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私生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章:发疯的林妙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然打小就是一个人在生活。

    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家庭,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有一群甚至连陌生都称不上的家里人跟前摸爬滚打见招拆招了十八年,身心俱疲的他不是没抱怨过却也没自暴自弃过。看着身旁同龄人都有父母专车接送周末都会出去旅行,爷爷奶奶百般呵护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亲孙子就磕磕碰碰,他也不是没眼红过,也不是没心酸过。可是人经历多了也就习惯了,用老李的话讲就是这狗娘养的生活再操蛋,明天不还是得起早贪黑上班下班忙于奔波吗?

    这话虽然糙了点,但是理子正,萧然很认同这种生活上的坦荡。

    日子不能过得鸡毛蒜皮穷于算计,不然会活得很累。这句话,萧然经常跟夏天这个偏执狂灌输,作用却是捉襟见肘没有一点鸟用。这也难怪,对于他这样死脑筋到登峰造极地步的,说是不让那个女人进家门,就真把自己的亲生母亲撵了出去,事后还是没掉一滴泪的那种心如死灰,只是咬着牙很意外的说了句要干翻那个北方男人的话,这种人怎么会轻易被说服?有些人听了夏天的话像是在听坊间传闻,只顾着嗑瓜子图乐子,可萧然耗子老子他们是真真切切的认为夏天这个半吊子以后还真可能提把杀猪刀站在那个男人面前,把多年的仇恨和怨气一并都发泄出来,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毁了两个家庭,要不然一向不干涉别人想法的萧然也不会这么苦苦相劝的。

    对于认床这个习惯,是有科学依据的:一些心理上孤僻的人,都会将感情寄托在一件事物上,如果本人脱离了这个长期依赖事物,那么他的神经就会处在紧绷和兴奋的状态下。这也就是许多认床的人,一旦换了张床就会失眠的根本原因。

    萧然就是个十足的认床偏执者,其实他心里早就做好了一夜不睡的打算,倒不是说他怕了隔壁的刘爽,只是就算给了他一张床,即便再柔软要是换了套被褥他也会依旧失眠到底的,倒不如免除一些麻烦,随了一些好事者的心思,图个安静算了,萧然本来也不是爱惹事的人,他来上海之前就想好了,以前在邯郸再怎么惹是生非,那个老头子再无情也会拉上一把,可真到了几百公里以外的陌生地盘,天高皇帝远的,自己到时候死了可能都没人收尸,就更不要说那个名义上的老爹会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凌晨两点,整个车厢的人都入睡了,走廊内时不时会传出打鼾的扯呼声,就连夏天这个死心眼的人也双手抱臂呈防御姿势的入睡了。萧然盯着前者进入梦乡还不忘紧皱眉头的模样暗自叹息,随后就继续打着手电筒仔细手上的书籍,是股票类的公式书籍,与书店大卖的专家讲解走势的书不同,它更着重于手法和运作,一般理科思维不好的人看了也是无字天书般的摸不着头脑,好在萧然的理科一向独步天下,数学更是逆天的强大,从高中起他就开始攻克大学里让所有考生头疼到直想撞墙的微积分了,一开始是好高骛远的一番苦恼,到最后却是循序渐进的吃透了,不可思议的经历了这个外人无法想像的过程后,他的思维逻辑就变得更加缜密清晰,而换来的有实在性好处的就是他在高中通过短线操作捞了不少钱。

    在他看来,炒股并不是随波逐流的低价买入高价抛出,不是能滥竽充数就能挣钱的买卖,其中精髓在于如何跟庄家斗智斗勇,你来我往才是这场战役最有趣的地方。要想从他们手中把钱算计过来,就得需要萧然自己琢磨研究出来的数模做出贡献了。萧然有这个自信,他自己琢磨出来的这套放在公众眼里能惊世骇俗的东西,可能连一些专家都会看得眼花缭乱不明所以,可最后都会震惊,钦佩这个公式的缔造者强大的逻辑思维。

    正当萧然在推理一道公式时,身旁的房门突然打开了,萧然回头望了一眼,是身着黑色睡裙将完美身材包裹起来的林妙雪,此时的她头发有些散乱,精致白皙的脸庞带着些困倦,等看到了还未入睡打着手电筒的萧然立马精神起来。

    你怎么还没睡?

    萧然笑道:快到大城市了,有些激动,睡不着。

    切!林妙雪白了一眼前者,这么蹩脚的理由亏他想得出来。准备打算去上厕所的林妙雪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我是怎么躺到床上的?我记得最后是坐在你床上的。

    萧然瞄了一眼林妙雪白皙的美腿,没有作声,继续埋头推演,没良心的把等待结果的美人晾在一边。

    被无视的林公主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玩味地看着萧然道:这还是吓走一帮人的好汉吗?敢做不敢当?

    萧然抬头瞪大眼睛看着林妙雪,像是被戏弄的小学生,懵懂惊异地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的林妙雪突然俯下身子,也不顾及胸前的旖旎暴露出来,而是充满魅惑道,我的身子软吗?香吗?沐墨芷看见了咱俩的样子,没说什么吗?被无端色诱的萧然依旧低头扶着草稿本继续演算,颇有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架势。奈何林妙雪似乎最见不得他这种沉默淡定的模样,一把就将他手里的书本夺走然后扔掉,一脸不屑与冷漠道,这下可以回答我了吗?

    你有病吧?萧然有些愤怒,他不清楚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

    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林妙雪竟然不顾形象的叉腰大笑起来,那对酥胸也跟着不安分的狂跳不止。过了一会儿,林妙雪指着前者的鼻子有些轻蔑道,萧然啊萧然,到现在你还在装什么?假正经!不就是看上沐墨芷了吗?有什么好隐藏的?我告诉你,你没戏,一点儿没有!似是为了强调这句话的份量,林妙雪还比了一个好死不死的中指打赏给一头雾水的萧然。

    你肯定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萧然不想再与之纠缠,而是捡起地上散乱的书本继续埋头苦算。

    林妙雪见萧然不搭理自己反而更加愤怒,只不过她转变了一种形式,此时把所有男人当作玩物的林妙雪突然将脑袋爬在了萧然的肩膀上,用细若蚊吟的声音,红着脸蛋道:萧然,我给你,我把第一次给你。

    萧然转头咧开了嘴傻笑,露出沐墨芷最喜欢的两个小酒窝道:大小姐,你以为自己很漂亮吗?以至于所有男人都不会拒绝你吗?

    林妙雪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脸认真地又咬了咬粉唇道:你不会拒绝我的,因为我知道你不止一次在偷窥我,萧然,你没理由拒绝的。

    萧然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脱,不过很快,他就禽兽不如地将靠在自己身上的林妙雪推开,说了句让林妙雪又好笑又好气的话:你有哪点值得我上了你?

    像是在炫耀的小女孩一般,林妙雪很自信地托了托自己丰满的胸脯道:你看,它们很饱满很坚挺,没有一丝下垂接着她又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腿说:你看他们又白皙又滑嫩而且这不是你一直在偷窥的部位吗?我可以用它们来让你爽个够哦!

    还有还有,你看这里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寂静的过道走廊。

    没错,萧然扇了这个神经突然大条的女人,这个保持了千金小姐做派许多年的女人,这个主动送上门让你免费操的女人。

    萧然是有原则的人,他再好色也禁不起眼前这女人如同流程式的介绍自己的身体,这跟去妓院上鸡有什么区别?即便她确实很漂亮甚至比那些妓女强上百倍,可那有如何,萧然不想无缘无故上了一个心里畸形到昏了头脑的女人。

    林妙雪捂着微肿的脸颊,白皙的脸颊更加惨白,嘲弄地笑道:怎么?萧然,你还装什么正人君子啊?是因为我没有沐墨芷那么有气质吗?玩起来没有成就感与征服欲吗?还是因为你那里根本就不行!

    被鄙视的萧然没有一怒之下做出什么禽兽行为,而是正眼也不瞧地鄙夷道:我不想上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有精神洁癖,你走吧。

    一直淡定的林妙雪突然发疯似地扑向萧然的身上,嘴中不断重复道:我凭什么不如她?凭什么?你们为什么都喜欢她!而萧然只是一把将她推到地上,冷冷道:你嫉妒沐墨芷什么?同样是女人你嫉妒她什么?是因为她比你优秀?还是比你更有竞争力?就因为这个,所以你就要抢走她任何一个她有好感的男人?你的行为真的很幼稚!我能说你什么呢?真是个愚蠢至极的女人!

    林妙雪凄凉地跪在原地,眼泪婆娑地望向萧然,眼神中已经没有了生气。

    萧然望着楚楚可怜的美人,放松了语气:既然她比你优秀,你为什么还要一直跟她在一起,是甘愿做陪衬吗?也许一开始你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为什么还要前赴后继的自讨苦吃呢?到最后还要这么不自怜的糟践自己,何苦呢?萧然暗自叹息,从他进入包厢后就看到了沐墨芷手上的书籍,只是因为关系不熟所以没有做声,但他就是瞎了眼也知道沐墨芷是个极其要强的女人,是那种极其上进极有主见的女强人,这种女人即使表面上没有林妙雪风光,其实却要比那些注重门面的花瓶更加受男人们欢迎。

    从林妙雪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显然在她们的圈子内,沐墨芷比她更加受男人的青睐。

    你懂什么?林妙雪垂下眼睑,眼神中闪过一丝凄惨道:你知道吗?所有跟我交往的男生都是因为想要跟沐墨芷接近而已,要不然就是贪恋我的身体,他们都不是真心喜欢我的,你是不会体会到这种感觉的!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萧然望着泫然泪下的林妙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沉默不语,他没有什么资格去说教她,也没有以身试险的觉悟,他能做的只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然后冷眼旁观。

    女人的世界,他一直不懂,也不想懂,因为那是个能撕破了脸皮以后还能逢场作戏重归于好的复杂世界!</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