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王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1章 贵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板迅速赶来,见到护卫盔甲上的林彻斯家徽,表情更加诚惶诚恐,流下一滴冷汗,赶忙道“我对此表示深切的歉意,马上就把新的食物送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等多久,新的菜肴端上来,伊沃不放心地检查了一遍,才开始进食。

    娜菲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心中暗道“明明只有十岁,有时像大人一样稳重,有时又像小孩一样任性,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吃到一半,老板突然带着少年侍应生过来,一把按住侍应生的头,强迫他向伊沃鞠躬,低声下气道“尊贵的客人,我再次对刚才的事表示歉意,这是我们餐厅侍应生的疏忽。”

    少年侍应生脸色涨红,想说什么又不敢,脸色愤怒中又夹杂着无奈和悲哀。

    伊沃把老板惶恐的表情和侍应生悲愤的脸色都收入眼底,没有理会餐厅老板。

    老板心里忐忑,他刚才在厨房已经臭骂了一通,害怕眼前这贵族怪罪他,思前想后,想出了一个办法,此时对少年侍应生怒喝道“因为你的疏忽,才发生了这种不愉快的事,你被解雇了,我们餐厅不需要你。”

    少年侍应生一愣,着急道“老板,我在餐厅干了半年,家里等着用钱,你怎么能”

    “别说了!安德你明天不用来了。”老板骂完后,又对伊沃讨好道“尊贵的客人,您看这样的处理方式”

    安德是少年侍应生的名字。

    伊沃没说话。

    附近几桌的客人是熟客,认识这个侍应生,见状低声议论“安德真是可怜。”

    “哼,如果不是安德服务态度很好,我才不会来这个餐厅。”

    “安德的母亲还在生病,他还是飓风学院的学生,失去工作,药费和学费都没着落了。”

    “唉,谁叫老板得罪了贵族。”

    伊沃眉头微皱。

    安德狠狠咬着嘴唇,他是一个平民,就如熟客们所说,母亲生病,父亲早逝,家里的经济由他一人承担,失去了工作是巨大的打击,他的性格懦弱,此时很想哭,但是尊严让他强迫自己忍住眼泪,他不再反驳或是求情,脱下侍应生的围裙,默默离开了餐厅。

    伊沃收回自己的目光,敲了敲桌子,看着老板,淡淡道“你不要以为我是瞎的。”

    没有心情再吃饭,伊沃豁然站起,和娜菲离开了餐厅,剩下老板呆愣在原地。

    安德缓缓走在街上,心里委屈又愤怒。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放着十枚一千面额的贝纳斯,蕴含一丝歉意的声音响起“这些钱应该能支撑到你找到工作。”

    安德愕然抬头,眼前正是伊沃,他喃喃道“你您为什么给我钱?”

    伊沃挠了挠下巴,“没想到因为我的缘故让你遭受了无妄之灾,虽然我占着理,有资格不去理会你的感受,但这样我的心情不好受,你可以理解为我同情心泛滥。”

    安德愣愣出神。

    伊沃随手把钱抛给他,转身便走,安德连忙喊道“我怎么能接受您的钱”

    “没事,”伊沃语气随意“反正是横财。”

    伊沃越走越远,安德焦急喊道“起码让我知道您的名字!”

    “哦,我叫伊沃。”

    伊沃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安德擦了擦眼角,攥紧了手里的贝纳斯,这是雪中送炭的一笔钱。

    “伊沃先生,我会记住你的名字。”

    这只是个小插曲,伊沃很快就抛在脑后。

    很快到了晚上,伊沃换上了贵族服饰,白色的紧腹上衣挺拔修身,前襟搭扣的边缘绣着金色的流苏,十分规整精美,脚下踩着小牛皮马靴,裤腿敞口略大,遮住马靴上沿。

    没过多久,穿着一身精美黑色长裙的娜菲下楼,雍容而高贵,束胸让她的山峦看起来更加挺拔陡峭,一头亚麻色长发盘起,露出光滑细长的脖子,黑色长裙是露肩装,两鬓垂下的螺卷长发搭在性感的锁骨上,散发着隐隐的诱惑,就像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优雅美人。

    娜菲用平静的表情隐藏一丝局促,除了巫师袍外,她没穿过这种对她来说很“暴露”的衣服。

    伊沃眼前一亮,咳嗽两声,装模作样地作出邀请礼仪,“美丽的女士,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牵着你的手一同赴宴呢?”

    娜菲扶额“你爱牵就牵,又不是第一次。”

    咳咳,这话歧义有点多。

    这次贵族宴会的举办者是戈尔德二少爷,举办地点就在戈尔德庄园中,邀请了拉塞斯大半个上流圈子的贵族。

    在知道举办者的时候,伊沃就明白了这次宴会的意思,是戈尔德家族观察未来大少爷妻子的见面会,所以塔尔珀才让娜菲务必前去。

    当然戈尔德家族并不想用审视的姿态去看待娜菲,毕竟林彻斯也是侯爵家族,所以就让家族的青年贵族挑头举办宴会。

    戈尔德庄园比林彻斯庄园要大不少,来到大厅门前时,宴会已经开始了一会,里面灯火通明,乐团们演奏着轻柔的音乐,飘扬到伊沃的耳中。

    铺着洁白餐布的长桌上摆满了美食与红酒,贵族青年们围成一个个小圈子,低声而优雅地攀谈。

    两人下了马车,走进了宴会大厅。

    热闹的大厅突然安静了一瞬,无数目光转向娜菲,有审视、有好奇、有惊艳,娜菲脸色平静,只有站在她身后的伊沃才发现娜菲的手指微微颤抖,这种万众瞩目的场面让一个宅系巫师很紧张。

    氛围很快恢复,有不少好奇的贵族青年上前与娜菲交谈,娜菲压抑住紧张,谈吐得体,举止优雅,一派受过良好礼仪教育的姿态,再加上她的身份和容貌,顿时成为宴会的焦点。

    娜菲在七岁时跟随科恩学习巫术,很少回到王都,王国的上流贵族们只听过娜菲的名字,从未见过真人。

    “娜菲小姐,请问这位是?”

    一名贵族少女望着伊沃询问,目光中带着些微好奇和火热,伊沃现在的形象不差,虽然只有十岁,身高一米七,但面容很嫩,就像一个十三四岁的正太。

    娜菲微笑道“这是我的扈从伊沃,过段时间也将随我一同入学皇家学院。”

    在场的贵族大部分是皇家学院的学生,的确是未来的同学。

    然而听到伊沃只是扈从后,不少贵族青年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娜菲不了解贵族聚会的规矩,这种宴会不允许带着仆从入场,娜菲此举违反了贵族圈子的规矩,不过鉴于她的身份,众贵族决定沉默以对,不想得罪,只不过私下里耻笑是少不了。

    贵族们最喜欢的就是风言风语。

    那名贵族少女的目光冷了下来,打量般地瞥了伊沃几眼,便不再关注。

    娜菲也从别人态度中明白了什么,面上不好表露出来,心里却泛起了后悔和歉疚,不该勉强伊沃过来,暗暗希望伊沃不会生气。

    “无聊。”伊沃不在乎别人古怪的眼光,自顾自走到一边,拿起一盘深海虾,边吃边站在乐团面前看他们演奏,无所事事。

    突然,一个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娜菲小姐,你带着仆人参加宴会,难道是看不起我戈尔德家族?”

    宴会瞬间安静了。

    服饰华丽的金发青年站在娜菲面前,一脸轻佻的笑容“传闻说娜菲小姐七岁就离开了王都,没接受过贵族教育,难怪一点规矩都不懂。”

    娜菲脸色微沉“戈尔德家族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金发青年就是这次宴会的发起人,戈尔德家族的二少爷,埃尔森。

    埃尔森哼道“尊贵的客人来了,戈尔德家族会献上美酒和奶酪,但像娜菲小姐这样不干净的女人,我们戈尔德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娜菲语含怒气“不干净?”

    埃尔森面向众人,扬声道“前段时间,林彻斯家族发布悬赏,后来又莫名其妙取消,一个美丽的少女被绑架,我想没有人的想象力会贫瘠到不明白会发生什么事,但林彻斯依旧想着与戈尔德联姻,想把一个被浑身烂蛆的强盗上过的女人当做联姻的对象,这是把戈尔德当垃圾场吗?”

    你”娜菲被埃尔森恶毒的言辞气得浑身发抖,宴会上安静得落针可闻,在场贵族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埃尔森,搞什么,娜菲不是你们家族未来的上门媳妇吗,自己人打自己人是什么意思?

    伊沃饶有兴趣地看向埃尔森,“我闻到了狗血的味道”

    这个姓安名德的正太不是龙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以你懂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