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角升级演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此常娥非彼嫦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声巨响在常衡的耳边响起,从握住石符的右手开始,全身的知觉开始消散,一阵眩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黑,还是黑。

    这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印象。

    等他再睁开眼睛,一切就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记忆开始混乱。包括常衡的二十年记忆,还有一个叫常娥的女子十五年记忆。

    常衡仍然握着那一块黑色石符,却是一双柔嫩的手,自己的手,因为长期做粗活而关节十分突出。

    这明显不是自己的手!

    怎么回事儿?!

    常衡终于揉了揉眼睛观察周围,不是医院的白色,也没有医院浓烈的消毒水味,是淡淡的香味。

    多年来下墓的经验,这个香只是檀香,并没有害处。

    常衡,正是人们口中所不屑并且鄙夷的,盗墓贼。

    五岁那年,师父带着进门,常衡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他的师父却没多久就过世了。自那以后的十五年里,常衡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优待。

    长久以来,每次抬头不是漫天黄沙就是一望无际的丛林。等到他勘查结束,师门中的师兄师姐一来,就没他事儿了,他永远都是担任着勤杂工的角色。这一次,也是因为被师兄嘲笑,他一赌气,就去捡了那块石符。

    不知道,醒来后会被他们讽刺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常衡就头疼,真想逃离那种生活,但是他除了下墓,什么也不会。

    身边青色的帷帐随风飞舞,常衡挑开帷帐,古色古香的装修,虽然简朴,看起来也是蛮贵的。

    这什么地儿?

    “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姐?

    常衡看着不远处一个老者急匆匆跑过来,正是盯着自己,什么鬼?!

    没理会老者的动作,常衡不顾头晕目眩和浑身酸痛,连滚带爬找到一面镜子。

    镜子里这人,谁啊?

    一张无可挑剔的小脸,大眼睛,小嘴,尖下巴,比起网红什么的美上不少。

    脑中那一份属于常娥的记忆轰然出现,常衡只好捂住脑袋,承受这份疼痛。

    我是谁?

    常衡。

    不,我是常娥。

    这里不是地球,是一个叫炎阳大陆的地方,武道为尊的陌生世界。

    常衡知道,自己穿越了!就这样狗血!

    更加狗血的,他,常衡,一个帅到家的无为青年,穿越成了,异世界的绝世美女,常娥。

    女人!

    常衡自诩不是普通人,多年在困苦环境中都活了下来,肯定有着不凡的命数。就算是锻炼出了镇静的思维,强悍的精神,无畏的心脏,常衡此刻也是抓狂的。

    擦,穿越能忍,变女人

    要命啊!

    常衡最渴望的就是穿越,小说看多了,也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修武道,踏九霄,傲苍穹。一辈子给人打杂下墓的他,命运轨迹已成定数,他认命,却不乏妄想,但是他肯定,常衡这个人成不了英雄。

    好不容易穿越了,武道世界,玄幻的养成故事已经开始。

    恰恰他穿成了女人,一个废柴美女。

    炎阳大陆上,最崇尚的就是武魂。基本每个人都有武魂,五岁可以觉醒,最晚十岁,十岁之后没有觉醒武魂的,就永无翻身的可能。而常娥这位绝世美女,还有五天十五岁,至今为止,无法觉醒武魂,也就是连修炼的资格都没有。

    常娥是殷城常家上任家主常海的女儿,常家是修炼世家,祖传武魂破天斧,炎阳大陆武魂榜第二,在朝中也是颇有势力。

    常海却被奸人诬陷,常家长老直接决议要废了他的修为。常海与家族大打出手,将十岁的女儿托付给洛城中的好友王麟便消失,毫无踪迹,留下一名老仆文蜀照顾常娥,一晃就是将近五年。

    常衡闭眼,腹诽。

    在武道盛行的世界里面,她一个外表美丽,却没有修为的女子,只会沦为他人交易中的筹码。

    下场能好到哪里去?

    常娥的下场,就是自己的下场。

    但是,能活着就是好事。常衡发现,自己是第一次直面生死,心中毫无波澜,死过一次的人,还怕死吗?

    常衡搜索自己二十年的记忆力,除了师父的救命之恩,没有一丝的留恋。

    之前已经活得不易,他现在可是身处在梦一样的世界里面。

    还不如在这里变废柴为强者,叱咤大陆。有一个能与过去斩断联系的机会,他肯定不会错过。

    回去?

    与其成为一个让人唾弃的盗墓贼,还不如成为一个如花般受人敬仰的探墓者。

    就像是明悟般,常衡下定决心,一定要抓住机会,绝不会像前世那般,任人践踏。

    属于自己的大心脏终于回归,保持好心态面对事实,虽然仍旧无法接受自己变成了女人,但是他觉着活着就足够改变人生。

    这样的经历,这样的故事,我,肯定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毋庸置疑。

    “呵,我心态就是这样好。”

    就这样下定决心,常衡终于睁开眼睛看向老者,这应该就是记忆中的文蜀。

    “文老?”

    不会吧,常娥这姑娘,连声音都这么好听,要不要命啊?!

    “小姐,老仆就走了两天,怎么就跳湖了?”

    面对文蜀,常娥的记忆占了上风。对他的依赖,还有唯一亲人之间的信任,文蜀是她可以相信的人。

    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凉军统领董卓入侵洛城多年,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使得商王朝动荡不安,硝烟四起,只因董卓身边有个吕奉先,无人能敌,不满董卓的诸侯,还没有任何办法。

    王麟便要将常娥许配给董卓,使出美人计加离间计,常娥不肯,就跳湖自尽了。

    董卓

    吕奉先?

    常衡历史不好,学问也不高,但是东汉末年分三国,董卓和吕布的大名他还是听过。

    现在他除了吐槽就是吐槽,这历史背景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常娥!你太不争气!跳什么湖?!

    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给他王家弄得鸡飞狗跳,还姓常啊?!

    “都是常家人,我一定好好对待文老,查明常家真相,代你好好活着。”

    常衡的精神世界里面,对舍不得彻底散去的常娥残魂诉说,“小爷我今天开始,就是你,你就是我,一定好好活着。我叫常娥,常海的女儿,不管我变不变成男人,我都会将常娥活成这个世界的主角!”

    原本常娥的残魂慢慢消散,放心的将一切交给了常衡,两人的灵魂,终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就像是捡到那块石符的时候,脑中轰的一声,眼前的文蜀变得模糊,耳边还有文蜀焦急的呐喊,再度不省人事。

    这一次他彻底接受了她,常娥这个名字就是他一辈子的名字。

    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了主角!

    不知过了多久,常娥睁开眼睛,眉头微皱,感受灵魂的悸动。两人的灵魂强度相差太大,这才导致她的昏迷。见文蜀坐在床边打瞌睡,不免心中很是温暖。

    前世的师父,也曾经这样照料过自己。

    常娥这才意识到,她,终于有了武魂。意念一动,顿时有一股特殊的气息向外蔓延,一团黑色的虚影包围着自己。

    这道虚影就是她的武魂吗?

    静静地感受着虚影带给她的力量,这道力量链接的竟是手中的小小黑色石符。

    “是这个石符带来的武魂”

    她还没有开始修炼,觉醒武魂后就是进入了武者之途,却连气武境一重都不算。练气九重,吸收天地元气,淬炼肉身,滋养武魂。

    每一重都会增加一千斤的力量,按理来说她现在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但是常娥发现,自己可以听见远处的声音,看得也远了些,窗边的蚂蚁她都可以轻易捕捉到。

    这就是武魂带来的变化?

    太神奇了!

    武魂一出,五感瞬间增加,周身的元气。常娥吸收着天地元气,通体舒畅。

    这些元气在体内快速流转着,通过四肢百骸。所过之处,乳白色的微光在筋脉中淡淡闪耀,之前因为自尽而出现的后遗症全都消失。

    文蜀显然感受到了常娥身上的气息,一改之前的颓然,目光炯炯,“小姐,你,你,觉醒武魂了?!”

    见文蜀这样激动,常娥真的很欣慰,看来这位老人,值得信任。

    “文老深藏不露,瞒都瞒不住哇!”

    “小姐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离开王府了!”说着,文蜀的神情渐渐暗淡,“老仆不顶用了,竟然连小姐都没有看好,还帮着王麟办事。”

    “这不是文老的错,都是王麟那厮的阴谋诡计。想用女人办事儿,还轮不到他!文老不怕,我现在觉醒了武魂,就没人可以践踏我们!”

    这一番话,有些粗鄙,有些豪放,更是不羁。

    “小姐你变了。”

    常娥一愣,才想起来自己是美女来着,这么说话定会引起误会。

    “女孩子可能这样说话不太好,但是老仆觉着还不错。小姐经历了这次,看样子是看开了。主人说小姐十五岁生日之时,会觉醒武魂,也是提前了。”

    “等等,文老,你说什么?!”常娥捕捉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武魂,常娥的武魂!

    现在觉醒的武魂,可是石符带给常衡的武魂。

    “常海,不是,我爹,他说我会在十五岁的时候觉醒武魂?!”

    “之前跟小姐说过,忍到十五岁就好”

    没等两人说完,就听见门外嘈杂的声音,应该是好多人,而且,来者不善。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外面是谁,常娥一脸鄙夷。

    常娥将石符塞到腰间,套上外衣,照了一下镜子。

    面色微微泛红,怎么看都不是要死的人。如星辰般璀璨的美眸满是凌厉,修为不够,气势来凑!

    她还不习惯自己是个女人,暂时也不强求,做个女汉子也是无伤大雅,活着就好,在意那么多呢。

    这个世界,不是童话世界,没人会来解救白雪公主睡美人。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蔑视他人,蔑视规则。

    规则,只适用于弱者。

    常娥是弱者,现在的常娥要强大起来。

    如果她想的没错,五天,五天之后,她就会一飞冲天。

    英雄不问出处,更遑论性别!

    以女儿身争霸天下,有难度,有想法,机会来了,想不要都难。

    自己真有文化!常娥自豪地想了一下题外话。

    只是,眼前的这个威胁,总要解决。

    常娥看着繁复的服饰,自然是不会穿古代女式的衣裳,只好将外衣一披,腰带紧紧勒住外衣。

    这小细腰,真诱人

    长发及腰,气色不是上佳,却是美的。

    文老连忙阻止常娥去开门,“小姐,来者不善。”

    “王麟还不敢把我怎么样,忌惮着我爹呢。而且还有文老在,我不怕。”

    常娥深知王麟人不坏,不然就不会收留自己。文老也有修为在身,她就更不怕了。

    深吸一口气,双手放在门栓上。

    不能露怯,一旦显示出一丁点害怕的意思,自己在王家,就只能成为待宰羔羊。

    一掌推开房门,向后撤一步,双手掐腰。

    美女作泼妇状,衣衫不整,妆发欠缺,这样的常娥,在他人眼里也是美不胜收。

    “真当我们主仆两个是死人啊!昨儿才跳湖,今儿来逼婚。真是不知廉耻,早知道本姑娘死也不住你这儿。”

    这里可不是广寒宫,自己也不是嫦娥仙子。仙气儿没有,地气儿可是足够。

    没等看清来人,常娥便随便一指,一个脏字没说,也是吵出了自己的气势。

    文老站在常娥身后,没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小姐,今日竟是换了一个人。他也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人在跌宕起伏之后,总会有些变化,太反常的地方,过一阵子可能也就好了。

    听见常娥的话,文老抿嘴憋笑,他也深知王麟对他们主仆二人不薄。出了昨天的事儿,不是有人挑拨就是王麟实在走投无路。

    门外,站在首位的不是王麟,而是王麟的夫人佳氏。

    佳氏不喜欢常娥,总以为是祸水。眼看着祸水一年比一年美丽,心中总是不安。直到前几天,佳氏的独子,王惠提出要娶常娥,这让佳氏不能忍!

    见王麟因为朝中奸臣掌权而头痛不已,这才提出让常娥做诱饵,里应外合。

    常娥哪知这许多内幕,她和王惠接触也不多。记忆里面,她和所有人交往都是淡淡的,包括曾经照顾她的侍女。

    这是佳氏一手造成的事情,自然要领着一群女眷前来探望。她也不知道常娥会是如此刚烈,加上这一顿言辞,佳氏一时间还真找不出什么话来对付。

    常娥看见门外的不是王麟,而是佳氏,转了转脑筋,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女人对女人,从来都是为难,哪有放过。

    “夫人好,这还是您第一次来探望我。真是稀客。”

    佳氏脸上阴晴不定,身边侍女见状,开口,“大小姐这是什么话,我家夫人听说你身体抱恙,这才来探望。你可别狗”

    “狗咬狗,一嘴毛?我这不是广寒宫,找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只会为民族献身的,还是去找仙女姐姐。可别找我!”常娥接话飞快,嘴角带着微笑,呛的佳氏贴身侍女一口气没上来。

    文蜀摇头,“小姐,阔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也不知是好是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