶魔种子的完美脑域。”

    伊沃心情很不好,这就像一个贼进了你家,完事了还留下一张纸条,夸你家有钱,伊沃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问道“这么说你要赖在我脑袋里长住?”

    “没错。”

    伊沃左右张望,“哪里有尖一点的石头,我需要给自己开个瓢。”

    “”

    伊沃深呼吸一口气,要乐观,即使脑袋里多了个玩意,还是要对生活充满信心,“聊天不如见面,出来遛遛呗。”

    突然,伊沃意识中出现了一头生物,和眼前的图腾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意识中的恶魔领主是活的,恶魔领主开口说话,语气高傲“这是本王的投影,我追寻你的灵魂而来,数百年的祭拜,到了你们种族回报的时候,臣服于伟大的冰霜恶魔族领主吧,我将赐予你无上的潜能。”

    “呵呵,调皮,”伊沃笑容满面,左右张望寻找着什么,嘀咕道“这玩意长得和脑瘤一样,果然还是要开瓢”

    “”恶魔领主丑恶的脸孔一阵抽搐,顿时更丑了。

    这剧本不对啊,这小孩怎么一点也不慌,再怎么说本王也是你们的神啊,还是你们种族又进化了,连小孩都这么镇定

    见伊沃掂量着手里的石头,一脸正在下决心的表情,恶魔领主心惊胆战,不得不解释道“你不要害怕,脑域相当于你的思维空间,我居住在你的脑域对你有利无害,和你共存,你死了我也就死了,为了保护你,本王会提供力量融合到你的体内,你将会拥有极其强大的潜力,拥有了强者之路的通行证。”

    “哦”伊沃恍然大悟,老爷爷牌的金手指啊,果然穿越众都是有福利的!

    亲人呐,你说说你迟到了多久,扔下我一个苦逼的现代三好青年在这茫茫北风里孤苦伶仃地等了六年,时刻担心着哪里蹦出头没见过的野兽把我发酵成有机物。

    但是现在不同了!

    金手指已经快递上门,幸福的生活还会远吗!

    咳咳,上面一大段只是伊沃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咱们要矜持,要拿捏,要有尿性,不能跪舔,于是伊沃不耐烦道“你说共存就共存,你把我脑袋当啥,旅馆吗?”

    恶魔领主差点气笑了,多少信徒甘愿献出一切,只为了换取本王的一丁点力量,本王委屈自己寄居在这小子脑海,在这小子眼里竟然是坏事。

    伊沃为难道“你要住多久?”

    恶魔领主想了想,“一百年吧。”

    伊沃勃然失色,24金大腿也比不上**重要,要不然啪啪啪的时候老婆岂不是被看光了?伊沃顿时感觉未来的夫妻生活一片绿油油。

    “混蛋,本王对人类女性没有兴趣!”

    伊沃奇道“你能知道我想什么?”

    恶魔领主哼道“住在你的脑域,你的思考就是与我的对话。”

    这还了得!开瓢!赶紧开瓢!

    “你给本王冷静!”

    过了一会,伊沃长吁短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脑袋里住进一个钉子户,赶也赶不走,只能好好沟通,无奈道“兄台怎么称呼?”

    恶魔领主高傲道“记住本王的名字,德洛亚巴尔马克图斯西泽罗罗梭亥亚奥古殿下。”

    伊沃点点头,“那么德马西亚殿下”

    “是德洛亚巴”

    伊沃打断它,“那么长的名字谁记得住,以后就叫你德马西亚。”

    恶魔领主大怒,“你敢!”

    “你是住户,我是房东,为什么不敢?”

    恶魔领主悲愤莫名,本王堂堂的恶魔领主,何等尊贵的大恶魔,名字竟然要被一个小孩用简称概括,简直是耻辱!就算是奥丁神系的混球也没有这么羞辱本王!

    等等,说到奥丁神系恶魔领主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砰!图腾轰然炸碎,一抹圣洁的白金色光芒洞穿空间,射向伊沃的脑袋,恐怖的波动几乎让空气都凝固了。

    恶魔领主怒吼“竟然能追随本王穿越空间乱流进行追杀,本王现在只能调动千分之一的力量,根本挡不住神力冲击!这可是神祗的威能!”

    伊沃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脑袋住进了钉子户,还带来无妄之灾,今天是不是忌起床?!

    别人家的主角金手指多给力,要功法给功法,要丹药给丹药,我家的金手指就附赠给我一炮?!要你何用?

    白金色的神力冲击转瞬射到伊沃面前,一股面临死亡的战栗席卷了全身,即使死过一遍,伊沃心里依旧不可抑制地涌起恐惧,全身动弹不得,只能呆呆地望着白金光芒迅速接近他的眉心。

    难道老子又要穿了?!别介啊,多浪费纳税人的钱!

    恶魔领主焦急无比,剩余的恶魔之力不足以让他离开伊沃的身躯,伊沃死了,他也死定了,他疯狂调动残存的力量,准备拼命。

    正当伊沃和恶魔领主面临绝望的时候,一只大手从旁边突兀伸了出来,一把攥住白金光芒,轻松地就像接住一块熟透掉落的果子。

    伊沃呆呆望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村长,村长手里攥着白金光芒,看样子就像攥着个发光的鸡蛋一样,完全没有刚才的恐怖威能,村长一脸困惑,疑惑道“这是什么野兽的蛋,怎么能发光,是不是我拉肚子产生了幻觉”

    村长轻轻一捏,白金光芒啪地碎裂,化作光尘缓缓消散。

    村长一脸惋惜“啊,碎了,真可惜,真想孵出来看看品种。”

    伊沃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卧槽,村长你碉堡了!”

    恶魔领主呆呆地看着一脸困惑的村长,“那可是神的威能”

    嗯也有可能是神力冲击跟随他穿过无数空间乱流,威力已经消弭,恶魔领主宁愿相信这个解释。

    村长皱眉看向炸碎的图腾,没好气道“伊沃,是不是你把图腾弄坏了,你你怎么躺下了?”

    伊沃一脸躺平任草的表情,有气无力“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容我缓缓”

    新书求支持,推荐票什么的都来点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