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正文 第1497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众古神在李毅和神剑之主的帮助下修为突飞猛进,不禁对绝剑谷更加崇拜。而后凡尘仙境被太上仙殿命为仙族圣地,无论何人不准干扰,并且派出弟子守护。李毅没有反对,偶尔还会出谷教导弟子修真,所有弟子也是心服口服,终日守护着他们心目中的仙境。

    每每抽出时间,李毅还会带着雪儿、火儿和陈相依三女拜访其他各仙族,偶尔还会去赵家看望赵泊明和夜无声,不过他们并没有表明自己仙境的身份。

    箫剑拜访李毅之时也是吃了一惊,在五行阵中大战一天,最终竟强行突破了五行阵,不过之后他更是傻眼。因为五行阵被破,仙境之内六道诛杀阵自行启动,无比能量瞬间锁定箫剑,若不是众女及时出现,恐怕箫剑就要葬身于此。

    不过众人还是吃惊于箫剑的实力,凭借修行之法竟然可以突破五行大阵,其实力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箫剑了解实情后也是极度震惊,没有想到如此恐怖的阵势竟然是七剑所设,这才真正明白了七剑的非凡。箫剑更吃惊于山谷的改变,对于绝剑谷众人也是惊讶无比。

    仙境之内详谈数日,箫剑所获甚多,毕竟修行与修真有着天地的差距。李毅再次向箫剑谈及幻精之灵,可是箫剑依旧无法说出其下落,只是感觉十分熟悉。

    见到陈相依时箫剑极为惊讶,陈相依的改变是最大的,隐隐有着天地宗师的气息,这使得箫剑干咽口水,心神剧震。

    仙境同样引起了天界的注意,天界魔神下界遥望凡尘,也是惊讶无比。

    天界也有着变化,魔身终日隐身天界,望着头顶的时空通道发呆。魔神在太上界建立实力,因为无法回到天界了,魔身没有打通通道。

    魔身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也猜测到神秘一界若是来人必定修为高深。如今天界控制太上界,下界由绝剑谷控制,倘若神秘一界来人,天界夹在中间实在吃亏,故而魔身没有打通连接太上界的通道,不过他却可以自行来往于两界。

    关于仙境天界也是无可奈何,现在只有魔身可以对付李毅,而且魔神下界也无法突破五行大阵,根本就是一场空。魔身隐隐中有着不安,绝剑谷崛起与强大仅仅几十年,若照此速度,终有一天会超过天界,到时天界当真无法翻身了。可魔身迫于更改天地通道,只有依靠六道轮打败李毅,灭掉神剑之主,否则天界终难改变命运。

    绝剑谷也思索着如何对付天界,李毅明白二者之间的差距,现在的绝剑谷依旧无法打败天界。绝剑谷当前之重在于古神留下的神秘诗句,当下重点是寻找幻精之灵,时间对于绝剑谷来说太重要了。

    可是数月搜索依旧没有幻精之灵的任何下落,众人心中也是一片忧虑,没有人可以想象天界六道轮下界后会是何情形。

    又过了多日,周冲气喘吁吁来到凡尘仙境,见到了李毅众人。望着周冲紧张与激动的表情李毅心中一喜,他知道幻精之灵有线索了。

    经周冲禀报,一位弟子游走幻界打听到幻精之灵的线索,可无论如何询问对方就是不肯说出幻精之灵的下落,似乎有何隐秘,弟子无奈之下只得返回仙殿通报此事。

    周冲得到消息后前去寻找那位心藏秘密之人,不过对方依旧不肯吐出实情。周冲始终平静询问,更是提出各种条件满足对方,可对方依旧不肯开口。正当周冲无奈之时来了一名神秘的白衣青年,只说出了四个字:“青龙秘境!”

    “青龙秘境!”众人一愣。李毅疑惑道:“龙?难道和龙族有关系?”

    陈相依、天舞、梦蝶三人有些吃惊,因为发现绝剑谷是在伏龙古洞,那次的经历她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而这里竟然说出了青龙,怎能不惊讶?陈相依道:“弟,这会不会某一龙族的所在地?”

    李毅点点头:“很有可能,我看还是拜访一下龙族吧,或许还可以得到什么线索。”众人点头不语。

    李毅暗自咬牙:“青龙秘境……”不知为何,李毅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姐,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觉得挺好啊?”

    “可是……”

    “臭毅你什么意思,难道本小姐就那么不堪一击吗?好歹我也是天仙的修为,不要小看人行吗!”

    “……”

    有了幻精之灵的线索后,李毅打算前往龙族探寻“青龙秘境”的下落。陈相依认为古神应该多多磨炼来提升修为,建议李毅携带古神一同前去。李毅自然知道他们应该经受一番磨炼,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心中那丝不安始终缠绕着他。

    陈相依认为李毅天人修为在幻界可谓无敌的存在,可以保护众古神的安危,更何况古神也不是一般的人物。李毅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但是雪儿突然开口也要同往,被他一口拒绝了。因为雪儿的脾气使他太无奈了,深怕她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

    陈相依明白李毅心中的想法,但是她对性格相同于从前自己的雪儿更是了解:“没关系的,大家已经很久没有外出游玩过了,就当作散心吧。反正在龙族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不在乎这么一两天的。”

    李毅无可奈何,前有姐姐陈相依,后有瞪眼的雪儿,着实不好拒绝。最终李毅决定携带雪儿同去,不过陈相依、梦蝶和火儿也被李毅拉了进来,原因是有的。

    既然是散心,当然不能落下陈相依,她落为凡人后一直没有外出过,李毅不想让她有过多的心事。火儿与雪儿关系非同一般,也需要一番磨炼提升修为,更何况她也需要外出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梦蝶是李毅强行拉来的,一是她的实力是可以肯定的,二就是梦蝶的绝技:青龙诀。青龙秘境提及青龙,李毅不得不想起梦蝶,这或许是一个巧合,不过也可能有一些联系,无论怎样带着梦蝶总会安全点,毕竟陈相依也在其列,有梦蝶在他多少可以心安一些。

    望着周冲眼巴巴的眼神众人破口大笑,周冲也尴尬地笑了起来。自从重建天鹤观后,周冲一直忙于天鹤观的建设,其他时间就是努力修炼,李毅认为他也需要放松一下,于是周冲也被加入到行列之中。

    加上周冲共有十二位古神,再加上天人的李毅,神剑之主梦蝶等人,这一行人也算是恐怖的组合了。其她各女需要悟道,留守仙境。

    出得仙境之后众人也确实不着急赶往龙族,李毅打算先带着众人游历一下,虽然时间对于绝剑谷来说很重要,但也的确不差这几天。在周冲的指引下,众人前往发现幻精之灵线索的小城,李毅认为需要找到那位白衣男子询问一些情况。

    李毅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没有必要将时间浪费在赶路上,故而带着众人一闪而去。

    平息城,一座繁华的城市,拥有数百万人口,仙殿弟子就是在这里找到的线索。雪儿和火儿搂着陈相依的两个胳膊,十二位古神分为两列将三女护在中央,李毅和梦蝶带领众人踏入这座城市。

    这里果然行人如水,店铺如林,各种叫卖声续而不断。许久没有踏入凡人世界了,众人皆是一片新奇,扭动着脑袋观来望去。由于众人一身仙服,列队守护陈相依,引起了不少人的眼光,李毅这才意识到大家过于谨慎了。李毅不喜欢身份的距离,在他诉说下十二位古神完全放松,众人说笑着向前走去。

    这里实在太大了,根本看不到城市的另一边,这可难坏了李毅,因为他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那名白衣男子。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走向李毅等人,李毅抬头望去不禁一喜,竟然是剑神箫剑。

    “箫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毅笑着走了过去。

    箫剑捋着胡须笑道:“毅小友这是何意?不是你让我来这里等你们的吗?”

    “什么?”众人一惊。

    箫剑疑惑道:“难道不是吗?有人到天泊草原找到了我,说毅小友邀请我来平息小城一聚,我就赶了过来。”

    李毅皱起了眉头,陈相依道:“看来那名白衣男子不简单,对我们也是十分了解。只是他为什么要让前辈来到这里?莫非前辈知道什么?”

    李毅低声道:“前辈可知青龙秘境?”

    “什么?青龙秘境!”箫剑吃了一惊。

    “前辈,你知道青龙秘境?”

    “很熟悉……好熟悉的地方……”

    箫剑竭力思索,眼睛都快要眯在一起,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突然,箫剑痛叫一声抱着头部蹲在了地上,两手用力压着脑袋,仿佛真的很痛苦。

    李毅蹲在他的身边问道:“前辈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箫剑不语,痛苦地压着脑袋,牙齿用力磨动。

    众人立刻将二人围了起来,谨慎地望着四周。李毅不知箫剑为何会如此,陈相依来到二人身边,伸出一只手放在了箫剑的脑袋上。仅仅瞬间,箫剑就恢复了原样,喘着粗气想要站起,李毅急忙将他搀了起来。

    陈相依微笑道:“前辈可好些了吗?”

    “好多了,多谢陈姑娘。”

    李毅问道:“前辈为何会突然头痛呢?”

    陈相依道:“前辈的记忆被人封印过。”

    “什么!”李毅大吃一惊,众人也不解地望着陈相依。

    陈相依叹息道:“前辈的脑中藏有一丝印迹,恐怕是小时被人封印的。”

    “不错……”箫剑叹了口气:“我的记忆不是完整的,只有三十岁以后的记忆,之前的记忆不知为何被抹去了。”

    一名古神来到李毅身边,低声道:“我们可能陷入别人的圈套里了。”

    李毅点点头:“不错,有人在策划着这一切,看来我们已经被人监视了。”

    这位古神名为涿云:“护法大人,我发现了一位凡人偷望我们,要不要先抓过来?”众人心中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惊慌,毕竟在场之人都不是普通人,没有被别人看出什么反常的地方。

    李毅微笑道:“不必理会他们,我们走。”众人若无其事向前走去。

    梦蝶疑惑道:“前辈听到青龙秘境后头痛难忍,可能是去过那个地方。我想他的记忆也是在那里被封的,现在怎么办?”众人路过一卖首饰的摊位,各种玉饰精美诱人,摊主是一位白发老人。

    李毅思索片刻轻轻笑了起来,众人很是不解。李毅来到陈相依身边,扶着她的胳膊来到摊位前:“老人家,有什么好玉饰吗?”

    老人望了陈相依一眼笑了起来:“所有的玉饰皆在这里,年轻人你自己看吧。”

    陈相依笑道:“弟弟这是做什么?姐姐可不需要什么首饰。”

    “姐姐也是绝剑谷谷主,当然要华丽一些了!”

    梦蝶三女也围了上来,女人家都爱美,自然也喜欢一些玉饰,周冲等人站在一旁谈笑着。陈相依笑笑:“姐姐不喜欢什么首饰,再说姐姐不还有艳阳簪吗?姐姐可是天天带着的。”

    李毅抚摸着陈相依头发上的簪子,心中是那么的不是滋味。这是他们母亲留下的唯一遗物,也是陈相依最喜爱的唯一一件玉饰。

    梦蝶拿起一件玉钗,把玩片刻望向李毅,李毅笑道:“喜欢就带上吧,姐姐们也的确需要一些玉饰,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带你们出来。”梦蝶开心的将玉钗插在了秀发当中,雪儿调皮的为她整理着合适的发型。

    火儿并没有挑选什么,她本为神兽,根本不在乎这些,身上一件玉饰也没有。李毅为她挑选了一些玉饰,火儿别别扭扭带了起来,众人在一旁津津乐道,欢声笑语。

    李毅突然看到一个挂坠,伸手抓了起来。挂坠成碧青色,仅有半个拳头的大小,其上雕刻着一只站在枝头的孔雀,惟妙惟肖,其下是一段金色的飘带。

    李毅微微一笑挂在了梦蝶的腰间,梦蝶脸色微红笑了起来。摊主老人笑道:“年轻人好眼力。这块玉坠乃是上好碧潮石所刻,上有祥鸟,寓示一生祥瑞。不过这名青衣姑娘可不适合带这种玉坠啊!”

    李毅歪歪头:“老人家为何这么说?”

    老人道:“世间万物皆是搭配而成,正如取阳托阴,取阴衬阳。姑娘本是青衣,不应佩挂碧潮玉石,如此也显不出玉饰嘛!”

    李毅一愣,陈相依也是一愣:“取阳托阴,取阴衬阳,好深奥道境!”

    “老人家说的有理,弟,你想到了什么?”

    李毅微微一笑:“正如老人所言,万物皆不是完美的,即使太极神图也是阴阳相隔而又阴阳相融,七剑也是如此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