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王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5章 给我三年(修改)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贵族大概能分成三种,一种靠着贵族的头衔耀武扬威、行事嚣张,马格、埃尔森属于这一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种拥有良好的修养,谈吐举止有教养,即使面对平民也能友善相待,娜菲属于这一类。

    还有一种则是目空一切,无视不够资格与自己对话的平民,他们不嚣张,但是地位与冷漠形成的隔阂会将普通人排挤在圈子之外,大部分贵族在面对平民时都属于这一种。虽然并不故意蔑视平民,但他们也不会刻意收敛傲气。

    戴马里临时起意作弄伊沃,也是基于第三种心理,偶然间见到路过的伊沃,想起了马格所说的飞鸟镇事件,于是突然想要作弄一下伊沃,这不是因为他记仇,只是因为兴之所至。

    这种心理归根结底,则是发自内心的轻视,并没有把平民当做同等的“人”,就像走在街上见到野狗,总会不自觉地吹几声口哨逗弄它。

    娜菲为伊沃辩解“麦锡伯校长,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麦锡伯校长摇头,“娜菲,你的扈从没有一点作为下人的自知之明,我认为他应该在林彻斯庄园里让管家教导几年的礼仪再来上学。”

    戴马里挂着面具般的微笑,仿佛真诚地规劝“一个扈从的行为代表着贵族颜面,娜菲小姐,恕我直言,你的扈从只会给你丢脸。”

    伊沃脸色不善,戴马里是皇家学院的天才,又是麦锡伯校长的孙子,这俩人沆瀣一气。

    麦锡伯校长用不满意的语气挑剔着伊沃的缺陷,娜菲紧紧抿着嘴唇,没办法插嘴,一双美眸不时看向伊沃,透露出关切和歉意。

    伊沃沉默不语,麦锡伯校长没有看到他想象中伊沃应有的道歉姿态,皱了皱眉,觉得自己在一个扈从学员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道“戴马里,你今天的骑士训练做完了吗,你的时间不应该浪费在无用的争论上。”

    伊沃冷哼道“戴马里是多了一个头还是一只胳膊,他的时间就比我的值钱?”

    麦锡伯校长对伊沃加重语气道“牙尖嘴利!你虽然有一点天赋,但也不过如此,皇家学院的大半学生潜力都比你出众,我不知你的傲气从何而来,我为你加入了皇家学院而感到庆幸,像你这样的性格,如果没有学院的教导,你的未来十分有限。”

    伊沃突然很反感,这里的人浑身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认为自己是精英人士,高人一等,于是随意用训斥的口气对他人说教,让伊沃想到前世上初中时的遭遇,老师在学生面前毫不避讳地评论你的缺陷,并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肆意地断定学生的未来。

    非常讨厌!

    你以为你是谁?!

    你真的以为讽刺言语能决定他人的未来?!

    “我的未来不是你能想象的。”伊沃语气平淡中蕴含着坚定,他作出了一个决定“用眼角看人的校长先生,我不需要你们自诩能培养无数精英的优质教导,我决定退出皇家学院,三年后我会让你知道,你眼中未来有限的我,是怎么打翻你引以为傲的天才学生们,你根本没资格评论我的未来!”

    麦锡伯校长愤怒了“你什么意思?”

    伊沃转身便走“三年后,我一个人来挑战整个皇家学院!”

    “还有你,戴马里,等着我来找你!”

    戴马里是骑士系中最受人瞩目的天才,年仅17岁就已经是3级荣耀骑士,圣光更是罕见的双特性,大部分学员都看好戴马里未来加入“国王之矛”骑士团,那是国王的近卫军。

    戴马里三年后毕业,成为皇家学院毕业生,镀上一层金,而伊沃要赶在他毕业之前,狠狠揍他一顿!

    “狂妄之徒!无知!”麦锡伯校长气得哆嗦,怒喝出声,向娜菲呵斥道“如果他是我的扈从,我会把他送上绞刑架!”

    戴马里语气嘲弄地刁难娜菲“娜菲小姐,你的扈从眼里还有你这个主人吗?”

    在场的贵族学生窃窃私语,一脸看笑话的表情,在他们看来,伊沃的狂妄言语就像阳光下的泡沫,不过是说破就破的天真幻想,伊沃是娜菲的扈从,这种可笑行径只能让娜菲难堪。

    他们并不知道,伊沃只是名义上的“扈从”而已。

    娜菲的反应出乎了在场所有人意料,她对麦锡伯校长恭敬地行礼,用平淡却斩钉截铁的语气道“侯爵大人,我认为皇家学院并不适合我学习,请允许我退学。”

    麦锡伯校长骤然间变了脸色,眼神愕然“你这是”

    “我希望能学会真正的礼仪,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娜菲的言语带着微微的讽刺意味,话一说完不再久留,断然跟着伊沃的背影离去。

    在场学生们一脸难以置信,娜菲是在为一个扈从撑腰?!那个叫做伊沃的扈从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一个侯爵的长女放弃皇家学院的教导,对麦锡伯校长和在场众多贵族学生翻脸。

    他到底凭什么?!

    麦锡伯校长怒气难抑,“学院不差两个狂妄的年轻人,我倒要看看林彻斯侯爵怎么给我个交待!”他大步走向办公室,准备写信质问塔尔珀。

    “我倒要看看三年后那个小扈从怎么挑战我们!”米莎脾气最暴躁,圣光剧烈波动,周遭的草坪迅速焦黄,雷翁哈哈笑道“不过是硬撑的场面话而已,我打赌三年后他连踏入皇家学院的胆子都没有。”

    戴马里根本没有把伊沃的挑战放在心上,只不过是弱者外强中干的姿态而已,所谓的三年约战,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

    诚然,伊沃才十岁就是1级战士,但在这些贵族青年眼中,战士是最没有希望的职业,每个人一出生就被命运决定了他们的身体潜力,战士是最普遍的职业,也是最不受重视的职业,因为上限早就被注定了。

    历史上有很多16级的传奇骑士、剑圣,然而传奇战士的数量不足两者的十分之一,即使追溯到战士之乡斯蒂安巴达,也没有多少传奇战士。

    所以在这些人眼里,伊沃十岁时达到1级战士,虽然惊讶,但不足以让他们觉得伊沃是天才。

    门槛低,上限也低,前途渺茫这是贵族精英天才们对战士的偏见,所以大部分贵族都不是战士。

    退一步说,即使伊沃拥有很强的身体潜力,是前所未见的战士天才。

    但潜力始终是潜力,终究不是实力。有时候,年龄也是一种实力。

    你年轻,所以你不够强,你年轻,所以你就要被欺负,你年轻,所以你拥有的东西没有年长者多。

    在前世也一样,所谓的资历、人脉,哪个不是需要时间堆砌出来的?

    再退一步说,夭折的天才难道很少见吗?

    不是每个天才都会被人重视。

    三年后戴马里至少是5级荣耀骑士,伊沃呢,顶多是3级战士,差距实在太大,戴马里根本提不起重视的兴趣。

    迈出了皇家学院门口,伊沃拿出露泡草和烟槟榔咀嚼,烟草的味道带走了胸中的闷气,刚才被人用说教的姿态训斥,的确很不爽,但在作出了决定后,他心里轻松了许多。

    不管现在这些人的态度如何轻蔑,三年后他要亲自打碎这些贵族学生的优越感,一旦决定了一件事,伊沃就不会轻易放弃。

    无论任何决定,都需要承担责任,除非是谎言。

    伊沃一直贯彻着自己的决定。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身后响起脚步声,伊沃回头和娜菲四目相对,惊讶道“你怎么出来了?”

    娜菲拢拢头发,偏开视线注视着道旁的花丛,仿佛那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道“我是一名巫师,一切都靠自学,跟着你这个任性的缔约者,我才能安心。”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伊沃惊疑不定。

    娜菲动作一顿,微笑着与伊沃对视,明明笑容温柔,却让伊沃感到极度危险“你再说一次?”

    伊沃看着隐隐成型的火球和雷霆,吞了口口水,立马鞠躬“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能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真是我的荣幸!”

    好男不跟女斗,大丈夫能屈能伸

    娜菲被逗笑了,收回了法力,神色自然得仿佛刚才的威胁只是错觉,轻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要打击他们就要做的彻底,”伊沃目光一转“如果一个拉塞斯城最差学院的学生挑翻了皇家学院,是不是能让人记得更加深刻?”

    娜菲捂嘴轻笑“你真是性格恶劣,拉塞斯城的最差学院,应该是平民区的飓风学院。”

    嗯?有点耳熟,不管了。

    就它了!

    林彻斯庄园。

    塔尔珀阅读完手上来自于皇家学院校长的信件,并没有发怒,而是提笔写了回信“尊敬的麦锡伯校长,事情我已知晓,这既然是年轻人的选择,我们这些老人应该学会尊重,我认为这样的小问题不应该出现在堂堂侯爵的信件里”

    随便写了点搪塞的话,不去想麦锡伯侯爵收到回信后如何愤怒,塔尔珀摸着下巴,喃喃道“约战整个皇家学院,还真是嚣张,但既然身怀连科恩都赞叹的战士天赋,未必不能做到。”

    虽然贵族对战士有所偏见,但塔尔珀更愿意信任老科恩的判断。

    在契约的存在下,娜菲跟着伊沃一同退学的选择并没有出乎塔尔珀的意料。

    海尔马森的压力已经被戈尔德分担,让他不再狂热于联姻,对伊沃变得更加包容,伊沃的潜力让他决定了拉拢的态度,再加上伊沃这些日子并没有拒绝他的拉拢,塔尔珀在心里已经把伊沃当做了半个林彻斯家族的成员。

    虽然塔尔珀是个阴沉的侯爵,但在护短和维护家族尊严的坚持上,塔尔珀在拉塞斯王国贵族中名列前茅。

    当然前提是他不晓得伊沃搅和过他的计划

    写这章的时候我想到了企业的面试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