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女风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哭闹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汉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江南最富裕、最繁华的城镇,芜城。

    正是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的季节,光秃秃的枝丫绽出了新绿,曾经荒凉的土地上农作物在悄然生长,如同脱去了土黄色的厚重冬衣,显出了一种新生的轻松和生气来。人们大多脸带笑意,农家因希冀今年是大丰之年而欢悦,商人因着行路之人增多,生意兴隆而满脸喜气,读书人因着这大好春景,诗兴大发,甚至官差衙役,都显得比往常更多了一份和善。

    芜城的街上尤其热闹,大清晨的,街道两边的商铺就陆续打开,叫卖声、呼喊声此起彼伏,南来北往的客商,进城的,出城的,来来往往,所有这一切,都昭示着这是一个和平安乐的世界。

    “呜…哇哇…呜呜呜…”

    芜城第一府邸---芜城最高长官府尊柳大人的府邸,后院的一处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哭闹声。

    “唉呀,我的小祖宗诶,你可不能再闹了,老夫人还等着呢。”

    一间精致的屋子里,一位脸圆圆的丫头半蹲低头看着面前四、五岁的小姑娘,满脸无奈的哄劝着。

    “翠羽,怎么回事,姑娘还没梳洗好么?”门帘子掀开,又走进了一位容长脸的丫头,年龄略大,约十七、八岁,看起来利落稳重。

    “翠柳姐姐,我按你的吩咐,给姑娘拿了好几套衣裳,可姑娘都不喜欢,姐姐你来劝劝吧。”叫翠羽的丫头边说边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已无能为力。

    翠柳看向站在屋中仍捂着脸表示自己在痛哭的小主子,也没忽略她渐嚎渐小的声音,以及指缝中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心中不由好笑,忙走过去将她抱起,放在旁边的榻上。

    “姑娘,虽说已是春天了,但早晨还是很凉的,你怎么能只穿着单衣站在地上呢,回头生病了,不是就不能出去玩了么。”

    翠柳的声音很温柔,而且总能说到点子上,小姑娘一听不能出去玩,忙放下捂着脸的手,乖乖的不再乱动,任翠柳将她抱到榻上,盖上一床小薄被。

    翠柳抽出怀中的帕子,帮小姑娘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眼泪,继续温柔哄道“姑娘,你忘了,老夫人今天要带你去栖霞山的归元寺,你不是一直想去归元寺玩么,为何不让翠羽给你换衣裳,要是老夫人等急了,不带你去,怎么办?”

    小姑娘眨眨眼睛,撇撇嘴,“不喜欢。”

    “不喜欢这些衣裳吗,这些可都是今春新做的。”翠柳拿起一件带着淡淡粉色的裙衫,“这件很好看呀,姑娘穿上啊,一定象画中走出的仙女。”翠柳见她摇头,又拿起一件淡绿的裙子,“那这件呢,也不喜欢啊,这件呢……”

    小姑娘一直在摇头,翠柳也挫败了,想起姑娘平日喜好,忙又道“姑娘是不是嫌这颜色不够鲜亮,咱们今天可是去寺里,穿得淡雅些才合宜,回头奴婢再帮姑娘做几件鲜亮的,今天姑娘就将就一下,行不?”

    “不要。”小姑娘一口回绝。

    翠柳也没辙了,正暗暗着急时,翠羽端着一盆重新打来的温水走进来,将帕子浸湿了,一边给小姑娘擦手和脸,一边嘟噜着,“小祖宗啊,你倒底想咋样咧。”翠羽是周边偏远乡村出来的,一急语音里就会带着乡音,每每总会逗得大家发笑。

    小姑娘听了,咧开嘴本想哈哈大笑,突然又觉不对,忙捂着嘴,沉下脸,一脸严肃的样子,伸手向前一指,“我要那个。”

    顺着小姑娘手的方向,翠柳看见那堆衣服的旁边,有一件男童的袍子,猛然记起这是昨日姑娘在海哥儿房里看见新送来的衣服,闹着非要学海哥儿一样穿戴起来,还到老夫人面前显摆,引得大家还笑话了一番,没想到姑娘自己倒得意极了,再也不肯脱下来,闹了半天,原来今天竟是要穿这个。

    “那可不行,今天可是要出门,姑娘怎么能穿这个。”

    翠羽连连摆手,翠柳也哄道“是呀,姑娘是个女孩子呢,怎么能穿男孩子的衣服,再说了,那衣裳也不好看,是不是?”

    “哇……”小姑娘一听,当即就嚎哭起来,双手乱舞,双腿乱蹬,将被子都踢到了地上……

    上房里,柳老夫人正和大儿媳闲聊着,坐在上首的柳老夫人四十多岁,眉目和善,保养得当,看得出年青时也是个大美人,下首的是柳家大爷的媳妇蔡氏蔡欣兰,二十出头,上着浅白罗衫,下着淡紫罗裙,头上只斜插了一只五彩步摇,耳上一对东珠耳坠,手上也只戴得一只水润的白玉镯,服饰简洁,配上她含笑的眉眼,却显得高雅端方,温婉可人。

    似听到了隔壁小院子的动静,老夫人看向门口,眉头微皱了皱,“怎么听着象是沁儿的声音,这丫头,又怎么了,大清早的闹什么别扭。”

    蔡氏还未来得及回应,门帘掀起,一位着红色褙子的丫环嘻嘻笑着侧站在门口,“可不是姑娘么,奴婢去的时候,姑娘还哭着呢,非要穿海哥儿的衣裳,翠柳和翠羽也没法,只好带来老夫人这儿。”

    随着她话落,门口闪进一个小小人儿,一身簇新蓝色锦缎袍子,腰缠玉带,头戴玉冠,衬得她更是粉雕玉琢,眉目如画。

    旁边进进出出正在摆早膳的丫环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位推了推刘嬷嬷,故意学着她的声音笑道“海哥儿来了,怎么有点不象啊,唉哟,看我这老眼昏花的,这是哪家的小公子噢,这么俊,老夫人,莫不上画上的仙童下凡了。”

    话未说完,惹得旁边的人都大笑起来,老夫人一边笑一边抖着手指着那丫头,“嬷嬷,你还不快撕了彩霞这小蹄子的嘴,昨儿闹的笑话,她到今天还记着。”

    刘嬷嬷是老夫人的陪嫁,年青时眼睛受过伤,眼神不太好,被大家笑话了,她也不着恼,对着老夫人嘻嘻笑着,“谁让咱姑娘长得好,不管如何打扮,都那么俊,连画上的仙童仙女都比不上呢。”惹得众人又是一阵笑。

    “娘。”小人儿似乎听出了大家夸她好看,得意的昂着头,扑进了老夫人的怀里。

    “我的儿。”老夫人将她抱着,尽情疼爱了一翻,才点了点她的额头,“只是越大越没规矩,没看到大嫂在么。”口里虽责备着,眼中却尽是宠溺。

    “大嫂。”小人儿又从老夫人的怀里滚到了蔡氏的怀中。

    “沁丫头,今天又胡闹了?”

    彩霞递过来一杯茶,老夫人接过喝了一口,瞟着小人儿,淡淡开口道。

    小人儿知道娘亲要进入正题了,说不得又是苦口婆心、长篇大论,忙从蔡氏的怀里抬起头,大大的黑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转,瞄了瞄老夫人,又看了看蔡氏,偷偷扯了扯蔡氏的衣袖,见老夫人瞪着她,忙把头又埋进蔡氏的怀里。

    蔡氏好笑的看了小姑子一眼,摸摸她的头,打起了圆场,“娘,先吃饭吧,小妹还小,慢慢再教也不迟。小妹,饿吗?今天大嫂做了你爱吃的桃花卷,咱们先去吃,省得潮哥儿来了,又得跟你抢。”

    老夫人被彩霞扶着,一边走向餐桌,一边摇头叹道“欣兰,你这么惯着她,都把她惯坏了。”

    “娘,您可真会冤枉人,要说这家里最惯小妹的,非您莫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