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私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章:家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午饭过后,四人所处的小包房再也没生过什么事端来,萧然依旧是捧着一本色情杂志没有避讳的心思,他清楚如果上面两位当真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就着实是眼瞎了。这世上哪还有小男生给小女生送盒饭就能送出的纯洁爱情,身旁一直单身十八年的夏天都知道现在的女人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简单,不然除了没那心思和兴趣,不然人见人爱的瘦猴早就凭借自己那张脸蛋出去左拥右抱了。

    至于上铺的两位美女并没有被之前尴尬的小插曲影响,都是该干啥干啥的豁达心理,全然不在乎下面两个雄性生物的存在,林妙雪更是不安生的翘起一条雪白大腿,若隐若现的可以看见里面的旖旎景色,十分诱惑,白嫩的小手拿着p看样子应该是在玩游戏,偶尔发出的懊恼声,表现出技术可能有些不入眼,至于对面位置的沐墨芷同样忘记了与闺蜜的打闹嬉戏,这种昙花一现的不正经对她来说是不会在外人面前显露的,作为一个理科方面狂野的女生不是单靠努力勤奋就能实现的,她的逻辑思维一向笑傲整个年级,甚至一些雄性四眼怪胎与之相比也是五五开的尴尬境地,让不少企图在学习方面找共同话题的孩子望而兴叹。

    她在高中阶段就把许多大学才能接触到的专业课本翻阅了一遍,现在手中有关经济学知识的书籍有一小摞,这是她给自己制定的小计划,目标是在升入大学前读完,只是在目前看来有些理想化,毕竟是第一次接触与她而言有些羚羊挂角的世界,一些过于晦涩生疏的专业经济学名词让她好一阵头疼,没少打过退堂鼓可都咬牙坚持下来了,从幼儿园到高中她一直都在河北省顶尖学校学习,竞争异常激烈,却一直都是保有争取第一的心态,每天除了看书学习与课堂无关的硬性知识外还会去城市里难得有一片清新空气的绿地上跑两圈,可见沐墨芷

    有超乎同龄人的坚韧是很合理的,打开一本《经济学原理》这是她攻读许久却还未参透的一本书,大篇幅用于应用与政策,小篇幅才是一些专业的经济学知识,算是圈内毁誉参半的一本书,可这对现阶段的她来说是最适合不过的,好高骛远是最要不得的,虽然进展缓慢却重在能有所进步和收获。

    到了晚上七点左右,包房内依旧是一片寂静,萧然在半小时前跟夏天去了趟餐车,吃完菜色可观肉色却不堪的盒饭,两人点了根饭后烟当了回活神仙后才回包房休息,进去以后萧然也没多说什么,虽然关系与她们有些缓和却不代表着乐意给她们做牛做马当打饭打水的奴才,至于夏天就更冷漠了,一进门就躺倒在卧铺,显然就没把上铺两个大美女放在眼里。

    萧然刚躺下没多久,门外就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上铺的两位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抽不开身,一旁的夏天也跟个活死人一样动弹不得,那开门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萧然身上,打一照面的是个熟脸,是刘爽狗腿子中最健硕的那个,此时他正一脸敬畏的从手中递过来两份快餐,说是给两位小姐送的,萧然点头接过,思索了一下,叫住着急撤逃的健硕青年,跟你们主子说一声,我和瘦猴一会儿去走廊睡,就别再动心思整些幺蛾子了,他不烦我烦。

    那人立马面露喜色点头哈腰,忙不迭说好,显然前者替他解决了一道天大的难题。

    回房后,萧然将饭盒放在桌上,瞥了一眼架在栏杆上的白嫩大腿,这是一哥们送来的,应该是刘爽买的,林妙雪嗯了一声继续小手狂按p一脸严肃紧张看来是进入紧要关头,萧然回身的时候,不经意间瞅了一眼,有些讶异,这妮子玩的是《鬼泣》这个十分讲究操作的游戏,闲来无事的萧然在一旁目睹着在她手里有些残疾的但丁着实蛋疼,这丫头走的是不会连招瞎按随缘的路子,是连最基本的操作都不熟练的手残党,之后看了看关卡就释然了,原来只是一个小boss,要不然凭她的操作早就可以宣告gameover,老李和耗子有段时间最迷这些玩意,属于走火入魔的那种,导致连对电子产品提不起一丝兴趣的萧然都被牵连入坑,一开始这两个家伙仗着经验比萧然丰富,一点也不放过在

    他面前充大头师傅的机会,直到萧然很快入门随继渐入佳境后就各个瞠目结舌,纷纷艳羡他有些变态的天赋,导致最后剧情来了个斗转星移,老李和耗子两人天天都抢着和萧然讨教游戏关卡,没多想的萧然也没趁人之危地耐心讲解,偶尔出现极具观赏性的操作也让两位老玩家暗自喟叹。

    果然不出所料,与小boss缠斗了半天的林公主很快败下阵来,有些气愤不顾形象地爆粗口,此时此刻心情郁闷的她恰巧瞥见了萧然有些促狭意味的笑容,立马发作,点名让萧然过来操作,突然落难的某男摇头说自己不会,就不献丑了。他可不想跟这个性情不定的大小姐一般见识,可刚被小boss各种蹂躏的前者可不这么好说话,而是立马从床榻上跳下来,不容置疑的将p甩给了口是心非的后者,表情很凶狠,感觉如果萧然没有入她法眼的水平一定会把这个无端鄙视自己的家伙断子绝孙一般。

    迫于林妙雪的淫威,萧然只好接过p,对坐在身旁的林妙雪说,我是真玩的不好,你可不要抱太大希望。双手抱臂的林妙雪冷哼一声,一脸鄙夷说,没指望你玩多好,本小姐就是想看你被虐,行了吧?

    萧然笑眯眯点头说好。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林妙雪那张确实有些资本的俏脸内容十分精彩,打一开始是根本没把这个土包子会玩p的想法孕育出来的鄙夷,何况这是一款极讲究操作和反应力的动作游戏,她认识的高手也只是堪堪打到了最终boss的关卡,而且至今仍在努力通关的路上,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土包子貌似很会玩而且技术令人乍舌,林妙雪捂住小嘴实在不敢相信,至少身边有很多游戏高手的她从未见识过这么快的手速,提着把快刀的但丁在他手上似乎变得无所不能,各种连招技巧图穷匕见,以至于给林妙雪一种行云流水的畅顺感觉,十分养眼可观具有观赏性。

    一旦进入状态就不会分心的萧然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这款游戏上,以至于林妙雪依附在他的身上也毫无知觉,只顾着不断眼花缭乱的炫技,因为萧然的技术实在没法形容,很快,不到一小时他就把整个游戏打通关,等萧然再次转头时,发现等着看他好戏的林妙雪已经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让萧然实在琢磨不透这个女孩心里是怎么想的,看着那微微嘟起的湿润嘴唇让萧然很想去一亲芳泽却又只能摇头苦笑,随继将这个有些大条的女生抱在怀里,入手是轻盈柔软的奇妙感觉,因为离得近林妙雪身上的独特香味就显得很肆无忌惮,萧然定了心神,把这个小妖精轻轻放在床上然后体贴的给她盖好被子。

    转身的时候发现沐墨芷正眼神复杂的盯着自己,萧然摊了摊手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沐墨芷没有吭声,很快将视线转移到了书上。折腾了半天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萧然把只顾着补觉的夏天拉出包厢,等关门的时候,沐墨芷轻轻将手里书本放下望着被关闭的门怔神发呆。

    哥,真想好在走廊上打地铺了?夏天皱着眉说道,从一开始他就对上铺的两个女人意见很大,因为自己母亲的缘故,他很讨厌那种无事生非的女人。

    顶多坚持一晚上,明早就解放了。萧然靠在门外的墙壁上,闭目养神。

    夏天没有反驳,他一向很听萧然的话。

    萧然瞥了一眼身旁的夏天,发现他正吐着眼圈出神地望向窗外。

    想家了?

    萧然同样掏出一根烟来,让夏天打上火,重重吸了一口。

    夏天苦笑加无奈地摇头。

    萧哥,我从小就没个家的概念,也不奢求敢说自己有个家,只是突然有些挂念我爹了,怕他老人家在邯郸吃不好穿不暖的,还被隔壁那个冯铁鸡欺负算计,我爹一向心软怕是又要被那个穷赌徒揣走不少钱,他一个人在那边,我是真有些担心。夏天轻声道,依旧望着北方。

    萧然陷入沉默,努力把眼睛紧闭,没有同病相怜的自怜自爱。

    他倒是有个家,只是那个家从不属于他。</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