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铸命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三章蚀龙现世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咳…”

    殷君似有不信,口喷腥臭的黑血,那双本是癫狂不知边际的血眼随着气息散去竟然重回原样,随着毅潇臣奋力抽回魂手,殷君踉跄后退数步,重重跪了下去,那些勉强支撑受其操控的黑僵人尸则纷纷倒地,重归尸体。天籁小说ww『w.2

    松林中,墨武快狂奔,当天显异象时,他心生恐惧,那种只能存在传说中的邪物若真被大姐炼化出来,后果何样他根本想不到,故而他当下只有一个想法,找到风离涅,随之离开。只是从拼斗中抽身时,墨武不知道敖天成已经盯上了他。

    不知为何,敖天成对这个面颊刻满纹落的家伙有种熟悉感,似乎在哪见过,可是那份记忆实在薄弱,随时可散,至此,他只能以拼斗来找到根源,否则他走到这一步以茫然之姿继续下去,可就愧对灵心了,想起灵心,敖天成身形一顿,她…

    就在他茫然这一瞬间,一柄寸长的利刃迎面袭来,敖天成凭着本能闪躲,却被利刃划着脸颊飞过。

    “你竟然能跟着我!”

    利刃过后,墨武显出身形,他面色阴冷,杀气与自身的邪气堪比疾风扑面袭来。

    敖天成重重唾了一口,伸手擦去,面颊上竟然裂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猩红的血液流淌滑落唇角,他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的血液,随即生出一股无可控制的狂躁之意。

    “那种纹落,曾经我见过一次,那个畜生,他杀了我的亲人…”

    说这话同时,敖天成面容越狰狞,在心底狂躁的冲击下,他血气冲涌,几乎胀破头颅。

    “我杀的人多了,多的我都记不清,你这不知死活的杂碎,现在我就送你去地府,到了那里,好好想想我是谁!”

    墨武怒喝,浑身黑气骤射散溢,眨眼间凄冷骇人的骷髅灵出现在他身后,这骷髅灵张牙舞爪,黝黑满是腐气的骷髅臂挥爪冲来,见此,敖天成抽手腰间的银色裂魂刺,一记反手纵砍,裂魂刺划出一道气晕,迎面撞到骷髅臂上,只是骷髅灵阴邪嘶吼,那痛煞耳膜的轰鸣让敖天成眼前一划,跟着他只感觉胸前一凉,整个人便不由自由的向后飞去,直撞到树杆上才停下来。

    ‘噗通’

    敖天成重重落下,喷出一口鲜血,不等他起身,墨武已经冲到近前,骷髅灵尸嘴大张,黑气汹涌径直冲向,那一瞬间,敖天成被黑气笼罩,无尽的哭嚎惨叫肆虐着他的心魂,墨武一脚踩在敖天成的脑袋上,用力向土中按去。

    “蝼蚁之辈,生死不知的杂碎,我要让你享受进痛苦再死,知道那是什么声音?那都是被我杀死人留下的残魂怨念,我会把他们的身体砍成碎屑,喂食我的邪灵,我要让他们永远残存在我的束缚下…”

    痛苦犹如风暴,席卷冲击着敖天成的心魂,忽然,一缕空静由欲恶中呼啸冲来,径直将敖天成混乱痛苦饱受蚕蚀的心魂静了下来。

    “成儿,起来…这不是你的命途…成儿…起来…灵渊阁还需要你…”

    恍惚中,敖天成失魂落魄的站在欲恶暴风前,望着眼前的柔光,他像受到雷鸣袭击一样灵窍骤开,那残存困扰在他心魂深处却永远无法探明的一切都在这一刻明了了。

    灵渊阁,这是他的家,祭魂者,是他一生的尊位,而毅族,是他生来就要侍奉的主族,在这转瞬息间,眼前画面再变,轻柔的呼唤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欺残的哭嚎,而墨武那张满是紫色纹落的凶脸一闪而过,在这火海之中,敖天成呆然肃立,直到一满身鲜血的男子冲向他大吼“敖天成…快逃…告诉主族…我们被那些混蛋抛弃了…”

    下一秒,血光飞溅,男子身形一颤,缓缓跪下,在这一刻,敖天成更加惊愕的看到,远处的火海之前,一让人无法忘却的脸出现在牟子中——毅溟,这个水系支族的大尊者傲然肃立,在他身旁,一满头银的男子沉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这些惨叫凄冷就像落叶飞尘一般,渺小不可得!

    “去死!”

    墨武呵声,骷髅灵黑气迸,骷髅臂散去再度集聚缠绕在他的手臂之上,当死亡即将垂落,敖天成闷吼宛如雷鸣自心魂深处呼出,笼罩在他身上的黑气瞬间消散,被其吞噬,下一秒,敖天成虎眼怒睁,竟然化作鬼眼,见此异变,墨武一惊,竟然被敖天成翻身震退。

    从地上缓缓立起,敖天成浑身黑气散溢,在他后背,那只鬼眼纹落竟然开眼,与先前不同,这次的鬼眼瞳纹彻底开启,随着黑气气息愈浓厚,敖天成双目流出血泪,而背后的鬼眼纹落竟然从青色逐渐暗红,那附着在肤表脉络的刻纹随着暗红凸显,一道血线从中涌出,这般变化让敖天成无法忍受,痛声嘶嚎,在这之后,一轮月牙形的眼眸之像赫然出现在敖天成背后,它血红的瞳目射出极强的死气,让墨武从心底撼动。

    “我记起来了…是你…在那一夜…杀了我的族人…”

    见此,墨武狂笑“蝼蚁之辈,即便开眼入鬼,你仍旧是蝼蚁,去死!”

    低啸冲出,墨武骷髅灵再度膨化虚魂,俨然像一具魂状骷髅铠甲融聚在他的全身,下一秒,两道乌黑的气息重重撞在一起。

    当殷君鬼蝎二人因异样变化损失邪气力量败于毅潇臣这些人后,那些仅剩的蛊毒者们不再拼命,纷纷转身逃离,只可惜异象已现,但凡邪气融身的人都不可能避免,不等毅潇臣几人喘息,一股震撼再次从地下传来,跟着不远处的陷坑烟尘好似巨龙吐息,迸喷涌出浑厚的黑气,那气息只扑天际,连正在暴下的雨幕也被之驱散。

    “嗷…”狂啸冲天,声音未落,一条十数丈的黑色邪物陷洞中飞跃而出,待雨幕重新下落,黑气消散回冲,那邪物才重重落地,至此毅潇臣才看到,那邪物俨然就是一条未成形的蛟龙。

    “世间竟然真有如此邪兽!”诸葛岫惊骇自若,全然不知自己已经闭气许久,只待气息憋腹,他才惊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