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王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2章后手(俩字标题有震撼力,代表我懒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伊沃冷静地左右观察,他相信事出必有因,在场中还有其他戈尔德贵族,此时也是一脸大写的懵逼,还有着一脸早已习惯的无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伊沃心里一动,这番话单纯只是埃尔森的态度,作为二少爷,想要破坏大少爷的联姻,目的太明显,无非是争权夺势。

    所以在大庭广众下打击娜菲的名节,为联姻制造阻力。

    埃尔森肯定在针对娜菲的阴谋中扮演了角色,和海尔马森一样是幕后算计者。

    伊沃有些奇怪,埃尔森不怕暴露吗?

    其实伊沃不知道的是,埃尔森性格本就嚣张,在贵族中以行事张扬出名,这种当众挖苦已是常态,甚至都不能对他的名声造成什么影响,因为他的形象本就跋扈,所以他有恃无恐。

    想明白后,伊沃不惊反喜,巧了,他也想破坏联姻,埃尔森简直好助攻。

    当然了,虽然目的相同,但你现在跳出来开骂,咱也不能不还击。

    伊沃冷冷笑道“我是侍卫,不是绑匪,这件事已经澄清了,就不要把你的臆测说出来丢人了。”

    埃尔森喝道“贵族说话,没你插嘴的份。”

    伊沃惊奇道“贵族说话?没有啊,我只听见乌鸦叽叽喳喳乱叫。”

    埃尔森怒哼道“林彻斯家族的人都是这么没教养?”

    “和人说话需要教养,”伊沃嘿然道“和你说话嘛,我觉得不需要教养,毕竟你连人话都听不懂。”

    埃尔森勃然大怒“你说什么?!”

    “喏,”伊沃一摊手“听不懂人话吧。”

    小样儿,咱们经历过信息爆炸的洗礼,身经百战,坑你多简单,骂人都不吐脏字。

    埃尔森神色阴沉,伊沃的扈从身份让他觉得争吵无论输赢都让他跌份,一咬牙,把手套脱下丢到伊沃面前,喝道“你侮辱了一个贵族,我要与你决斗!”

    贵族们哗然,三言两语就要开打了?

    “老子不和你打。”伊沃嫌事不够大,一脚踩住手套,还顺脚碾了几下,开玩笑,论嚣张谁不会啊。

    埃尔森被气得冒烟,大喝道“拒绝一个贵族的决斗邀请是懦夫的行为!”

    伊沃嘿然道“你当我傻啊,在你家和你决斗,只要伤了你一点,戈尔德卫队就会阻止我,我还怎么打。嘿嘿,说不定等会我离开庄园就会遭到刺杀,谁叫我得罪了戈尔德的二少爷呢。”

    埃尔森满腹怒气不得出,咬牙切齿,还真没法对付伊沃。伊沃是娜菲的扈从,娜菲又是戈尔德邀请的贵客,要是在这让护卫把伊沃干掉,事情就变味了,不再是埃尔森一个人的态度,别的贵族会怎么看待戈尔德?

    埃尔森只能站在自身立场挖苦娜菲,让他这种情况下动用家族,几乎是不可能的。

    场面僵持住了,娜菲用清冷的语气严肃道“真是没想到,作为被邀请的客人,居然会遭到如此对待,戈尔德让我十分失望,伊沃,我们走。”说罢转身便走,伊沃耸耸肩跟上。

    这时,刚刚闻讯赶来的戈尔德大管家走入大厅,见状忙道“娜菲小姐,是我们招待不周,我为刚才的不愉快表示歉意,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还请您留下继续参加宴会,让戈尔德弥补贵客受到的怠慢。”紧接着管家转头看向埃尔森“埃尔森少爷,侯爵大人要见你,请立即前去。”

    埃尔森哼了一声,迈步离开,在与伊沃擦身而过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真可惜,海尔马森的战士没能干掉你。”

    果然是你小子在背后算计我。

    “的确可惜,因为我活了下来,你就要倒霉了。”伊沃微笑回应,袖子微微一动,小恶魔一号已经悄悄钻进了埃尔森的衣服褶皱里,没被任何人发现。

    既然埃尔森被侯爵叫去训斥,娜菲也卖了个面子,留下来继续赴宴,周遭贵族的目光复杂了不少,都盘算着心事,皆是贵族间的揣摩算计。

    宴会草草结束,两人坐上马车,在深夜踏上归程。

    拉塞斯城郊外也有稀疏分散的居民区,都是低矮的房屋,马车正行驶在简陋的街道上。马蹄在石板路上得得作响,清脆有力,宛如鼓点,一次次打破夜的安静。

    夜已经深了,伊沃和娜菲都在马车里闭目养神。

    伊沃骤然睁开眼睛,他感觉到了一丝杀气,毫不迟疑冲出马车。

    一抹寒光刺痛了双眼,伊沃敏捷侧身,泛着冷意的匕首贴着额头擦过,持着匕首的手掌包裹在黑色鹿皮手套中。

    刺客浑身黑衣,身材高瘦,脸罩面巾,与夜色融合为一体,不仔细看无法发现身影。

    伊沃一掌按向刺客小腹,在途中就被另一柄匕首拦截,面对刀锋,伊沃悍然拍下,嗡的一声,金色的八角莲花图案在掌匕交汇处亮起,气劲飙射,将刺客击退了一步。

    伊沃的手掌毫发无伤,还泛着微微金光。

    莲华掌!

    刺客动作不停,想要快速击杀伊沃,匕首迅疾无伦,一道道寒光绕着伊沃穿梭,都被莲华掌一次次拍开,金光不停闪耀。

    有了莲华掌后,伊沃的近身战能力增强了数倍,不到五秒,两人已经交手了十几下,招招致命。

    刺客的匕首战技迅疾、简洁、致命,让伊沃浑身冒冷汗,好几次差点被刺中要害。

    再一次用莲华掌挡住刺向腰肾的匕首,他也拔出匕首使出了瞬刺,如同跳帧般的动作再次出现。

    然而叮的一声,无往不利的瞬刺竟然在最后三厘米距离时被刺客挡住,伊沃瞳孔骤缩,虽然他才掌握了瞬刺十分之一的威力,但也足够强大,这刺客的实力有些强啊。

    伊沃想说几句狠话壮壮胆,不小心又跑偏了“兄弟,人不亲艺亲,艺不亲祖师爷亲,我们为何要互相伤害。”

    刺客动作一顿,好像也被伊沃的无脑吐槽惊了一下,伊沃似乎听到了非常低的骂声“白痴。”

    “风飞扬的锋刃!”

    娜菲出手了,淡碧色的风刃刷刷斩出,刺客只是轻轻扭了下身子,就全部躲开,顺便还挡住了一击莲华掌,动作游刃有余。

    这刺客的体能并非压倒性的强大,但战技精妙得可怕,伊沃头次遇到这种对手,无论什么角度的攻击,都会被他拦住,而刺客每一次的攻击,都让他险象环生。

    刺客见事不可为,和莲华掌硬拼了一记,随即迅速退走。

    伊沃追之不上,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战矛,抖手一射。

    刺客仿佛背后长了眼,旋身避开,漆黑长发在月光下飞舞,身形迅速消失。

    在月光的映照下,刺客身材特征展露无遗,被伊沃牢牢记住。

    这一连串交手电光火石,直到刺客撤退,只用了十多秒。

    “呼。”伊沃长出一口气,他虽然未必会败,但也制服不了刺客。

    刷,眼前又出现一条人影,一身战甲,娜菲轻呼一声,这是暗中保护她的家族亲卫。

    亲卫行礼道“属下失职,慢了一步。”

    伊沃摸着下巴,“刚才的家伙真是难缠。”

    亲卫恭敬道“如果属下没料错,刺客使用的匕首战技掌握程度已经具有大师级水准。”

    “怪不得。”

    大师级掌握非常难得,如果说门徒级威力是一,精通级就是二,专家级是四,而大师级则是十,威力和技巧几乎是天差地别。

    “而且如果没猜错,”亲卫再度说道“刚才的刺客应该是影子兄弟会的成员,他使用的匕首锋刃上有一个折角倒刺,刺入人体后勾连血肉,兄弟会成员刺杀目标时都会使用这种特殊的匕首。”

    影子兄弟会是一个庞大的杀手组织,接受雇佣,外围成员遍及各个大陆,就连不怎么了解这个世界的伊沃都有所耳闻,威名赫赫,被人直接称呼为“兄弟会”。

    娜菲蹙眉“谁雇佣兄弟会刺杀我们?”

    伊沃一摊手,“无非是那些贵族,戈尔德家族不太可能,埃尔森估计还被戈尔德侯爵关禁闭呢,在宴会归途上刺杀你我,不仅破坏联姻,还能嫁祸给宴会上的冲突,让林彻斯和戈尔德出现嫌隙,一石二鸟,八成是你们的政敌海尔马森。”

    娜菲多看了伊沃两眼,缓缓点头。

    回到庄园,塔尔珀召见了两人,问了些宴会情况,暗中瞪了伊沃好几次,心里很无奈,拉塞斯王国只是弗利嘉的四大人类王国之一,年轻贵族的修养比不上奥丁帝国和圣马罗帝国常年接受艺术、知识、信仰熏陶的上等贵族,拉塞斯王国贵族间的言语冲突很常见,就算娜菲不出声,戈尔德也会迅速处理。

    伊沃把埃尔森给得罪了,虽然不是大事,但总归有后患,他现在和娜菲可是一命两尸的关系。

    真是乱来。

    让两人离开后,塔尔珀揉了揉眉心,感觉头疼。

    伊沃回到了房间,休息了一会,一个裹在黑袍中的人影从窗户悄无声息地翻了进来,是漆黑之眼的帕罗。

    帕罗手里拿着羊皮卷,“恶魔之子大人,这里是教会收集的拉塞斯贵族情报,请您查阅。”

    哎哟,这话说的,有种大领导的即视感。

    伊沃拿起羊皮卷阅读,良久才放下,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挖掘机修理到底哪家强?

    抱歉,神经又搭错线了。

    是杀人嫁祸哪家强?

    下一章解决敌人,干掉狗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