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神变男票的全过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8.Chapter 8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几人打算在门口汇合,谢嘉言他们先到的,没过多久就看见林煜穿着一件白t和牛仔裤朝他们走过来,干净又清爽,平易近人的完全没有老师的感觉。他们都还没吃完饭,肚子早饿了,丁鹏飞作为一个东北汉子,张嘴就说要去撸串,被谢嘉言和苏未两票否决。

    我的天哪林老师满嘴流油撸串的画面真是想都不敢想好吗。

    倒是林煜对丁鹏飞的建议表示了支持,这下谢嘉言和苏未没话说了,丁鹏飞翻身农奴把歌唱,热情的拉着林煜在前面走着,夜晚的小吃街灯火通明,就像是个不夜城。谢嘉言他们还是去的老地方,老板看见林煜哟了一声:新面孔啊,你们同学?

    谢嘉言干笑着从对方手中接过菜单:是我们老师

    那么年轻的老师啊。老板啧啧几声,凑到林煜身边:老师多大了啊,谈朋友了吗?

    谢嘉言拿脚趾头想都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老板家有一个闺女,一把年纪没个着落。还曾把主意打到过谢嘉言的头上,死拽着他去见了一面,一进后厨就看见一个壮硕女子手起刀落,快准狠的把案板上的排骨砍了个两半,吓的年幼的谢嘉言当时就跑了,拽都拽不住。

    扫了一眼文质彬彬的林煜,谢嘉言重重咳嗽了一声:老板!点菜!!

    桌上一会就被摆满,这顿饭终于吃起来了。谢嘉言等人先敬了林煜一杯,接着就放开膀子吃了,四个大男人战斗力惊人,基本是上一盘空一盘,谢嘉言也明白了何为人与人的区别,丁鹏飞和林煜就坐在他对面,前者就像是刚出栏的猪仔,吃的那叫一个豪放,嘴周围一圈都油光锃亮的,手边堆起了一摞铁签,林煜与之一比较则斯文多了,谢嘉言看着桌上的狼藉,生怕对方没吃饱,又招呼服务员来点了几个菜。

    林煜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先开了口,今天下午我去找教务处的领导了,

    谢嘉言他们也一直关心着这个问题,但又不好开口问,林煜看三个小孩都放下手中的东西,一脸正色的盯着他看,说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那个?

    谢嘉言三人都互相看看了对方,有些迟疑:坏消息吧。

    林煜放下酒杯,我去晚了一步,你们的成绩已经被系统抹掉,找不回来了。

    学校的操蛋系统他们早有耳闻,登记了的分就不能再改动,也就是说苏未今年的奖学金彻底没了。谢嘉言侧过身子,伸出手拍了拍苏未的肩膀,无声的安慰他。苏未冲谢嘉言笑了一下,他对这件事早就有心理准备,倒没有那么伤心,他主动开口问道: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领导接受了我的说法,撤销了你们的作弊处分。也就是说这次事情不会记入你们的档案了,还有你们三人要参加开学回来的补考,把学分补上。林煜晃了晃酒杯,杯中的冰块撞到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听到不会记入档案,只是需要补考,谢嘉言松了一口气,虽然课程不简单,但是他好好学一个假期未必会考的不好。

    谢嘉言抬眼看着对面一小口一小口喝酒的林煜,一开始对方给他的印象是一个非常冷淡且正经的人,互相熟悉之后却发现这个人十分的温柔随和,他端着酒杯站起来:为林老师干杯!

    干杯!

    一口气将杯中的液体喝了个干净,谢嘉言清了清嗓子,问道:那老师你呢?

    林煜漫不经心,我啊?也有惩罚。

    他拿起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你们的补考题,我包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他们都把林煜当成了自己人,丁鹏飞一听,忙讨好的凑过去,老师,有重点不?

    林煜嘴角挑起一抹笑:有啊。

    丁鹏飞刚来了劲,就听见林煜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一本书都是重点,回去好好学习吧。

    谢嘉言跟在林煜后面嘻嘻哈哈的嘲笑丁鹏飞,回去好好学习吧你!

    丁鹏飞一拍桌子:半斤八两你还笑我?你自己就能学好了!?

    我自己学不学得好无所谓,谢嘉言无赖的拦住苏未的肩往自己这边一拉:我有老四给我补课啊。

    苏未为难道:阿言,我每天都要打工可能顾不上你。

    丁鹏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煜歪头看着对面的谢嘉言,发现这人喝酒上脸,明明喝的不多,白皙的脸上却已经是潮红一片,尤其是眼角的颜色最深,就露在外边的耳廓也变成了淡粉色。

    有点想捏。

    谢嘉言还跟丁鹏飞吵着嘴互相嫌弃,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耳被扯了一下,那人似乎还不过瘾,手指向下,轻扫过他的外耳,又用力的捏了捏他的耳垂,捏的他浑身一麻。谢嘉言迅速扭过头,林老师?

    手感比想象中的还好,林煜这么想着,若无其事的把手收了回来。看着自己的小粉丝一脸呆滞的盯着自己,他想了想开口:要不,我给你补课吧。

    丁鹏飞瞬间完败:我为什么要回家呜呜呜呜。

    没空去照顾丁鹏飞稀碎的玻璃心,听见林煜的话,谢嘉言求之不得,也不在意对方为什么突然捏他耳朵了,他一双眼睛熠熠发亮:好啊好啊!那老师咱啥时候开始啊?

    林煜想了想,八月份吧。

    *

    丁鹏飞走了,苏未开始上班,只剩下谢嘉言一个人在宿舍里,每天抱着手机刷微博再日常画一点女神,时不时在傍晚的时候出去跟人打打球,就这样一路平淡无奇的消磨了不少时光。

    钟诚中途回来过一次,那天只有谢嘉言一个人在宿舍,他听见开门的声音,眼睛没从电脑上挪开,开口道:老四,今天回来的那么早啊。却半天没得到回应,回过头才发现是钟诚。

    老大。谢嘉言点下头算是打了招呼。他说不清他现在对钟诚是什么感觉,反正肯定没有苏未强烈,但也说不上讨厌,毕竟在同一屋檐下住了那么久。

    钟诚似乎也有些尴尬,站在门口半天才进来,跟谢嘉言打了个招呼:没回家?

    没,你知道的,我家平时没啥人,谢嘉言又把视线转回到电脑上,一笔一笔的涂着阿凛的头发,正好老四今年也不走,我俩就搭个伴。

    钟诚睁大眼:苏未也没走?我记得他以前跟我说今年要回家来着

    看谢嘉言自顾自画着画不搭理他,他想了想也明白了,沉默着打开自己的柜子开始整理衣服,临走的时候又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谢嘉言的笔顿了顿,又继续动了起来。

    真正需要道歉的那个人,并不在这。

    过了许久,谢嘉言终于画完了,他伸个懒腰,越看越喜欢,自从上次林煜夸了他之后,他就养成了画完画找对方分享的习惯,这次也不例外,顺手截了个图就给林煜发了过去。

    谢嘉言:小林老师,给你看我的新画

    八月很快就来了。

    苏未上班走之前终于成功的把谢嘉言从床上折腾到椅子上,谢嘉言重重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粘在一起的眼睛,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他与林煜约的九点,还有一个多小时。

    林煜住的那个地方就在学校里面,走过去费不了多少时间,他这么想着,刚爬上床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就听见手机震了一下,是苏未发来的微信。

    苏未:不准再睡了!!!

    谢嘉言眼前突然浮现出苏未扯着他咆哮的影子,他咽了咽口水,收回了蹬在梯子上的脚。

    盛夏,蝉鸣,和斑驳的树影。

    谢嘉言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看着林煜从企鹅上给他发来的地址,又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门牌号。

    就是这里了。

    他抬手按下了门铃,过了一会,就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门咔嚓一声开了。林煜弯腰在一旁的鞋柜里拿了一双拖鞋放到玄关:家里只有我的拖鞋,行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谢嘉言赶紧点点头。

    林煜笑了下:不行也没办法,凑合凑合吧。

    林煜今天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短袖,下身穿了一条同色的长裤,显得十分居家,对方给他放了鞋后就走开了,身后还跟着一团花色的毛球,谢嘉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猫。

    谢嘉言赶紧脱掉脚上的鞋子换上林煜给他拿的拖鞋,低着头盯了半天,林煜个子比他高,脚也比他大,谢嘉言的脚本来就比同龄人还小一些,穿上后更显得他像是偷穿大人鞋子的小孩一样。

    林煜给阿木喂完了猫粮之后,坐在餐桌前冲谢嘉言招招手:过来。

    谢宝宝哎了一声,背着书包,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摩擦着就过去了。

    林煜看了一眼谢嘉言t恤大裤衩的装扮,拿起遥控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些,这才在谢嘉言身边坐下。临到开始,谢嘉言才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那个老师,我要给您多少钱啊?

    林煜握着笔转了一圈,像是也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大男孩:你会做饭吗?

    谢嘉言愣头愣脑的说了一句会。

    如果做出来的东西能吃的话,他应该算是会做饭的。

    林煜听见他的回答,笑了一下,那你就负责做午饭好了。他没再提钱的事,敲了敲桌子,好了,把书拿出来。

    </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