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私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夏天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边刚被夏天惊天地泣鬼神的力挽狂澜,隔壁的一帮人就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先是异性相吸地望了一眼林妙雪和沐墨芷,各个露出憨傻初哥的模样,然后才发现自己主子不知为何惨倒在地哀声不止,这才各个神色大变起来立马开始寻找元凶,要说这些人虽不能用孔武有力来形容却也都是高中时混迹校园欺男霸女的扎手货色,再者人数也有四五个之多,武力值叠加起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应付得了的,加上核心刘大少实在是惨不忍睹,如此就更加激发了这些人的潜在武力值,由此可见一般人还真是不能撼动这伙小团队。

    为首的是个身材壮硕的青年,应该是平时没少收过刘爽的福利,神情是一脸愤懑打定了主意要给自己主子找回场子的决心,他先是打量了一眼躺在床上老神在在的眼镜男然后瞥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动的夏天,虽说高中时的纠纷都是些小打小闹,可学校也算是个小社会,其中不乏门道,能游刃有余的都是些有眼光经验的,这位打遍全校无敌手却因为刘爽关系没有被学校勒令开除的壮硕青年一眼便知道罪魁祸首是眼前长相逆天的少年,却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先扶起自家那位被摔成猪头的主子,打是不打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定夺。

    刘爽被小心翼翼地搀扶起来,脸色却是惊移不定,神色不似平常着急以牙还牙恼羞成怒的普通二世祖,他大致知道能把将近一百多斤重的人轻松甩个后空翻的猛人不是单靠武力就能够解决的,但他心里也有杆秤,毕竟有林妙雪和沐墨芷这两个妙人坐着,要是真认了怂那就真成了被人甩了一巴掌还闷声不吭的孬种了,折了面子不说以后传到了圈内也是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晦事。

    正当刘爽权衡利弊得失的时候,上铺一直从未言语的沐墨芷说了句我包里有些零食,小雪先将就一下吧,说完就轻描淡写瞥了一眼刘爽然后从旅行包中掏出了几包薯片和面包之类的零食。

    被夏天惊人的手段吓到的林妙雪赶忙接了过来,挥了挥手示意让刘爽赶紧走,意思也是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毕竟他们还都是学生,有些事情要是承担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刘爽立马心里石头一落,有了沐墨芷的台阶下,脸色渐渐缓了过来,对站在原地面色不改的夏天说道:今天这事就算了,说声对不起就结了,我也就不追究了。在刘爽看来,你摔我一下就说声对不起不是什么难事,相反还表现出了他的胸怀,说不定跟夏天这虎人还能不打不相识认个兄弟结个金兰什么的。

    夏天站在原地望着那张略带示好的脸沉默不语。

    躺在床上的萧然突然乐了,对夏天玩味道:瘦猴,人家让你说对不起呢,你倒是说啊。

    接下来一直没有动作的夏天突然拽住了神清气爽的刘爽领子,将他像逮兔子一样拖到了面前,用一种几乎冰冷无情的言语道:萧哥,我夏天这十八年还从没说过这三个字呢,而且,以后也一样。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嘴里塞满面包的林妙雪瞪大美目,随后一阵咳嗽因为被面包卡住了嗓子眼,然后连同对面的沐墨芷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结果,一直淡定自若的她也不禁用手捂住了小嘴,至于刘爽身后的一帮好汉则是各个大眼瞪小眼不明所以。

    只有知道真相缘故的某人,第一次放下了杂志,从床上坐直伸了懒腰道:好了夏天,他也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你家那点破事也就耗子老李杏子那帮人知根知底,别见了人就咬。再说了,知道底细的人谁会在你跟前捅破窗户纸?别钻牛角尖,过去就他妈过去了,还跟个娘们似得计较有意思吗?

    夏天瞪着突然泛红的眼睛,没了之前讨好随和的神情,有的只是暴戾的怒气,如果不是萧然开口,只怕这个外号瘦猴的猛人真会将眼前的纨绔子弟手撕两半。

    萧然皱着眉头,起身踹了一脚夏天,瘦猴,啥意思?

    这一脚力道不大不小,刚好将全身僵硬面露狠色的夏天踹倒在床上,刘爽则是一脸惊恐地瘫坐在了地上。

    舒坦了十八年的刘大少爷脑门滑过一滴冷汗,他能感受到一股杀气这与以往的动手拾掇谁不一样,他知道如果不是这个眼镜男出面,也许那个名叫瘦猴的人真会将自己撕烂。

    萧然不去理床上瘫坐的夏天,蹲在了刘爽跟前,用手整了整他的衣领,尽量用憨厚的语气道:别在意,这逼人就爱这样,我替他说声道歉。然后他回身抬头对视林妙雪,挠了挠头露出了雏男见到女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之前是我的不对,你不要在意,我这人讨厌用钱摆平一切的人儿,要是你说了想吃,我大可以免费送给你,说到底是我小心眼了。

    然后萧然朝沐墨芷憨笑点头示意了一下,沐墨芷回以微笑。

    萧然这才回头对刘爽身后的一帮实力观众道了句还不快把你们少爷带走?那帮人这才回神悉悉索索的将刘爽扶了出去,那个为首的健硕青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萧然,有敬畏有害怕。

    等人都走了以后,萧然这才坐到了双目无神的夏天旁边,下意识掏出了一支烟随后想到了上面还有两个女孩就收了起来,这个动作让沐墨芷和林妙雪眼神一亮,然后各自伸着耳朵假装做着自己的事。

    瘦猴,有些事其实不算事,除非你是真上心了,我也理解你,咱就一小老百姓,活得洒脱一点不行吗?萧然将没点燃的烟夹在了耳朵上,面容露出苦笑。

    他们这帮人谁家里没点故事?

    夏天母亲是南方人,天生的精明世故,别指望每个女人都能保持在少女时立志做个贤妻良母的觉悟,总会有些人被现实逼良为娼,在夏天3岁的时候他母亲跟一个北方做生意的人跑了,留下了刚学会走路的夏天和他父亲,走的时候还没一点人情味的把家里不多的存款全部揣走,后来夏天父子相依为命挺了过来,好在夏天很小就懂事了,懂得分担,能掰成两半的馒头他一定留给他爹一半,能一人完成的事他绝对不麻烦别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要过年的新衣服,每次都是萧然他们几个人凑钱给他买的,就这样从小用肩膀扛起生活的孩子倔强的不肯收,最后被强迫收下也从没穿起过,他能固执到凭自己的本事考到复旦大学,而几万块的学费都是他打学生工一块钱一块钱攒出来的。

    很多人不理解夏天的固执到不可理喻的地步,那是因为这些人没有经历过从小到大的家长会全是他自己去参加的,在他们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时候,夏天已经在想今晚父亲要吃什么,怎么做才能可口一些尽量还要保证菜色不重复的标准。

    夏天说,他不想接受别人白白的馈赠,不是矫情,他说要记住此时的贫穷与不堪,这样他就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狠心至抛家弃子地步的女人。

    这得是一个多么倔强刁钻的人才能说出的话啊!

    前几年那个女人找了回来,面容憔悴衣衫褴褛,披头散发整个人就一黄脸婆,泫然泪下讲这几年如何被那个北方男人骗走玩弄然后抛弃的,声色俱下听得夏天父亲也老泪纵横却从始至终没有给过一个安慰动作,甚至递张纸巾这样简单的动作。

    夏天一直没有表情,脸色却是惨白无比,最后等那个女人说完对不起三个字后,酝酿了半晌,就说了一句话:你回来干什么?难道还奢望我们再原谅然后接受你?我们跟你不一样,不是人渣,能一声不吭的把丈夫儿子说抛下就抛下的女人再悔改又能善良到什么地步?还有,不要说对不起,这样会感觉你是欠我们的,其实不是,这些年我和爹收获了很多,我甚至要感谢你当初的不辞而别,不然我和爹以后怎么张口说,我有一个这样的妻子有一个这样的妈?

    等这个女人被驱逐出夏家之前,夏天没哭没伤心,只对她说了最后一句话:我不恨你,我恨的是那个男人,我一定会找到他然后让他为所做的一切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也是对你和我爹的,说到底我这贱命也是你给的,咱们就各自好自为之吧。</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