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度鬼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租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学毕业后,我就当起了包租公。

    在如今这种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中,像我这种只靠着房租生活,天天混吃等死的人,基本上都属于典型的大不孝。

    二十多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不出去打拼赚钱,天天浑浑噩噩的靠着一点房租渡日,不是大不孝是什么?

    不过好在从来没人说过我什么,唯一一个能说我的人已经去世了。

    这两套房子就是我爷爷离开人世之后留给我的,位置是在沈阳皇姑区那边,属于那种看着指不定哪天就得被拆的老楼。

    但无奈的是,开发商死活都没关注过我们这一片,想要熬到开发商提拔我成拆二代,恐怕还有点遥远。

    我觉得我这辈子就该这样。

    虽说浑浑噩噩,但也平平稳稳,对于胸无大志的我来说足够了。

    可老天爷总喜欢逗我玩。

    我明明想走这条路,混吃等死一辈子,但它却偏偏把我拉上了另外一条道。

    那是2013年的七月中旬。

    我在同城网上发布了一条招租信息:俄罗斯风格小洋楼,南北通透阳光充足,水电宽带全到位,冬有暖气夏有空调,是您租房的不二选择!

    之前的房客要提前退租,说是得回老家结婚了,再不回去繁衍后代,他老爸这辈子就不让他进自家祖坟。

    对于这种理由,我是真不忍心去拒绝他,扣了他一点押金就让他走了。

    本以为想要招到下一个租客还得花不少时间。

    但事实证明,广告确实是个好东西。

    招租不到两天,我便接到了一个客人的电话,是个女的,说是要来看看房子。

    我当时也没多想什么,随便就答应了下来,也没放在心上。

    虽说小区附近的治安不错,可这小区南北通透,连个大门都没有,尤其是大晚上的院子里都没路灯,伸手不见五指的场面看着可不是一般的吓人。

    那些想要租房子的女人,都是来实地逛了一圈就走了,谁都不会选择租下来,想要让她们在这种旧房区里找到安全感,确实是有点不容易。

    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这世界上还真有愿意租我房子的女人!

    那天,我一如既往的去楼下买了份煎饼果子,一边吃着,一边玩着手机往家里走。

    你就是姓袁的吧?

    听见这声音,我冷不丁的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站在我家门外看着我。

    我不由得眼前一亮,心狂跳了几下。

    哎我操!美女!!

    虽说她身上穿的是普通休闲装,可身线却被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前凸后翘的样子怎么也得打个八九分。

    一双眼睛大而有神,目光很是坚韧。

    打第一个照面,我就感觉这姑娘是属于那种坚强果断的人,真的,这是直觉。

    当然,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她的腿。

    她的腿很是修长,匀称又不显瘦弱,像是那种经常运动的腿,没有半点赘肉,看上去充满了活力。

    只见她背上背了个双肩包,看着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很像是那种经常在全国各地跑的驴友,如果脖子上再挂个单反那就齐活儿了。

    我默默的把拿着煎饼果子的手背在身后,早知道今天有美女找我,那还吃个屁的煎饼果子啊!

    真是失策啊这一股子大葱味

    你到底是不是姓袁的?她见我半天没搭理她,眼里有些不耐烦的意味,又冷冰冰的问了我一遍。

    嚯,这小丫头片子脾气倒挺大,我明明留的称呼是袁先生,她倒好,上来就是姓袁的姓袁的叫,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我就是袁长山,你是?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来租房子的。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刚才我敲门,发现没人在家,我就顺便在周围逛了逛,我很满意,今天就签合同吧。

    我愣了愣,心说这妹子是逗我玩还是咋的,连屋子里的装修布置都不看就要签合同?

    老妹儿,我先带你进去看看吧,要是满意再租下来。我说着,走到对面那屋子门外,拿出钥匙把门给开了,给她简单的介绍着:这地段确实有点偏僻,但治安还不错,虽然楼下那条街的路灯从来没亮过,可这条街也没出过事,你放心,屋子里水电齐全,宽带也有,两室一厅,你是

    妹子没搭理我,自顾自的进了屋子逛了一圈,点点头,说,我就租这间。

    你可想好了啊,这地方不比市区,要是半路后悔,你可是要赔押金的,我家这房子是押一付三。

    说完这话我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

    好不容易有个愿意租这间房子的妹子,还是个美女,我这嘴要是再把人家给吓跑了,那就真是命中注定孤苦一生了。

    我只租一个月,但我给你两个月的租金。妹子依旧冷若冰霜的看着我,没等我回答,她接着说:押金我就不付了,钱我现在就能交给你,要是你觉得可以,咱们马上就签合同。

    行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好歹这是个妹子,应该没啥大问题,而且现在也找不着别人租我的房,趁着她住的这段时间,我再继续招租就行了,更何况她是交两个月的租啊。

    当天我们就把合同给签好了,接过她身份证的同时,我瞟了几眼上面的信息。

    沈涵,挺普通的一个名字,跟我年纪差不多大。

    收完钱后,我特别狗腿的想要去帮这妹子搬行李,她一开始还不想让我帮忙,我权当她是不好意思,这可是我表现的机会啊,我怎么可能会放过。

    按照或者电视里的剧情走向,我这妥妥的就是纯情房东俏房客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妹子不像是普通的租客那样要搬一堆东西过来,除了她背上的背包之外,就只有两个复古的木质行李箱了。

    可是别看这箱子小,提起来还挺费劲。

    我跟妹子一人拿了一个箱子上楼,妹子几步就把我甩在了身后。

    我吃力的往上爬着楼梯,在过拐角处的时候,一不小心磕了一下箱子,嘣的一声箱子的扣子就弹开了。

    这给我吓得,眼疾手快赶紧给她扣上,生怕她知道了,等我检查了好几遍没问题后,才敢继续上楼。

    等我回到四楼,妹子早就站在房门外面等着我了。

    怎么这么慢?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是你太快了。我叹了口气,心说这妹子的身体素质也是够牛逼的啊,提着这么重的行李箱还背了个双肩包,都能健步如飞的窜上四楼,不去田径队深造真是可惜了。

    她也没说什么,接过行李箱后,就一言不发的回屋了,都不带跟我客套几句的,我只能自讨没趣的回了家。

    本来脑海中还幻想了无数个和美女培养感情的剧本,可现实告诉我,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自打她入住的那天开始,我就没再见过她。

    因为是老房子的缘故,也因为对面住了个女神级人物,只要对面稍微有点开门的动作,我坐在客厅里都能听见。

    可就这么些天过去了,我硬是没听见她开过一次门。

    且不说这点,那妹子最诡异的地方,就是她从来不开窗户,还把窗户全封死了,玻璃上都被她贴上了几层厚厚的报纸。

    发现这事的第二天,我就找上了她,问她这是要干嘛,她给我的理由竟然让我无言以对。

    就三个字。

    我乐意。

    我

    我乐意你个粑粑啊!!!这他妈算是解释吗?!!

    可我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只要她不把我家房子砸了,不把里面的电器家具弄坏了,那我就不好去说她。

    原本我以为我俩之间会上演一部韩国偶像剧,或者是国产言情剧,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剧情走向却直指侦探悬疑剧,甚至是惊悚剧。

    在她入住后的第七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心说这女人都不声不响的消失好几天了,她不会是有毛病吧?!要是她哪天一个不顺心自杀在我屋子里,我这可就是凶宅了啊,想再租出去都不容易了。

    于是那天下午,我做好了没人开门就撞门的心理准备,敲响了她的房门。

    咚!咚!咚!!

    那啥老妹儿你在吗?我问了一声。

    里面没声音,也没人给我开门。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撞门,又敲了敲,问:大妹子,你在家吗?

    忽然,屋子里传来了一声极其警惕又带有虚弱的声音。

    谁?

    你是不是生病了?我下意识的问道:听你这声音,咋有点不对劲啊

    找我有事吗?她并没有开门的意思,只是问了一句。

    我有东西落在屋子里了,能进来找找吗?我试探着问。

    你说是什么东西,我帮你找。她平静的回答道。

    我想了想,说:不太好说,还是我自己进来找吧,你可以在旁边看着。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说,行,你等我先收拾一下屋子。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的样子,门开了。

    毫不夸张的说,她此时此刻的模样,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脸色惨白的她挂着一对黑眼圈,嘴唇也没有半点血色,目光依旧如最初那样冰冷,可又有点不一样。

    至于怎么不一样

    说不吉利点,她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死人似的,

    进来吧。她说道,往后让了一步。

    房间里的窗户都被报纸封住了,屋子里很暗,勉强透了点光,还没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那种昏暗的感觉,真给了我不小的压力。

    你咋不开灯啊?我问道,慢慢往里走着。

    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到这房间里,我就感觉心跳有点快,虽然这是我的房子,可我就是有种闯入陌生境地的感觉,那种压迫感让我很想夺路而逃。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人类在即将面对危险时的第六感。

    我不喜欢开灯。她冷冰冰的说道。

    她走在我身边靠后的位置,两只手背在后面,那姿势就跟个老干部一样,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的东西就在房间里,我进去看看,你跟着我一块儿来吧。我说道。

    她嗯了一声,默不作声的跟在我身边,没有说话的意思。

    我开个灯行吗?我问道:这儿太黑了,我看不清楚啊。

    随便你。她说。

    我没再犹豫,下意识的就把灯打开,顿时感觉这个世界明亮了起来,那种因为室内光线昏暗而给我的压迫感,也减轻了不少。

    走吧,陪我进去找个东西。就在我转过身对她说这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不经意扫过了客厅角落的那面落地镜。

    就在那一瞬间,我看清了镜子里映出的东西,直接让我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

    怎么了?她见我愣着没动,便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

    我的笑容肯定很不自然,说话也有些哆嗦。

    在她背对着的那面落地镜里,我清楚的看见了她手里拿着的东西。

    她藏在后面的那只右手,正紧紧的握着一把刀。</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