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神变男票的全过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Chapter 6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嘉言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挂的电话。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如同他过去曾度过的那些日日夜夜一样。夏季独有的炽热阳光洒在身上,他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谢嘉言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刚刚还有些混沌的大脑渐渐变的清明,他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通话记录。

    啊,原来不是梦。

    苏未睡眠浅,听见谢嘉言讲电话也醒了过来,看谢嘉言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他坐起来揉揉眼睛,问道:导员的电话?

    谢嘉言点点头没有说话,苏未觉得有些奇怪,他下床时习惯性的扫了一眼钟诚的床铺,钟诚一早就走了,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丁鹏飞还在睡着,他光着脚走到谢嘉言他们的床边,踩着一级床梯攀在谢嘉言的床沿上,仰起脸小声问他:导员跟你说什么了?

    谢嘉言看着苏未的脸,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这个口,他顿了顿,费力的扯出一抹笑来把老三也叫起来吧,我有事跟你们说。

    *

    纵然再惊愕,三人收拾了一下还是去了导员那,丁鹏飞一路都在骂骂咧咧,骂那个躲在背后举报他们的人,谢嘉言没有接话,他在看苏未。

    苏未的脸色不是很好,发现谢嘉言在看他,他也知道对方在担心些什么,他摇摇头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呢。

    谢嘉言他们学校对作弊行为一向是严肃处理,在入学的时候他们就被学长学姐告诫过了,宁可挂科也千万不要作弊。

    宿舍楼离导员他们所在的行政楼不远,不一会就走到了,谢嘉言做了个深呼吸,上前一步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的空气融合着空调的凉意,朝三人迎面扑来。屋里人不多,就四五个。听见关门声,谢嘉言他们的导员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道:来啦。

    谢嘉言他们的导员是个女的,叫白晶,年龄不大,三十岁出头。看谢嘉言等人来找她,她拿起放在桌边的档案袋,扶着腰站起来,凸出的肚子分外明显,你们跟我来。

    她带着他们三人进了紧挨着办公室的小屋,将门关上后,白晶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先开了口今天上午,学校的领导给我打电话,说你们班有人在大物考试的时候作弊,还事先买通老师透题?

    谢嘉言听了一惊,否认道:这件事跟林老师无关,他给我看的只是复习资料,没有透题!

    白晶嗤笑一声,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没有透题?我本来也是不信,还跟领导说是误会。但是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啊?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接着从档案袋中抽出三张纸甩到面前的桌上,正是谢嘉言他们的考卷。

    白晶伸手把三张卷子依次摊开,用力的点着右下角:最后一道题,你们仨的过程跟标准答案几乎一模一样。还有这两道,全班就你们仨做出来了,苏未也就算了,人家的学习成绩一向名列前茅。但是谢嘉言和丁鹏飞你俩别跟我扯发奋学习这套!她狠狠一拍桌子,我还能说什么?啊!?我从你们大一的时候就说过多少次,诚信考试,诚信考试!你们答应我的时候都说的好好的,现在就这样?看我好欺负?

    苏未急着辩解道:不是的,导员

    苏未,一开始听说这三人之中有你我还不信,你不是个糊涂的孩子。我知道快评奖学金了,但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评上,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看着白晶眼底显而易见的失望,苏未说不出话,他咬咬唇,垂下了头。

    看面前三个大男孩都低着头沉默以对,白晶越说越气,她本来就还怀着孕,最忌情绪波动。深吸了好几口气,等情绪稍稍平复了些后,她把卷子放回到档案袋里,你们这次的成绩取消,评优也取消,具体的处分我也不知道,等学校的通知。她抬眼看他们: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谢嘉言关心着另一个问题,那林老师

    白晶摇头,我也不知道,你们回去自己去问他吧。

    现在所有人都认定他们作弊,谢嘉言知道这件事是说不清了,丁鹏飞和苏未也知道。见他们不说话了,白晶叹了口气,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你们走吧。

    出了门,苏未先走到一边跟家里人打电话,声音压的极低,谢嘉言猜测苏未可能是在说暑假不回家的事。谢嘉言看着苏未,他比他们都小一岁,很多地方却比他们都成熟许多。苏未没一会就挂了电话,转过身冲他俩扬起嘴角笑了一下:你俩有空没?陪我去车站退个票吧。

    苏未的这门成绩和学年评优都被取消后,奖学金是不指望还能评上了,他又不愿意花家里的钱,便想着暑假时间空闲,可以多打几份工把失去的奖学金补回来。他回家的车票是在学校的代售点买的,代售点不受理退票业务,必须去火车站才行。火车站离学校有一段距离,几人决定去等公车。

    这趟公交上人不多,凉气开的很足,充满了夏天的气息。谢嘉言三人坐在车子后方,丁鹏飞感叹道:你说怎么那么巧,好不容易考试做到以前做过的题,我还以为是最近人品爆发天上掉馅饼了,谁能想到这馅里有毒。诶,不过你们说是谁举报的呢,知道咱们从林老师那拿了复习资料的人卧槽,不会是老大吧?

    不是他。出乎意料,竟然是苏未先出声否定了丁鹏飞的猜测。谢嘉言也摇头我也觉得不是,老大不是那种人。

    毕竟是一个宿舍的兄弟,丁鹏飞也不想猜测到钟诚身上,但没有办法,钟诚的嫌疑是一圈人里最大的,听见两人都替钟诚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烦躁的掏出一根烟,想起这是在公车上,又把烟塞了回去,转而掏出手机来打游戏。

    谢嘉言心里也不好受,出了这种事,他和丁鹏飞不在意奖学金,但是苏未不一样,一想到拖累了苏未,谢嘉言心里就是一阵阵的愧疚老四,对不起啊。

    丁鹏飞听见谢嘉言这句话,目光也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苏未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是我让你发给我看的,不关你的事。

    见谢嘉言又可怜巴巴的看向自己,丁鹏飞先伸出一只手喊了停打住!还是我怂恿你去找林老师的,那我也算是个共犯。说罢丁鹏飞也苦着脸冲苏未嘤嘤嘤老四,对不起啊!

    苏未:够了。

    谢嘉言他们所在的城市人口多,经济发达,火车站每日的人流量数字惊人,恰逢临近暑假,又多了一大批回家的学生。三人好不容易挤进售票大厅,丁鹏飞看到眼前的场景就是一阵哀嚎,每一个窗口前都排着长长的队,即使售票大厅里开着中央空调,但是因为人太多,谢嘉言还是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所幸的是退票的窗口前虽然人也不少,但队伍却已经比旁边短很多了。苏未排好队,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估计还有的等,你们先去那边的冷饮店坐会吧?

    谢嘉言正好也有点口渴,他点点头对苏未道:那我跟老三在那边等你。

    丁鹏飞指了指不远处也排着长龙的电子取票机:我还要去取票,阿言你先去吧。

    谢嘉言暂别二人,推开店门走了进去,冷饮店里人也不少,都是一些进来避暑休憩的旅客,他们来自天南海北,用独特的家乡话与同伴交谈着或打着电话,嘈杂的环境带给谢嘉言以生活的真实感。他隔着裤子,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手机的形状,想了想还是掏出来,给林煜拨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谢嘉言?

    林老师,谢嘉言低声唤了对方一声,您没事吧?对不起啊

    林煜听后笑了一声:为什么要道歉?

    看来林老师还不知道有人举报他们作弊这件事,谢嘉言想着,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我没有听您的话,把资料拿给我室友一起看了

    林煜听完谢嘉言的话,久久没有回复,一片沉默,他缩缩脖子,心想无论林煜怎样骂他他也都认了。

    谁料过了半天,那边只传来一声

    哦。

    谢嘉言有点回不过味来,他已经做好了会被林煜痛骂的准备,林煜的反应却不按常理出牌,平淡的语调听起来让他觉得格外空虚,恨不得求着对方骂他一顿。

    林煜道:这件事刚刚校领导已经跟我通电话说过了,我跟他说你们没有作弊。具体的下午我还要去找他一趟。

    谢嘉言:啊?

    给你的那份资料是我上学的时候自己整理的,跟这次的考试没有关系。试卷我看到后也吓一跳,只能说是碰巧,还有,

    看到那道题你们都写出来了,我很欣慰,你们真的都认真看那份资料了。

    他的声音就在耳边,温暖而又坚定,我会替你们解释清楚,这些成绩,都是你们应得的。

    </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