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王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3章 自己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情报很详细,埃尔森与海尔马森家族暗中联手,隐藏在幕后要破坏联姻,是一连串事件的始作俑者,和他猜测的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埃尔森并不怕林彻斯怀疑,他的倚仗是联姻能让两家得利,所以他的小动作会被选择性无视,顶多被戈尔德侯爵训斥一番。

    对贵族来说利益高于一切,什么事都能商量。

    但那是基于只有双方心知肚明的情况,如果这件事暴露到整个贵族阶级、甚至是整个拉塞斯城伊沃在脑海中模拟了一系列后续发展。

    “帕罗,给我找一颗空白的水影石过来。”

    “属下明白。”

    接下来的三天伊沃都安静地修行和看书,期间去战士公会考了觉醒战士徽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活动。

    一切风平浪静,林彻斯和戈尔德往来频繁,商榷联姻之事。

    有一回在庄园里撞见前来拜访的埃尔森,见他一脸你能奈我何的挑衅神色,伊沃就知道埃尔森的所作所为已经被林彻斯知晓,并且为了联姻大局而不被追究。

    “小子,”埃尔森嘴角含着冷笑,手掌挑衅地在颈间一划,“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像土狗一样跪舔着我的靴子,哀求我放过你卑微的生命。”

    面对埃尔森的嚣张挑衅,伊沃的表现很平静,视而不见。

    主角以外的中二病都死得早,小样儿,有你哭的时候。

    书房里,塔尔珀和戈尔德侯爵对坐密谈。

    “埃尔森的事,林彻斯可以不加追究,但”

    “我明白,塔尔珀侯爵,我们两家之间的友谊会更加坚固。”

    “那是当然,联姻之后,我们在宫廷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塔尔珀你放心,埃尔森的事,只有我们两家知晓。”

    海尔马森已经暴露,他们会知趣地隐瞒,否则将同时得罪林彻斯和戈尔德两家,后果严重。

    “来,为林彻斯和戈尔德的伟大友谊,干杯。”

    “干杯。”

    在简短的谈话中,阴谋就这么被两个侯爵轻易揭过,就连海尔马森也不会再刻意针对伊沃和娜菲,说到底,他们只是大贵族间交锋的棋子,大贵族作为棋手,操控棋子进行试探和算计,隔着棋盘便不至于撕破脸皮,这是贵族间的常态。

    一旦交锋有了结果,棋子就会离开纵横交错的棋盘,那些一直围绕着身边的危机,都会无声无息消弭,恢复正常的生活。

    事实上,大贵族间的每一次联姻,都伴随着恶毒的算计,娜菲并不是特例,最后的结果大多是不了了之。

    但那些例子中,没有伊沃。

    夜色降临,伊沃坐在桌前,借着油灯光亮,读着拉塞斯王国史,离开了三天的小恶魔一号从窗户飞了进来,吃力地抱着一颗已经记录好了的水影石,摇摇晃晃落在伊沃头顶。

    伊沃把它塞回怀中,拿起水影石,放出了一段录影,就是他想要的东西。

    在意识里沟通小恶魔一号,埃尔森的生活起居习惯被他逐渐知晓,嘴角逐渐展现笑意,这笑意森寒无比。

    伊沃披上漆黑的大氅,戴上兜帽,淡淡道“帕罗,动手了。”

    淡淡的暗影在炉火边出现,暗精灵刺客如同影子,跟在伊沃身边。

    夜色深沉,在拉塞斯郊外的土路上,刻有戈尔德家徽的马车在缓缓行驶,埃尔森坐在车里,想着刚才的香艳场面,一脸回味。

    他每晚都会去城里找乐子,深夜方归。

    伊沃早早等在路中央,抬眼看向越来越近的马车,手一抖,战矛穿空!

    咄!马夫被一矛穿心,余势不衰的精铁战矛捅穿了车厢,埃尔森怒喝一声,浑身散发白色圣光,掌中出现骑士剑,一击将战矛击飞。

    “骑士。”伊沃眉头微挑。

    埃尔森大步踏出车厢,浑身闪耀着圣光之力,“找死的刺客,竟敢来截杀我!”

    伊沃摘下兜帽,淡淡一笑“是我。”

    埃尔森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原来是你这个下等贱民,我正愁没理由杀你,你送给了我一个借口!”

    空间戒指微微波动,哈瑞肯之锤凭空出现,被骨节分明的手掌握住,伊沃淡然道“今天死的是你。”

    “哈哈哈,无知的小子,你以为暗中没有戈尔德的亲卫?杀了他!”

    “你没机会见到他们了。”

    埃尔森脸色一变,四周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暗中保护他的四名戈尔德亲卫竟然没有任何回应!

    帕罗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屋顶,手上的匕首还在滴落着鲜血。

    埃尔森心里咯噔一声,帕罗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你到底是谁?”埃尔森强迫自己冷静,伊沃能指挥帕罗这种级别的高手,他的身份恐怕超乎自己想象!情报有误!

    伊沃懒得废话,大步冲锋,战锤轮转砸下。

    埃尔森爆发自身2级荣耀骑士的圣光之力,把伊沃当成突破口突围,举剑施展骑士冲锋,大步踏出,剑锋直指,圣光缠绕骑士剑,光芒四射。

    虽然埃尔森实力略强,但伊沃毫无所惧,手上加力,施展了新的战技。

    “震凿!”这是融合震荡波和凿腹的战技,是伊沃钻研战技的第一个成果,结合两个战技的优点,威力有了巨大的提升。

    战锤铛地敲在骑士剑中间,爆发震荡之力,埃尔森差点没握住骑士剑,体内的“骑士意志”一阵摇晃,圣光都黯淡了些许,信心满满的骑士冲锋被伊沃强硬地击退。

    骑士通过骑士意志汲取圣光之力,圣光之力的特性因人而异,埃尔森的圣光是最常见“冲击”属性,他是2级荣耀骑士,但却发现一照面就被比自己年轻很多的伊沃压在了下风,他满脸不敢置信。

    1级打2级,竟然在硬实力上更占优势,这就是拟形者血脉的强悍!

    战锤和骑士剑不断交击,叮当乱响,仅仅交手一会,埃尔森就气喘吁吁,他虽然是2级荣耀骑士,但因常年敷衍修行,实力一般。伊沃的力量太大,每一击都消耗了他大量圣光之力,缠绕骑士剑的圣光逐渐黯淡。

    “要速战速决,免得被其他人发现。”伊沃心念一转,战锤一顿,卖了好几个破绽,埃尔森抓住机会,将所有黄金色圣光凝聚剑上,刺目无比,喝道“十字军斩击!”

    伊沃赫然发动魔法戒指的精神搅乱魔法,埃尔森意志力不强,脑袋晕了一瞬,巨大的十字形圣光斩偏了,轰隆一声在石板路上留下深深的痕迹,只有边缘扫过伊沃,在他身上留下了轻伤。

    “莲华掌!”伊沃趁机一掌拍在埃尔森腹部。

    埃尔森遭受重击,摔飞好几米,浑身几乎散架,圣光之力也消耗殆尽,伊沃跟上一锤敲在他后脑,把他直接打晕。

    “接下来就是嫁祸了,不过还要给这家伙加一点料。”伊沃按住埃尔森的头顶,德马西亚施展秘术“思维破碎”,直接洗去了埃尔森的意识,再醒来就是个什么都不记得的白痴,这样最保险。

    这个秘术的发动条件很苛刻,需要目标精神上毫无反抗力,也就是昏迷,而且消耗了伊沃剩余的所有炼狱之土。

    恶魔一般都不离开炼狱,因为炼狱之土对他们的力量有加成,如今的德马西亚依靠炼狱之土才能勉强施展“思维破碎”秘术。

    魔法中也有类似“思维破碎”的精神系法术,不过德马西亚的方法比较暴力,直接凭借庞大的灵魂压力,将昏迷的敌人意识碾碎。

    伊沃让帕罗用麻布袋将埃尔森装起,“放到海尔马森家族去,记得留下线索让人偶然发现。”

    帕罗离开后,伊沃将现场伪装成发生过激烈战斗的样子,乍一看像是大群人马围剿马车,那四名戈尔德亲卫的尸体也被伊沃“加工”了一下,浑身刀伤剑痕,如同死前进行过激烈的反抗事实上他们的致命伤只有一道,都被帕罗一击毙命。

    伊沃又在马车里开了一个暗格,将水影石放了进去,划了一道,保证有人能发现,喃喃道“你用水影石陷害我,现在算不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样一来就搞定了,”伊沃叹气道“要是有平推的实力,何必这么麻烦。”

    第二天,所有拉塞斯城贵族都知道了戈尔德二少爷半夜遭遇截杀,赶去的治安官在马车中发现了水影石,记录了埃尔森和海尔马森重要人物暗中商议对付林彻斯的画面。跟随着线索,王城的治安官在海尔马森庄园里发现了失去意识的埃尔森少爷,埃尔森已经成了白痴,完全失去了记忆。

    家族二少爷遭遇意外,看过治安官发现的水影石记录的场景后,戈尔德侯爵震怒,以为是埃尔森暗中抓住了海尔马森的把柄,所以才遭遇海尔马森的袭击,他宣布与海尔马森势不两立。

    海尔马森有口说不清,没人知道埃尔森为何出现在庄园里,特别是与埃尔森勾结的那名重要人物,在看完复制了多份的水影石录像后,差点破口大骂,还以为埃尔森记录了会面的录像,真的想算计他。

    水影石画面中涉及到了对林彻斯家族的阴谋,埃尔森的所作所为一定程度代表着戈尔德,无奈的塔尔珀发出追究声明,责问戈尔德,如果他不这么做,第二天上层圈子就会风传林彻斯的懦弱与胆小。

    没有曝光的时候无所谓,一旦曝光,就不得不考虑所谓的家族尊严,戈尔德不否认埃尔森的行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戈尔德在既然与海尔马森宣战,他们便选择安抚林彻斯,不能同时树立两个强敌,但联姻不得不滞后,依旧是家族尊严的原因,若林彻斯坚持想要联姻,会被风传是因为惧怕戈尔德,才将女儿送上门为妻,会搞臭名声。

    人要脸树要皮,表面功夫对一些大贵族来说必不可少。

    伊沃不曾小看这些贵族,只是他的手段出乎了正常的认知,他们想不到,伊沃有小恶魔一号能不知不觉跟踪,有漆黑之眼的大高手暗精灵帕罗帮忙截杀和嫁祸,所以没人怀疑到伊沃头上。

    就算他们怀疑这是个阴谋,伊沃还有后手,他可以借助漆黑之眼的势力,把水影石的内容散播到整座城市,虽然这样会引起贵族怀疑,但水影石内容大范围曝光后,这两个贵族家族也不得不这么应对,对权力阶级来说,舆论是最无力的,但有时也是最麻烦的。

    在这王都中,可还有另外三个侯爵家族,当没有人能一家独大的时候,就不得不遵守规则。

    塔尔珀也很郁闷,因为这个突发事件,谈得好好的联姻不得不延后,不过戈尔德站在了海尔马森对立面,塔尔珀目的达到了,不再执着于联姻。

    在目标达成后,利益切实到手后,人往往会开始在意舆论,这也是伊沃计划的出发点,用另外一种方式达成塔尔珀的目标,并用舆论阻碍联姻。

    他通过短暂的接触中,了解塔尔珀一部分性格,伊沃利用了他做表子还想立牌坊的心理,导演了这一场戏。

    埃尔森变成白痴,海尔马森被戈尔德和林彻斯两家敌视,苦不堪言,联姻也被滞后,伊沃的目标大致上达成。

    之后的发展,伊沃完全不去理会,不论几个侯爵家族之间打得多欢快,都与自己毫无关系了。

    在伊沃房间里,娜菲将这些近期发生的大事说完后,伊沃一脸事不关己的茫然“这世界变化这么快,好吓人。”

    娜菲深深看了他一眼,开门见山“是你干的吧。”

    伊沃悚然一惊,“你怎么知道?”应该没人会怀疑到他头上才对。

    “你忘了,我共享你的痛苦,”娜菲语气淡淡“在埃尔森遭遇袭击的那天晚上,我莫名奇妙感觉到了伤痛。”

    哦,看来是被埃尔森弄伤的原因,伊沃惊讶一下后,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伊沃光棍地一摊手“报复了敌人,又暂时把你从政治婚姻的泥潭中拉了出来,你是想揭发我这个恩人呢?还是隐瞒下来呢?”

    娜菲注视着伊沃,伊沃坦然对视,她突然展颜一笑,“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对吧?”

    伊沃嘿然一笑,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语气深沉道“我们的性命相连,是真正的自己人,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明明是个小孩,又装大人说话,”娜菲捂嘴一笑,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顿了一下,没有回头,轻声道“谢谢。”

    伊沃夸张地大叫“你说啥,我没听见,你再说一次!”

    “你的性格真恶劣。”娜菲没好气瞪了伊沃一眼,快步离开。

    伊沃摸着下巴,自言自语“我真是个好人没出息!竟然自己给自己发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