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铸命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二章生死斗3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姐已经入魔化妖,你们带着二姐走,我去帮风哥!”

    仇一气急,当即要冲上,不成想刚刚一合回身的风离涅冲他怒吼“滚,滚得远远的!”

    目盯那双血红好似妖魔的眼睛,仇一只觉得心魂一颤,仿若眼前之人根本就不是风离涅,不过二人相处这么多年来,仇一从未謀逆过风离涅,故而他一咬牙,带上紫青罗,与寒威瑶儿向后山逃去。天』『籁小说ww

    当仇一紫青罗离开后,风离涅重重喘了口气,面对毅溟的复眼重瞳,他冷声低喝,那份狂妄之意全然不把毅溟放在眼里“大尊者,你真以为曾经之事全是凤夕瑶一人所为么?你真以为你的行径做到天地无人知晓了?你真以为毅族水系支族那夜的惨迹是突然生的?”

    一连三个‘真以为’直接将双方的气势挑动到极致,神情骤变的毅溟额头竟然冒出层层虚汗,他斥声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哈哈,我也想知道我这么多年来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甚至我是以谁的身份活下来的!”怒吼呼出,风离涅气息好像滔天巨浪翻滚冲袭,逼迫的毅溟后退数步,在这瞬间,风离涅暗自闷吼,逼迫身躯体魄,那青色宛如云息的魂力迅从身躯迸射散开,集聚成形,眨眼之后,一尊三头青面鬼角兽状的妖灵已然出现在风离涅身后。

    “魂生灵?你是毅族人?”见此状况,毅溟心惊不已,他想过很多,却从没想到凤夕瑶这个族氏仇敌的手下竟然会有毅族人!

    “大尊者,道有命途,途中有生死之意,有些事不是不出现,仅仅是因为时机未到,你想知道凤夕瑶现在如何了?她已经化妖入魔,深陷阴阳两相的漩涡深渊之中,在这地底之下的墓中,她一手炼化却还未成形的阴蚺蛟——蚀龙已经苏醒,面对这等邪物,你该怎么办?你觉得你还能像暗中黑手一样躲在阴影中操控一切?那简直是弥天之可笑!”

    风离涅冷声质问着同时,人已经再度冲向毅溟,面对如此滂沱的气势,毅溟不再保留,当下魂息迸射,隐藏心魂几十载的灰色妖灵—一尊好似夜叉魂状的虚尊紧紧附着他的身前,夜叉硕大的脑袋目瞪三头青面鬼,瞬急一股气息威势迸射相冲,而两人也形如疾风,冲撞到一起时,那一刻,威势震天撼地,比之天谴也不会错到哪去。

    “嗷…”一阵高嚎的怒吼,小殿山凹陷坍塌之处竟然出现一方几十米方圆的陷坑,随着那阵浑厚高亢的嘶吼从黝黑满是盐城的陷坑内传出,据此不远的松林中,毅潇臣这些人顿时一愣,而鬼蝎与殷君则骤然气势高涨,但是不等他们狂情释放,异象出现。

    放眼望去,那些笼罩在小殿山上的阴气黑灵就像受到指引一样快集聚,最后凝聚成一股浓黑的气团向陷坑飘去。

    “这是怎么回事?这股气息竟然如此阴冷…”诸葛岫被眼前的变化震撼,结果他一个不留神,遍体鳞伤却又邪气四溢的鬼蝎纵深冲到近前,那张在腐毒邪气充斥下几乎腐烂的面颊释放出死一样的威胁,眼看满是蛊毒死气的苗刀就要砍在失神的诸葛岫身上,韩震一个箭步冲上,在灵清之气的缠绕下,他的拳头就像一抹流光急飞来,重重砸在鬼蝎的脑袋,这一下直接把鬼蝎的脑袋砸的凹陷,丝丝白气不断从他的脑袋上冒出来,身后普弥也结式冲上,他以云翡翠这等灵气之物作引,将自身灵清气息集聚容纳为一点,但见双指微弹,云翡翠携着淡淡的金色光晕好似利箭般没入鬼蝎的后背。

    “混账…痛死我了…我要杀了你们…”

    当灵清之气以魂息从玉翡翠中释放扩散,鬼蝎的身躯就像扔进火炉烘烤一般,遍体流光飞窜,阴阳相噬冲涌出来的恶臭腥涩之味让三人连连后退。

    “阴相死格境界的力量参透又能如何?躯体魂魄终究需要以肉身之躯来做容器,只要是容器,就有相连之系…”

    目看鬼蝎被灵清之气衍生的流光炙火灼烧躯体,三人心思复杂,就算普弥这个毅族遗者也无法理解,即便以这种邪门术式突破死格又能如何,身躯的溃败消亡仍旧会产生痛苦,没了体躯做容器,就算欲恶残魂依存,又有何用?

    “你这个废物…”

    看到鬼蝎被普弥韩震诸葛岫三人破了他的体躯,殷君咒声狂骂,只是形势陡转急下,陷坑的出现使得他们这些人的死气邪息快消减,现这一惊变后,毅潇臣心有忧虑,不光鬼蝎殷君力量消减,他和小毛的邪气力量也在快流逝。

    殷君癫狂如畜,他血红的牟子里只剩下毅潇臣与小毛这两个天赐容器,只可惜死气消退,他控制那些黑僵人尸的力量大打折扣,有几只黑僵已然被吸走支撑体躯的死气魂息,变成尸体倒下,即便其它几只还在殷君控制中,可是他们快消退的毛已经表明他们不是黑僵的境界,见此,小毛闷吼扑上,煞白坚硬的爪子左右横扫,两具黑僵已经被拦腰截断,当下他们腹腔内已经尸化腐烂生出的尸虫伴随死气散溢开来,见此小毛后退,以免被污秽之物沾染身迹。

    眼看小毛眨眼功夫就毁掉自己操控的黑僵人尸,殷君这才怕了,并且当他现自己身躯在死气魂息被那莫名力量吞噬时竟然快腐烂,甚至于面颊上的皮肉开始掉落,漏出森白挂满血肉的颧骨。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已突破死格…死亡根本就不会降临在我的身上…”

    殷君癫狂中,毅潇臣已经动身冲上,即便自身魂息邪气莫名消退,但是他魂有灵炙,那股自生容纳的邪气可不是殷君这些固用邪术加以突破的邪人可以相比,只见毅潇臣血红的妖眼微闭,纵深冲上,缥缈的魂手已然携着泰山之力朝殷君打来。

    拳风即逝,魂息冲涌,眨眼之后,魂手已然穿透殷君溃烂的胸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