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私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风骚眼镜男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天是林妙雪和沐墨芷大学报道赴命的日子,本来打算订两张豪华舱机票的林妙雪没一点忧患意识的遇到了高峰期,只好作罢改坐动车,本来还有些雀跃的心情瞬间跌入了谷底,一直被家里视作公主十几年的她对于第一次与市侩百姓亲密接触是非常抵触的,倒是一旁涵养和修养一直变态的沐墨芷率先认命,躺在卧铺上不动声色地捧着一本晦涩杂志宠辱不惊,书香世家的环境培植出了她有些清冷的性子,对任何人和事都抱有冷眼旁观的意味在其中,要不然姿色不错的她也不会在感情方面一片空白,只有她身旁同样容貌上佳的闺蜜林妙雪清楚,沐墨芷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从未对一名异性另眼相看过,孤傲是一方面,作为江浙沪圈内有一席之地的沐家来说,耳濡目染了有背景地位尚好的公子哥二世祖事迹,眼界自然是要比那些庸俗花瓶来得高上一截。

    林妙雪与沐墨芷做法态度恰好相反,她对待追求者反倒是格外开恩,只要是皮囊好的身世不差的都可以纳入自己的后宫中,如出一辙的是都没有存活一个星期,有一个幸运点的在他们圈子里有些名气的公子哥破纪录的坚持了一个月,最终也是被没感觉为由的牵强借口打入冷宫,可悲的是那位仁兄连手都没有牵到,倒是砸了自己老子不少钱,事后也只能忍气吞声,罪魁祸首依然是逍遥法外,没过几天就又纳妾收了个同高中的校草级人物,现在就在隔壁车厢候着,随时待命,林妙雪喜欢这种将一堆脑残花痴的男神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就感觉自己活脱脱是个颠倒众生的狐狸精。

    林妙雪善于把握自己的优势,换句话说会把握女人的优势,窝在沐墨芷对面的她拿着化妆镜扫荡般的审视自己那张祸水级的俏脸,生怕放过一粒黑头,宗旨是宁杀勿滥。在她的观念里,女人要想有竞争力,天生丽质是一方面,后天滋养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她对于能提高她颜值的奢侈品从来不吝啬小气,例如脚下粉色旅行包中堆满了各类名牌护肤品,瓶瓶罐罐的加起来能立马摆个小摊兜售,用她的话来说是以备不时之需。

    林妙雪用手轻轻抚了抚微肿眼袋,有些懊恼,从来都是强迫自己每天睡够十个小时美容觉的她昨晚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失眠了,她坐动车之前早已做足了心理功课,预想下铺会是个长满络腮胡的怪蜀黍或是会时不时偷瞄她修长美腿的猥琐男,这些日常的小骚扰她都有办法处置,甚至是游刃有余,最不济,大不了把隔壁早已蓄势待发的校草男朋友叫来以示自己名花有主,可她万万没想到下铺一哥们竟是个出落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男子,这让阅尽无数雄性生物的林妙雪都暗自唏嘘这男人帅得真是无以复加,只是脾性有些生冷,打一进门就没有正视过上铺的两位放在任何学校都能被吹捧成校花的角色,高傲的像只孔雀,这让习惯了被异性瞻仰的林妙雪有些不自在,但要说失望是绝对不可能的,林妙雪自认为还没卑微到为一个男人而折腰。

    其实沐墨芷床位下还躺着位青年,相比之下,与那位极品帅哥年纪相仿,长相气质就有些云泥之差了,一副黑框眼镜,白衬衫和牛仔裤,不起眼的五官,略显猥琐的神情,乍一眼看肯定以为是个标准的宅男,这类人林妙雪一般会选择忽视,既没有好的皮囊也显露不出个所以然的货色不值得她回望第二眼,只是让她心里有些不平衡,因为自己床位下的极品美男似乎与这位眼镜男认识而且还很熟络,如果仔细观察,还能够发觉在这两人的对话中,眼镜男占据主导地位。

    沐墨芷也注意到了床铺下的奇葩二人组,见到皮囊惊人的美男也是怔神半刻,然后迅速收敛,倒是一旁的眼镜男让她多猫了几眼,长得一般属于对得起党和人民的那种,不过最吸引她的还是眼镜男手中的一本杂志《花花公子》,瞥了第一眼沐墨芷就将眼镜男判了死刑,她不喜欢那种把女人简单当作玩物没有生命的艺术品的人,这种男人在她眼中是肤浅没有深度最没有资本的人,她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环境让她养成了审视思量的习惯,这也注定了她和同龄人之间有着不小的鸿沟,不过能考到上海交大的沐墨芷并没有感性的将眼镜男一巴掌打死,虽然他外表朴实不起眼内里也不够敦实,却能给人一种清爽温凉的感觉,在当下的物欲横流,这是很不易的,不锋利又不太过愚钝,这类人天生讨喜,最加分的是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给沐墨芷的感觉是平添出一种人畜无害的错觉。

    萧然从上车到现在身不离床手不离书,时不时与旁边颇有兴致的孔雀男搭上几句,眼神却从未离开过手中的书与斜对面的林妙雪,像林妙雪这样的水灵白菜起码也能让他打上75分的高分,在萧然的审美标准里,上了70分的都是些祸水级人物,如果林妙雪的内里再上一些,甚至有可能达到80分的高水准,至于自己上铺的那位,只是进门时匆忙瞥了一眼,不敢妄下结论,后来因为地势原因,偷瞄起来比较吃力索性就此作罢。

    可能是秀色可餐的缘故,眼镜男的肚皮不着痕迹地抗议了一小下。

    萧哥饿啦?孔雀男名叫夏天,一脸谄媚地问道。

    萧然嗯了一声,没有抬头。

    像是中了头彩的夏天,兴冲冲地从背包中掏出了俩烧饼递给了萧然,葱花馅的,算是夏天老家的土特产,一般的烧饼根本没法子比。

    萧然无视着夏天的一脸憨态可掬,继续勤勤恳恳奋战在他手中的杂志上,可能是赞叹于某个女郎的凶器,嘴上不时发出啧啧的怪声,这可把一旁花枝招展几天没胃口的林妙雪折腾坏了,她水盈盈的眸子放着绿光,偷偷望着已经被啃了大半的烧饼,出于女生的矜持和自身的骄傲没有言语默默忍受,却不知是那可恶的眼镜男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使然,嘴上的声响愈来愈大了,最后导致整个车厢都荡漾着那充斥着满足感的吧唧声,可把林妙雪瘪瘪的小肚腩好生折磨,实在忍无可忍的林公主掏出白色ipone把怨气一股脑撒在了正在隔壁炸金花的男友,立马疾声厉色地发布指令,大体是:本娘娘饿了,快去准备膳食。

    因为不是饭点,可怜这校草走遍了整节车厢也只是拿了两桶泡面和一包榨菜,卖相有些寒碜,这可把林妙雪气坏了,倒不是说这方便面吃不得,关键是木面子啊,本小姐好歹在京城是个有身份的人,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富家千金形象可不能因为这一碗康师傅毁于一旦啊,于是林妙雪恨铁不成钢地将两桶方便面甩了回去,瞪了瞪灰心丧气的校草,然后撇了斜下角正津津有味的某人,狗腿惯了的校草聪明伶俐啊,立马就会了意。

    喂,你那烧饼多少钱,我买了。

    校草换了张脸,露出了一贯高傲的本性,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男人太寻常,不值得他升起半点敬意,并且本来就对他极其不满,因为要不是这两人抢先了一步夺得下铺的两个风水宝地,他就能有机会跟基本确定关系的林妙雪和早就垂涎已久的沐墨芷共睡一室了,这可是他之前早就算计好的,这感觉就像是老婆被人抢了,旧仇添新恨,可见眼前的吊丝包括颜值远超于他的夏天二人是有多么让他深恶痛绝。

    萧然没有理会,继续一口接着一口,大有敌动我不动的从容不迫,气氛开始变得玄妙起来,本来对萧然不在意的沐墨芷收起《中国经济》,开始关注着眼前的局势,就更不要提唯恐天下不乱的林妙雪了,此时她正一脸兴奋地探出脑袋,神采奕奕地看着战火一触即发的好戏。

    父辈在京津圈附近有些地位的校草立马火冒三丈,刘爽仗惯了自己老爹的权势也就习惯了嚣张跋扈,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刘爽可以有目空一切的资本,就是在京城衙内堆里也没人敢如此轻视他,就更不要提眼前这位土鳖气质爆表的吊丝了。

    你可不要不识抬举。刘爽压低语气,脸色阴霾,要不是历经千辛万苦才修成正果的林妙雪在这,锱铢必较的他早就把这张从始至终保持的很好的温文尔雅脸皮撕个稀巴烂了,做惯了少爷的他何曾受过这儿憋屈待遇。

    奈何翘着二郎腿的某人听完后翻了个身,很不给面子地将头掉了过去,嘎!舒舒服服地打了个饱嗝,鸟都没鸟身旁处在气急败坏边缘的刘大少爷,斜上铺的林妙雪见状扑哧一笑,这眼镜男真是傻的可爱。

    这下可把一忍再忍无须再忍的校草惹火了,那张不知道费了多少张面膜的白皙俊脸立马变得火红,当了十八年小皇帝的刘爽恼羞成怒,立马挥起右拳就要往床上的混蛋身上砸去,有些花拳绣腿的意味,果然架势挥到了一半就被身后一直少言寡语的夏天握住了。

    傻逼,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刘爽回头怒视着那张远比自己要妖孽自然的脸,上铺的沐墨芷听后黛眉微皱,林妙雪更加兴致勃勃,正打算回击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无论如何也抽不出来,这也难怪,整天忙活着泡吧泡妞的刘大少怎么敌得过从小爬山爬树上学开始打群架的夏天?

    哥,你看你的,不打扰你。夏天丝毫没有被威胁到,依然是谄媚十足的憨笑,直把一旁的林妙雪看的一呆,好看是一个原因,另一方面是她实在猜不透这眼镜男是如何给这位极品帅哥洗脑的,关系再铁也不至于这么毕恭毕敬到狗腿子的级别吧?

    动静小点,别他妈把老子床嫩脏了。萧然回头瞪了一眼多管闲事的夏天,他习惯把弄说成嫩,回身的时候还不忘再偷瞄一眼水灵白菜,这妮子长得确实不错啊!这资本要是放在任何院校系花是绝对跑不了的,不过萧然并没有生出主动询问联系方式的心思,漂亮女人他不是没见过,甚至比眼前这位好过百倍的也不是没有亲临过,只是这些例子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漂亮的女人就跟越有资本的男人一样,越动人就越可怕,保持一个欣赏观望的姿态是最明智的。

    中!

    夏天憨傻地应了一句,得到回复后的他下一刻便反手将手里的待宰羔羊刘大少爷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摔翻在地,姿势端的是英俊潇洒利落无比,落难的金贵少爷躬身如虾疼倒在地,哭爹喊娘,之前一脸看好戏的林妙雪也脸色巨变,崇拜是有的但更多的是瞠目结舌,整个包厢只有她和沐墨芷知道刘爽是跆拳道黑带的凶悍存在,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似瘦弱的帅哥竟然比刘爽还要彪悍,而且看起来两者实力相差还十分悬殊。

    而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则不痛不痒说了句舒坦,就继续哼着小曲不再关注眼前的事情。</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